中国工程院院士武强:煤炭开发应追求高效益而非高效率,煤炭利用低碳化比清洁化更难

中国工程院院士武强:煤炭开发应追求高效益而非高效率,煤炭利用低碳化比清洁化更难
2020年11月28日 20:54 中国能源报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矿业大学(北京)教授 武强

11月27日,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矿业大学(北京)教授武强在“第2020能源转型论坛暨第十届全球新能源企业500强峰会”上强调,能源工作者必须正视国家发展与能源供给短缺趋紧的矛盾。以下为发言内容:

根据2018年国家能源局统计数据,我国煤炭产量37.8亿吨,折合标准煤相当于25.7亿吨,除煤炭外的其它能源供给总量折合标准煤大约10.52亿吨,合计36.22亿吨标准煤,但能源消耗量达到46.4亿吨标准煤

目前,人均能源消耗指标已成为衡量一个国家人民生活水平的重要指标之一。根据2016年的统计数据,加拿大、美国、韩国每人每年的能耗分别为11吨、11吨和6吨标准煤,而我国只有2.6吨标准煤。为实现2050年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目标,中国人均能耗至少要翻一倍,约6吨标准煤,这意味着每年要再多生产36亿吨标准煤体量的能源才能满足需求。

与此同时,我国还面临水、土、大气污染、生态退化的压力,以及全球气候变化的约束。2060年碳中和目标的提出,也对能源生产结构调整提出更高要求。

在我国缺油、少气、贫铀、相对富煤的条件和环境污染、生态退化损毁、全球气候变化约束的限制下,如何解决国家发展与能源供给短缺趋紧的矛盾,是能源工作者必须正视的问题。没有灵丹妙药,就需要通过开源、节流、打造主体能源等方式来应对。    

一方面,要加强煤层气、页岩气和致密砂岩气等非常规天然气开发,另一方面,也要提高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效率,并实施多能互补协调发展清洁能源前景广阔,但也有不少技术瓶颈问题待解,山西省作为中国能源革命的排头兵,不仅有很好的火电基础,还有风能、光伏等优势,希望可以早日为解决这些问题探出路子。另外,加大氢能开发利用、商业开发天然气水合物、核裂变技术制造人造太阳等也都是解决能源不足的重要途径。

节流也是解决发展与能源问题的重要一环。目前生产万元美金GDP的能耗,美国为1.8,发达国家为1.3,中国达3.7,因此,我国在降低单位GDP能耗方面有很大空间。以建筑物供暖为例,目前普遍使用天然气和煤炭,通过高达800度甚至上千度的温度,解决只需要50-60度水循环的供暖需求,造成资源的极大浪费。如果能很好利用地热能,就可以把占中国能耗18%的建筑物供暖这部分能源节约下来,同时极大改善碳排放等问题。

还有一个对策是对主体能源做文章。在短时间内将煤炭去掉是不现实的,但站在科学立场审视,煤炭资源与其他矿产资源一样,在勘探、开发、消费利用过程中确实存在绿色、安全、职业健康、高效、清洁、低碳等问题,这就需要减量发展,打造煤炭工业升级版。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一个矿区才能开采1000万吨煤,现在一个工作面就可以实现,采煤效率非常高。如果把由煤炭开采引起的环境变化、环境耗损等都叠加到煤炭开发成本里,恐怕就是低效益了。所以,高效不是指高效率,而应是高效益发展。

在煤炭利用过程中,清洁化问题已经基本解决,目前遇到的主要问题是如何实现低碳化,这比解决清洁化问题难度更大

(文丨本报记者 武晓娟/整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