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要拥抱商业文明,不要玩“宫心计”

企业家要拥抱商业文明,不要玩“宫心计”
2020年08月04日 18:16 正和岛

作 者:屏营

来 源:千字文华(ID:qzwh15)

跟“斗争”有关的故事,总是最吸引人,这根植于人性的偏好。

从各种版本的“三国”,到统一版本的《二十四史》,充斥其间且被后世讨论最多的,是尔虞我诈的权谋斗争故事,以及厚黑学的大众文化。今天,“权斗”的逻辑,又被投射到尚处萌芽状态的商业领域。

比如,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继“抢”走公章后,前不久又带着20多个大汉杀进了当当网总部,撬开保险箱,拿走了大量公司资料。上演了一场生动又形象的“斗争”课,并因此惊动警方。

这一行为,被很多人解读为2020年现实版的“庆余年”。

在这些解读中,李国庆不再是互联网大佬,而被当成了“庆帝”。哪怕“庆帝”本人,也把这场斗争看成“宫斗”,贴在当当网大门口的“声明”里,就明目张胆的用“禅让”一词来形容股权交割。

李国庆三番五次出手,不惜自损形象,其真实目的虽然众说纷纭,但解读最多的,是他想借此重掌当当大旗。

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李国庆距离“庆帝”的宝座是越来越远了。

因为,商业文明虽然在中国刚刚浮出水面,但企业家如果玩起了宫心计,早晚会把自己玩的改行——

“政治家”李国庆赢的越多,“企业家”李国庆势必输的越惨。

商业这场游戏

要过关,关键在玩法

不同领域,有不同的游戏规则,不同游戏规则,决定了游戏的不同玩法。

美国哲学家詹姆斯·卡斯在《有限与无限的游戏》一书中,认为世界上几乎所有事情,都可以视为两种游戏:有限游戏与无限游戏。

有限游戏以取胜为目的,具备明确的边界和结果。比如一场战争,停战熄火,分出胜负,游戏就结束了;

相反,无限游戏以游戏能够永远玩下去为目的。

比如商业,在一家公司里,只有创始人一个人玩的是无限游戏,让公司永远活下去。而其他人,玩的都是有限游戏,哪怕是公司的高管,甚至合伙人、投资人。

商业,就是一个关于幸存者的无限游戏,商业的主体——企业和企业家,是主要玩家。

封闭社会中的政治,也是一场无限游戏:获得权力后,让权力无限的延续下去,对觊觎权力的各种可能,都必须严防死守。

同为无限游戏,但商业与封闭社会政治是有根本区别的:前者是开放的,是建立在自愿、平等基础之上,因此,只有不断创造新的价值,才可能将无限游戏玩下去;后者是封闭的,是建立在强制的基础之上,是一种零和博弈。

用传统政治的眼光看商业的人,其实是误会了商业的本质。最终,只能把商业搞成政治——问题是,这样的商业,还是商业吗?

商业的周期有很多,技术周期、市场周期、产业周期、用户生命周期……比如曾经的手机巨头诺基亚,便在智能手机的产业周期前倒下了。

在这样的周期中,取得今天成就的方式,绝不是明天延续成功的方式。

伟大的企业都是死去活来的,它的边界在不断的拓展与变化,抵抗死亡的唯一战略就是不断的自我革命。

在种种的企业“权斗”传闻中,最“骇人听闻”的莫过于360创始人周鸿祎和傅盛的恩怨,几乎横贯了整个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人物》杂志更是将傅盛评价为周鸿祎最大的敌人。

傅盛曾说:“周鸿祎教导我,为了产品,你要见佛杀佛。所以我在公司里横冲直撞,结果,我自己被杀掉了。”

当时周鸿祎带领公司骨干和财务资源还在一门心思做搜索,跟百度斗的天昏地暗。

傅盛还只是刚加入公司的“萌新”,带着两三个人默默的做电脑清理软件,结果折腾出了360安全卫士。

等周鸿祎在搜索领域穷途之际,突然发现一款边缘产品像火箭般成长,喜出望外之下立刻决定全力做安全领域,随之完成了整个公司的战略调整。

也就是在这场调整中,师徒反目,傅盛出走,两人之间的是非恩怨,众所纷纭,真相始终不为外人所知。

有的说是功高盖主,不断遭受猜疑和暗算,被迫出走。与此相反的版本是说周鸿祎因爱才,过于姑息袒护,以至尾大不掉,野心膨胀,成为公司“毒瘤”,最终忍痛割爱。

我们无法判断两种说法的真实情况,但有恩就有怨,是非恩怨又何尝不是一体。

世事沉浮,逐渐褪去棱角的傅盛也许逐渐体会到了这一点。在沉寂几年后他去见雷军,当时雷军迎头第一句就问∶“360发展的如此迅速究竟是你的功劳大还是周鸿祎的功劳大?”

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伟大的企业家都是“负义不忘恩”

刘震云写过一部小说叫《故乡相处流传》,里面有个吃蛋糕的情节。

村里的食堂,把所有粮食做成一个大蛋糕,一开始随便吃。

村民后来看到蛋糕小了,意识到以后要挨饿了,于是拼命抢。

可是越抢,蛋糕消失得越快,所有人饿死得更快。但不抢的话,自己只会饿死得更早。

传统政治就是这样一种内卷化的竞争,只从别人身上剜肉敲骨,创造不出任何新的价值。

在内卷化的竞争里,没有中间地带——非生即死,不是用就是废,唯一的办法只能彻底的消灭对手。

1368年,朱元璋完成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伟业,在一群英勇的农民军拥护下,建立明朝,史称明太祖,打天下的兄弟终于可以享受安逸的日子。

朱元璋何尝不想与他们共享富贵,甚至还特意制作了免死的“丹书铁券”,在大封功臣的典礼上发放给群臣。

但封建政治的残酷规则——不当赢家就只有死路一条,容不得朱元璋心慈手软,怀着对失去一切的恐惧,他夜不能寐,经常幻想有一天,宫阙万间被人一把火烧掉,子孙妻妾被掠去为奴做婢。

朱元璋杀功臣杀的毫不手软,胡惟庸案、蓝玉案不知道牵连了多少开国元勋,这其中固然有帝王心术作祟,可又何尝不是这场权力游戏,规则残酷性的真实写照呢?

权力斗争如此残酷,“商战”又如何呢?

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泰德罗曾提出的一个著名的问题:一个企业家能既是好人又是伟人吗?

他通过分析卡内基等七位美国商业史上的企业家,给出了他的答案:

这七个人都可称得上伟大,但他们中有的人冷血无情,关闭一家万人工厂,如同扔掉半根热狗;有的人为了获得一笔订单无所不用其极。

他们对权力的渴望,不输给任何一个独裁者。即便站到成功的巅峰之后,他们仍然表现得像变态。

商业文明发达的美国尚且如此,其他地方就更不用说了。

如果说“成王败寇”是传统政治家“斗争”的游戏规则,胜利者为的是执掌分蛋糕的权柄;那么企业家“斗争”的游戏规则就是“企业家精神”,胜利者则必须要承担做新蛋糕的使命。

《企业家的企业理论》一书里说:“企业家精神是要在不确定性下做判断性的决策。”

这里的“不确定性”,不只来自市场和政策,还可能是技术革命,可能是合伙人,可能是投资人,甚至是客户。比如,乔布斯发明苹果手机,就是无法忍受人们对诺基亚等功能手机的审美和想象。

而“判断性决策”,说得煽情一点,就是企业家要成为一个“不断对自己、对团队动刀子的精神病人”。商业上的“斗争”,由此而来。

企业家绝不是好好先生,他们一样杀伐果断,但企业家精神的游戏规则决定了,企业家面对类似事情时往往是“负义而不忘恩”。

比如,在3Q大战后,腾讯从社交领域转向构建“腾讯帝国”的过程中,当年的五位创始人逐渐退出,还陪着马化腾的,只有荣誉大于实务的CIO许晨晔了。

小米也同样,面对即将到来的5G时代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以及公司上市后更为复杂的管理问题,极短时间内,喝过“小米粥”的第一代权力核心几乎全部淡出了管理层。

其中最戏剧化的莫过于阿里巴巴了,在赴香港上市前夕,阿里二号创始人,淘宝网创立者孙彤宇等四名高管“被轮学习”,就被广泛解读为“杯酒释兵权”“卸磨杀驴”。

事实上,企业不谈感情——你做了什么价值的事,公司就给你什么价值的回报。正如孙彤宇在回答记者离开淘宝是不是被“废了武功”时所说:“不是废了,而是武功过时了。”

马云在日后回忆到:“老孙到今天为止,我对他的欣赏,没有半点减弱,但是是两个概念……每个人在什么环境下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情才是最关键的。”

对企业家来说,兄弟归兄弟,做事归做事,散了还是朋友,“负义不忘恩”是企业家仅有的体面。

这句话虽然残酷、不近人情,却是企业发展之所以有别于传统政治,最真实、最朴素的道理。

企业家就是不断

对自己和团队“动刀子”的“精神病人”

传统政治和商业,都需要自上而下的做决策和判断,而且执行到最后,也都会走样。区别在于:

皇权时代,政治家首先考虑的是自身权力的绝对安全,最有效的办法是通过制度和文化,建立一个效忠的人身依附关系。

听话是下属最重要的“美德”,上司的决策和判断,只能被层层加码的执行,绝不允许“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创造性发挥。极少时候的“便宜行事”,也必须以“政治正确”为前提。

在商业世界和市场中,人的财富和才能虽有天壤之别,但却没有帝王将相的依附关系,每个人都在契约关系中相遇,本质上是平等的。对员工而言,一纸辞呈,从此陌路已经是最坏结果。

在这样的环境下,任何一家企业的成功,一定是创造了一个能让所有人一起创造的好制度——因为哪怕再英明的老板,他的统治能力也是有边界的。

《企业家的企业理论》一书认为:一个不断进化,拓展边界的组织,一定同时依靠“原发判断”和“派生判断”。

原发判断,是企业家自己完整的作出判断。

而“派生判断”是企业家根据自己的原发判断,将一部分判断委托给组织中的其他人,由他们根据情况代替领导者完成判断。

一个企业的边界并不只是企业家本人的边界,更包含企业家所授权做决断的下属的边界,二者的协同与配合才是企业真正的边界。

简单说,企业管理与传统政治的不同,就在于企业家其实并不是为了他的个人判断,去选择被动的执行者——团队。恰恰相反,其实是在挑选负责做决策的人。

相反,如果一个企业学起了政治,整个公司全是“国王的人马”,唯命是从,马首是瞻,从不做组织更新。

那么,管理的越好的公司越容易失败——即使在这个周期做大做强,大概率也会在下一个周期快速衰落。

传统政治家是依靠自己的判断让自己越来越伟大,但越往前越如履薄冰。而企业家是让下属与自己一起进化,通过别人的判断不断扩充企业的边界,企业家只需要做牵“牛鼻子”的重要事情,甚至有一天可以“功成身退”。

这也是为什么一个传统政治家,往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也不过苟延几代。一个伟大的企业家创立的公司,却可以基业长青

……

早在200多年前,启蒙先贤孟德斯鸠就说:“有商业的地方就有自由、美德和法治。”

今天,早已经不是依靠血缘、身份链接的传统社会,连现代政治都开始借鉴无限游戏的玩法。

因此,无论对于国家还是个人,要么被商业文明裹挟,要么被传统政治吞噬,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对于企业家来说,想要追求什么,就要用什么样的眼光去看待它。如果本身缺乏商业常识,结果只会作茧自缚——将自身陷入残酷的内卷化斗争中,抑制企业的发展。

对于职场中人,我们更不应该用政治的眼光看待商业,要进化,不要站队,因为只有每天都在进化的人才是不可战胜的。

如何用企业家精神来应对不确定性,拓展自我的边界,是人人都需要的一种思维智慧和方法论。

企业家不一定人人都能做,但企业家精神人人都得具备一点。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