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亚邦2020年净利预亏5.65亿元 董监高及实控人去年累计减持套现4115.88万元

ST亚邦2020年净利预亏5.65亿元 董监高及实控人去年累计减持套现4115.88万元
2021年01月30日 12:08 证券日报之声

本报记者 兰雪庆

1月29日,ST亚邦发布2020年度业绩预告称,公司预计去年归母净利润亏损5.65亿元左右,与上年同期相比,亏损增加3.66亿元;预计扣非净利润亏损5.70亿元左右,与上年同期相比,亏损增加3.58亿元。

ST亚邦表示,报告期内公司业绩预亏,一方面是公司下属8家子、分公司自2018年4月以来按政府部门要求停产进行安全环保提升整治,截至报告期末,主要产能仍处于停产状态。以上因素造成公司本期开工率严重不足,销售收入下降,停产费用、设备减值等大幅增加,导致2020年业绩大幅下滑。另一方面,根据公司期末对与商誉相关的资产组进行减值测试的结果,预计计提商誉资产减值损失1.28亿元左右。

《证券日报》记者就此事致电并发函至ST亚邦,而截至发稿,公司方面并未予以回应。

全面复产时间仍不确定

据了解,因2018年“4.28”政府统一环保停产整治要求及2019年5月省、市化工产业安全环保整治提升实施方案要求,ST亚邦下属连云港化工园区内8家子、分公司分别在2018年4月28日、2019年5月8日起停产进行安全环保提标整治。

上述停产公司2018年合计营业收入占公司2018年合并报表营业收入的73.05%,触及《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9年4月修订)》第13.4.1条规定“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在三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的情形。经公司向上交所申请,公司股票于2019年8月13日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亚邦股份”变为“ST亚邦”。

在园区子公司经历了长达两年多的停产后,2020年12月15日,ST亚邦宣布,公司控股51%的两家子公司江苏佳麦化工有限公司(简称“江苏佳麦”)、连云港亚邦制酸有限公司(简称“亚邦制酸”)因不符合江苏连云港化工产业园区未来产业链融合发展的要求,被江苏连云港化工产业园区管理委员会列入退出计划。两公司共计获得政府退出补偿费用3.05亿元。

在复产进展方面,今年1月6日,ST亚邦收到灌南县化工产业安全环保整治提升领导小组下发的《关于同意江苏华尔化工有限公司复产的通知》,原则同意子公司华尔化工复产。23日,公司下属连云港分公司通过了县级复产核查,并予以公示,尚待取得市级相关政府部门批复同意后恢复生产。

ST亚邦表示,公司正根据复产通知要求加快推进华尔化工安全、环保、消防等方面复产前准备工作,争取尽快实现投料生产;公司子公司亚邦供热有限公司将根据园区复产企业蒸汽需求情况恢复生产。截至目前,公司主要产能尚在逐步恢复中,公司将根据复产通知要求积极履行复产审批手续,复产审批过程中存在不可控因素,具体全面复产时间仍然存在不确定性。

财务数据显示,受主要产能长期停产及政府安全环保整治影响,公司近年来业绩大幅受挫,2018年、2019年归属净利润分别为1.62亿元、-1.99亿元,同比下滑70.50%、223.22%;2020年,公司净利润再度预亏5.65亿元,难逃经营困境。

面对子公司长期停工致使产能短缺的情况,ST亚邦表示,已加大安全环保整改投入;通过委托加工,外采外购,保证主要客户供应,并在孟加拉国发展第二生产基地,增加抗风险能力。

谈及ST亚邦未来发展出路时,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亚邦,分散化的生产可能更加有利,很多化工企业都是如此。但是也要看到企业是否受制于财务状况,且新的生产基地,也要面对环保问题及当地环保监管。所以解决当下环保问题是关键。”

清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当前环保压力、产业政策角度看,ST亚邦等染料化工企业应走多元化发展之路,才有望避免单一生产基地停产带来的风险问题。”

高管低位减持惹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公司连年亏损的同时,董监高及实控人的减持步伐却不断加快。

2020年7月,公司副总经理周多刚、张亦庆分别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分别减持公司股份94.5万股、19.8万股,减持金额分别为576.15万元、115.54万元;8月至11月,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许旭东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公司股份413万股,减持金额达2413.87万元;9月至12月,公司董事、总经理卢建平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公司股份177.22万股,减持金额1010.32万元。综合来看,上述人员去年全年累计减持公司股份704.52万股,合计套现金额达4115.88万元。

公司董监高及实控人频频减持套现的背后,是股价的持续低迷。据同花顺区间统计,2020年度,ST亚邦股价累计跌幅达20.52%,区间最高价7.31元/股,与2015年的历史最高值46.70元/股相比,可谓一落千丈。今年1月15日,公司股价盘中跌至4.98元/股,创历史新低,更是引发了众多股民的热议。

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询问“公司管理层是否有措施维护股价在合理区间,公司管理层及大股东能否公开承诺在1~3年内锁定不减持以增强市场对公司价值的信心”时,ST亚邦则回应表示:“公司股价受宏观经济、行业状况、公司实际经营发展等各方因素影响,公司将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市值管理工作。”

而记者发现,今年以来,公司高管的减持动作仍在继续。1月26日,公司董事、总经理卢建平再度发布减持计划称,拟于今年2月24日至8月23日减持公司股份不超201.58万股。

对此现象,盘和林向记者表示:“在股价下跌之后低位减持,算是公司董监高及实控人的一种自救。公司已然成这样,谁都想从资本市场收回一些成本。这和公司停产、业绩亏损和股价下跌都有关系。”

谈及投资者该如何识别、规避此类风险时,盘和林告诉记者:“公司2018年既然已经停工了,问题在那时已经出现。投资人虽然要强调长期投资,但也要主动认错,选择更加稳健的投资,或者更加熟悉的企业。对于投资人来说,触及法律底线,比如环保、消防、贪污挪用、刑事案件等严重利空的上市公司,不宜有过度期待。”

在宋清辉看来,“及时止损、尽快远离”或是应对二级市场投资风险和此类问题的关键所在。

(编辑 张伟 孙倩)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