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近20年最后一次改变命运和财富的机会!

这是近20年最后一次改变命运和财富的机会!
2019年10月08日 16:41 周密金融

中国的经济经过高速发展,2018年底经济总体量已经高达90万亿人民币。我们在世界的经济份额占比越来越高,接近15%,而美国占比24.3%。

如果把全球十个主要大国的经济数据做一个对比,你就能看到G2的时代已经悍然来临,毋庸质疑。

我们的崛起引起了西方国家的警惕。大洋彼岸的鹰酱在一年半前借口贸易逆差悍然挑起经贸对峙。

如果我们研究全球商品贸易情况,2018年全球商品进出口数据如下:

全球商品出口总额为19.475万亿美元;

全球商品进口总额为19.867万亿美元;

全球贸易总额约为39.342万亿美元。

这里面,中国、美国、德国、日本为全球前四大贸易国。

而作为全球商品第一的进出口大国的中国,数据如下:

2018年中国进口商品贸易金额:2.13万亿美元;

2018年中国出口商品贸易金额:2.48万亿美元;

2018年中国进出口商品贸易总额:4.62万亿万亿美元。

单列数据大家可能感受的不太直观,如果把我们建国以来,中美德日四个国家的贸易出口占比放在一起做个对比,可能给大家的震撼感更加强烈。

当美德日的贸易出口在全球占比都在持续向下的时候,我们在全球出口占比一路飙升,几乎不曾停歇。

这也能够说明为什么西方国家这么忌惮我们的高速发展。

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不可撼动。这也是中国的产业纵深如此强大的一个数据呈现。

而中国经济的崛起,贸易吞吐量的不断增加,深刻的改变了全球的体系。

如果一个国家只是出口大国,那么他不一定是经济强国。比如巴西阿根廷这些主出口农产品的国家,比如澳大利亚智利这些主出口矿资源的国家。

但进出口大国却一定是经济强国。

进口强代表着你的需求旺盛,而出口强,则证明你的产能是巨大的。

因为这种国家不仅主导了全球消费,还主导了全球供给(世界工厂)。

更重要的是,进出口贸易金额不断增加后,你还可以主导贸易双边的支付清算,而这个国家的货币也逐渐可以成为国际货币。

没错,我说的就是人民币国际化的路径,我说的就是我们国家。

这种成长摧毁了一套体系。

二战之后,由美国主导的西方国家制定了一整套全球分工、贸易、货币秩序。也就是我们过去经常提到的全球三层级构架体系。

在这个架构中,大家各司其职,欧美发达国家负责全球消费需求主导、中高端制造,高科技研发,主导消费。

以中国为主的亚洲国家负责中低端制造加工,而南美洲、澳洲、中东等地区的国家则负责提供基础物资原材料。

而中国的崛起,逐渐打破这个套由美国制定的全球贸易货币体系。

在经济水平、对外贸易上,中国的体量势能都已经成为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

而资本市场、外汇交易、支付清算以及国家话语权这些短板等,随着经济体量和对外贸易这些基础的不断崛起,也会补足短板。 

这是不能回撤的趋势。

所以就如我之前所描述,这种竞争是全面性的。 

所以我们和鹰酱的摩擦,台桌上是贸易对峙,台桌下是科技战、是意识形态冲突。已经不用多讲。

02

很多国际舆论声音说我们有很多领域还不够开放,没有实现当初加入WTO的承诺。但最近两年,我们在农业、矿产资源、电网、交通、金融等等方面都做了很多的开放。这是我们的努力成果。

● 在农业方面,我们取消小麦、玉米之外农作物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必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取消稻谷、小麦、玉米收购、批发的外资准入限制。

● 在矿产资源方面,我们取消特殊和稀缺煤类勘查、开采必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 在电网方面,我们取消电网建设、经营必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 在交通方面,我们取消铁路干线路网的建设、经营必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取消铁路旅客运输公司必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在金融领域方面,我们取消对中资银行的外资单一持股不超过20%,合计持股不超过25%持股比例的限制。并且在2021年取消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外资股比限制。

这些都是我们开放的领域做出的努力。

而这种开放,其实都在慢慢的孕育着一股巨大的改革能量,让外部的规则去倒逼国内的这些行业、产业进行自我改革。

03

而我们本篇最重要的内容,就是下面的研究——改革!

我们目前进行最重要的改革就是——新旧动能转换!

换句话说,也就是房地产往股市(实体经济的映射)的转换。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头二十年就是埋头苦干的搞实体经济。到了2003年,我们的发展到了第二个阶段,就是各个城市要大搞建设,而搞建设是需要负债来推动的。否则天量的资金从何而来?黄河之水天上来么?

但是负债有讲究,要么就对外负债,借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

而这条路韩国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的时候走过,借钱的代价就是韩国自己的国家经济主动权很多都要暴露和受监控给这些背后是鹰酱的国际金融机构。

要么就对内负债,借全国人民的钱。我们选择了第二条路。

而负债需要抵押物,这个抵押物就是房子。

从1998年房改,住房分配制度过度到商品住房货币化制度,2003年开始商品房的贷款规模急速扩张后,我们就走向了这条对内负债的不归路。

中国过去二十年房地产的繁荣,其实说到底就是国家与居民在土地与存款之间的一次债务交换。

而在这场交换过程中,由于1994年当时的分税制设立,地方一边为了发展当地经济,一边却无法从中央得到相应的财政资金支持,所以导致此后数年,地方的负债工具逐渐演变为对土地财政的持续依赖。

而这种依赖逐步形成了一种极其强大的自我强化螺旋模型:

地方财政需要钱搞城市建设从而出让土地➜土地价格不断上涨 ➜房价不断上涨 ➜ 房产作为银行唯一抵押物品发放贷款/信用货币持续派生➜货币增多重新流入资产市场导致房价继续上涨➜房价的上涨不断的刺激购房者不断的去购置房产。

这种模式到了这两年已经无以为继的地步,中央银行每放出一块钱的信贷货币,有6到7毛钱就跑到了房地产和房地产相关链条的行业里,而其他的制造业、农业、教育医疗等等行业才能拿剩下的3到4毛钱。

这就导致制造业失血。

前面你看了我讲的经济发展史,你就必然明白,中国无数间世界工厂,是中国经济走向繁荣伟大的核心动力。

我们的全球一体化和城镇化进程,落地到中微观,就是这么一个个工厂所搭建起来的经济支柱。

房子的建设,需要货币的支撑。而真正支撑货币,支撑中国房价的秘密,是全球一体化下中国大量的世界制造业工厂。我们全社会的现金流是需要这些工厂赚取大量的利润来维持的!

至此!房地产作为对宏观发展国内经济建设对内负债的锚已经到了尽头。

而宏观债务之新锚,要重新回归要实体经济上。

这也就是我讲的房地产——股市之新旧动能转变最核心的逻辑。

只有让资本从“房子”出来,流入中高端制造业、生物医学、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等,我们的经济才能继续健康的发展。

而这需要一个池子来承接,这就是股市。

如果看目前中国股市,沪深大盘指数背后是三千多家上市公司,而这三千多家上市企业是我们最强的经济内核——实体产能。

但这个老池子由于历史遗留问题,目前却无法承接这么重要的历史重任。

原因大家也都清楚:

● 第一,这个池子脏,比如制度不完善、规则漏洞多、信息不对称;

● 第二,这个池子里的鱼腥,比如财务造假、业绩差、不分红、圈钱、内部交易老鼠仓等等。

这个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新挖一个池子。

这个池子就是——科创板。

科创板的目的绝不是让所有散户都在里面致富,他最大的历史责任是引活水,放新鱼!

这个新池子的制度都是重新制定的,通过新池子的制度实践推广,去倒逼老池子改革。比如完善老池子的制度改革,增加退市力度,恢复股市的投资功能。

这是资本市场里监管层正在努力推动的。

所有你能看到的新的政策的出台,一些很多人不能理解的现象,比如为什么科创板要给那么高的估值,其实无非就是为了一个达成一个最终的目的:就是完成这个新旧动能的转化。

这是在资本市场上的改革,而在真正的实体行业产业里,从2016年5月1日之后,全国开始推广营改增试点,到现在为止,我们的制造业行业在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巨头在大搞兼并收购。

营改增使得整个制造业的链条税链成形。巨头们大搞收购兼并之后,可以让整个链条的税得到最大的抵扣。

同时,链条里每个节点公司被收购之后,每个节点公司在巨头的规划下,可以专心致志的去精攻属于自己的领域。

各个研发环节、交易环节、管理运输环节的成本可以通过大数据把投入产出比控制在最低。

那么这种并购浪潮最终所能形成的就是——各个行业的巨无霸公司。 

这些巨无霸公司,正是我们新池子建立起来之后,急切需要的。

我们的资本市场继续这种能在全球市场叱诧风云的巨无霸去支撑我们的市值,这样才能让我们的宏观债务之锚形成。

看到这,所有在雾霾之下的脉络仿佛都清晰了起来。   

当所有的并购都完成,当新池子倒逼老池子改革完成,当老池子的腥鱼都死的差不多的时候,就是我们勇敢入市,开启波澜壮阔大牛市的起点。

放心,这一切,都会实现。

我们过去四十年是一部经济发展史,也是一部制度改革史。每次改革,都会有红利所迸发释放出来。

就像我在上篇《天运开启篇》所讲,只要你能抓住一次,就能远远的把同龄人抛在身后,和时代的浪潮滚滚前行。

而中国的制度改革虽然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改革的红利还会不断出现,但是,它能给普通人参与的机会也越来越少。

而正在看本文的你,是幸运的,在未来数十年,你很难再找到这样一个伟大的变革点。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