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飞”变“糟心兑” 南航APP崩溃上热搜

“快乐飞”变“糟心兑” 南航APP崩溃上热搜
2020年08月12日 23:44 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赵琳

8月12日是南方航空“快乐飞”旅行套餐正式开始兑换的日子。为了能够尽快兑换心仪的机票,早在7月底就已经购买“快乐飞”的旅客小李熬夜守在手机前。

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当他8月12日凌晨进入南航APP后却发现,页面一直打不开。一度以为是自己网络出现问题,在多次刷新仍无法正常打开后,小李进入“快乐飞”旅客微信群,发现大家和自己遇到了一样的问题。随着大量用户同时登陆,南航APP出现崩溃,一直到半小时后才逐渐恢复正常。

由于此前“快乐飞”旅行套餐敞开卖,很多旅客担心的热门机票兑换难的情况还是发生了。热门时间和目的地的机票基本很难抢到。不少旅客转而到南航新浪微博吐槽表示:“快乐飞”变成“糟心兑”。关于南航“快乐飞”的话题,也以超过2000万的阅读,被送上了当天的热搜榜。

清晖智库创始人宋清辉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南航的这一营销模式属于‘恶性营销’,严重涉嫌侵害消费者的权益,无形之中也抹黑了南航自身的品牌形象。”

半夜抢票抢了个寂寞

东航、海航等8家航空公司之后,南航成为第9家推出“快乐飞”同类产品的航空公司。7月28日,南航“快乐飞”旅行套餐开始发售,并于7月30日售罄。南航方面并没有透露最终的销售结果,但有网友根据订单号推测,套餐销售超过30万套。

由于南航仅承诺“每天提供兑换的机票不超过2万张”,引发了旅客“套餐好买,机票难兑”的担忧。而在正式兑票前,南航曾对旅客进行过一次“对哪个旅游地感兴趣”的调查,也被旅客认为是为后期机票的调配做铺垫。

8月12日凌晨,南航“快乐飞”旅行套餐正式开始兑换。由于大量旅客同一时间登陆,导致南航APP瞬间崩溃。在“快乐飞”旅客微信群里,大家纷纷截屏各自遇到的状况。《证券日报》记者看到,有的显示网页无法打开;有的则是页面卡顿,长时间停滞;还有旅客一直被要求重新添加乘机人,但均无法进行到订票的环节。

“快乐飞根本不快乐。买票的时候一肚子气,换票的时候又是一肚子气。”有旅客对此抱怨道。《证券日报》记者所在的300多人的微信群,一直到凌晨1点以后,才开始有旅客兑票成功。有旅客已经表示:“搞不定了,睡一觉起来再看。”还有一些旅客则直截了当的称:“不刷了,退票了!”

《证券日报》记者从旅客兑票的结果来看,新疆、西藏、内蒙等地的机票十分抢手,兑换到的概率极低,特别是覆盖国庆的机票,更是一票难求。不过也有兑换到心仪机票的幸运儿,成功抢到月底重庆至拉萨往返机票的余先生兴奋地表示:“月底就出发,接下来就是约伴儿了。”

南航的这番操作,引发了旅客的不满,新浪微博上大量旅客集中吐槽,南航“快乐飞”的话题也由于太过于火热,被推上了热搜。有网友无奈的写道:“半夜抢票,抢了个寂寞。”

从8月12日南方航空根据成功兑票的情况发布的前十名热门目的地来看,广州、深圳、北京、成都、重庆和三亚排在前列。

上半年经营受疫情影响

相关资料显示,南方航空作为机队规模居亚洲第一、世界第三的航空公司,2019年飞机达到862架,旅客运输量为1.52亿人次。

受疫情影响,航空需求锐减,今年一季度,南方航空实现营业收入211.41亿元,同比下降43.8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2.62亿元。鉴于疫情发展的不确定性及对民航运输业的严重影响,南航预计2020年上半年的经营业绩将受到较大不利影响。

中国民航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民航业整体亏损342.5亿元,整个上半年的亏损额达到740.7亿元。在航空市场需求尚未完全复苏的背景下,各大航空公司通过各种“快乐飞”产品展开花式自救。

浙江财经大学东方学院电子商务专业副教授林立伟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各大航空公司的产品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旅客的消费需求,同时也盘活了航空公司现金流。但在实际兑换机票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影响了消费者的体验。只有消费者线上购买便捷,线下搭机方便,营造出这样一个良好的管理系统和模式,才可以建立起买卖双方的伙伴关系。”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