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金简史——从 ATM到 Open Banking

网金简史——从 ATM到 Open Banking
2018年12月07日 12:04 中国电子银行网

自国内第一台ATM投入使用至今已经整整三十年时间,中国网络金融从无到有,从封闭到开放,从服务渠道到经营的主要战场,不断的自我迭代,不变的是服务客户、支持实体经济的初心,也见证了一代网金人的心路历程。

纵观整个国内网络金融发展历程,可以看出网金业务发展与国内支付工具的发展有着密切的联系,我们也可以尝试以此来解读这段历史。

银行卡的诞生开启了电子银行业务的发展

1985年,中国银行珠海分行创新发行“中银卡”。次年,中国银行实现“长城卡”全国发行。人们常用的支付工具从现金时代逐渐进入到卡支付时代,储蓄凭证也由纸质存折变成银行卡。不过,由于交易渠道的限制(营业网点 5 X 8的规定地点,规定时间的“双规服务”),客观推动了国内银行于1988年引入ATM设备,从“双规服务”变为“单规服务”。

随着银行卡业务的加速创新,国内又诞生了“招行一卡通”这样的明星级产品,进而在1996年中国银行建成第一代网银系统,实现客户足不出户就能办理银行业务的“双随服务”(随时随地),中国银行业正式进入网络金融时代。银行在提升客户服务能力的同时,也启动了支付网络化进程,进一步加速网络金融的发展速度。

为加快银行卡业务的发展,在原先“金卡工程”的基础上,我国于2002年成立了中国银联,实现全国银行卡业务的互联互通发展。 2004年,以支付宝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诞生。从此网金江湖不再平静,网金人从此多了一个又爱又恨的同行者。

移动互联网带来网金业务的快速发展,催生互联网金融

金融互联网化进程在银行圈不断推进。2010年,招行推出手机银行产品,向移动金融时代的随身银行转变。这段时期,移动支付工具迎来爆发式增长,中国开始实现由卡基支付向账基支付的实质性转型。

在银行业移动金融快速发展,场景创新和各项业务指标不断攀升,给网金人带来满足感的同时,以“余额宝”为代表的现象级互联网金融产品也在摧毁网金人的优越感。

原先只能在外围场景“打打零工”的互联网人,开始涉足银行业务的核心地带。他们凭借多年在场景服务中努力积累下的海量“屌丝客群”(更严谨的称呼是传统银行的低价值客群),以“长尾理论”代替了传统的“二八理论”。业界开始大呼,变天了。

其实,所谓的变天,本质上是移动支付带来客户服务的边际成本趋向于0,互联网企业以平台化的批量零售业务,代替了银行业传统零售业务模式。

互联网金融和金融互联网,饼很大,但抢食不易

自余额宝诞生后,银行业普遍开始全面的互联网化转型,以2014年民生银行推出的直销银行为代表银行业现象级产品,给网金人带来极大的期望。不过,直销银行在寻找批量零售化服务的道路上,发展得并不理想。

据最新的直销银行报告数据显示,国内直销银行已经超过100家,但真正形成竞争力的却很少。直销银行在2016年后进入资产业务,得到了长足发展,同期加上国内房地产调控等系列因素,又催生了零售资产业务互联网化进程。

在学习互联网企业的互联网金融业务的过程中,网金人逐渐发现,虽然互联网产业的饼很大,但能从中分得一杯羹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反思前几年互联网金融与金融互联网之间的竞争,核心在于如何为客户提供更优质的产品与服务,如何借助移动互联网、金融科技工具降低成本,提升效率,进而取得更好的收益,而并不是仅仅接入互联网就可以了。

2016年,央行302号文件为银行的零售业务提出更明确的方向指导。新型账户体系进一步降低银行服务客户的门槛,整体服务的数字化转型已成必然趋势,网络金融发展也进入全面融合发展时代。

这段时期,民营银行、独立法人直销银行(准确叫法是有限资质的商业银行)、O2O银行等,银行业也在积极地改变。

2015年“e租宝事件”后,互联网金融监管从自由发展模式直接变为严监管模式,相关企业称谓开始由互联网金融企业逐步变为金融科技企业,行业监管也采用国际能行的金融科技监管体系。但全社会的泛金融、自金融化已是既成事实。银行的金融服务不再只由银行提供,银行业务由完全自营,逐步走向以 “嵌入式金融”以及场景金融为趋势的开放式金融服务。

严监管引导跨界合作,开放共赢的同时,以新工具服务实体经济

2016年国内金融科技监管体系逐渐成型,持牌经营、风险可控、按业务实质监管已成为监管政策基准,互联网企业由互联网金融业务逐步转变为金融科技,其实他们赚钱的逻辑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借助核心服务场景优势,集聚海量的交易相关者(C、B两端用户),并依托数据优势实现更快捷、准确的客户识别和营销驱动大量的金融需求,而经营金融服务的主体变更为合规的持牌金融机构,这也推动助贷、联合贷业务的兴旺发展,成为当前最被重视的网金业务之一。

客观上,联合网贷业务提升了网金业务的重要性,也解决了各行资产业务发展的燃眉之急,但在没有场景、用户主导情况下,缺乏对系统性风险的抵抗能力,这确实会引起监管的强烈关注。联合网贷未来的业务走向虽然存在不确定性,但如能借此培养自身数据应用能力,进一步加强自营网贷业务的发展,或许才是银行网金业务的长远收益。

现阶段,全社会的泛金融化和金融严监管已成趋势,势必驱动银行服务能力的进一步转变,Open Banking 成为新一代网金业务热点。

从国内网金发展历程上来看, 2012年,光大银行金融开放平台,再到各银行陆续发展的现金管理,跨行现金管理,以及2017年招行发布的财资管理平台,逻辑上都是在业务层面上将银行能力输出给其服务企业。

这是Open Banking的不断有益的探索。

2015年,中国银行推出中银开放平台,上海银行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2017年,华瑞银行的SDK银行,南京银行鑫云+ 多法开放式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以及2018年浦发银行的API Bank更是形成了明确的业务模式。

在配合互联网企业输出金融服务的同时,越来越多的银行也开始更多地关注如何以自身能力服务社会各行业的互联网化转型。从国内互联网发展过程来看,零售业和金融行业是最早进行互联网业务转型的行业,这带来大量成熟的业务模式和技术创新积累。随着国家“互联网+”计划的深入,社会迫切需要银行业在互联网服务领域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形成“互联网+金融+企业”的生态服务平台,为实体经济提供更丰富、更安全、更稳定,且具备金融能力的互联网服务,这也许才是网金业务、银行金融科技的发展未来。

银行将自身储备的互联网应用能力,叠加自身独有的金融服务能力,为实体经济的“互联网+”保驾护航,或将再次迎来网金业务蓬勃发展,毕竟服务实体经济是银行的本职,也是最大的机会点。

回首30年,网金从无到有,从有形到无形(特指有形的服务渠道,在Open Banking 将转变为提供更多的API、SDK等,以嵌入到合作伙伴渠道中,提供金融服务),正所谓大爱无疆,大象无形,变化是有形的系统,不变的是为大众提供提供更好服务的初心。

作者系金融行业资深人士,中国电子银行网专栏专家。

作者:中国电子银行网专栏专家 吕方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