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二次拍卖又引发股价狂欢 *ST中迪是自娱自乐还是哄抬物价?

股权二次拍卖又引发股价狂欢 *ST中迪是自娱自乐还是哄抬物价?
2021年11月29日 00:35 证券日报之声

本报记者 向炎涛 李乔宇

见习记者 贺王娟

11月29日,*ST中迪控股股东中迪产融所持有的上市公司7114万股股权将被第二次拍卖,谁能获得*ST中迪的控制权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在此之前的9月7日,中迪产融所持有的*ST中迪7114万股股权曾进行了首次拍卖。但出乎意料的是,最终胜出的买家却在支付了3000万元保证金后放弃支付余款。

宁愿白白支付3000万元保证金也不“接盘”的“冤大头”买家到底是谁?支付保证金后又放弃支付余款的目的何在?*ST中迪股权拍卖的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猫腻?

《证券日报》记者在采访过程中惊讶地发现,作为*ST中迪股权首次拍卖的胜出者,成都众兴合业企业管理咨询中心(以下简称“成都众兴”)似乎与*ST中迪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ST中迪股权两次拍卖的“预热”阶段,都曾引发股价“狂欢”。这不由得令人心生疑窦——*ST中迪的股权拍卖,到底是自娱自乐?还是哄抬物价?

甘赔3000万元保证金

神秘买家到底是谁?

在首次拍卖两个多月后,*ST中迪股权拍卖活动再次启动。如今,这7114万股股权的“身价”已上涨41.7%。截至11月28日,第二次拍卖已引发22339次围观,有791人设置提醒,但仅有1人报名参拍。

说起第二次拍卖,就不能不回顾一下两个月前进行的第一次拍卖。9月6日,*ST中迪控股股东中迪产融所持有的*ST中迪7114.48万股股权被首次拍卖,起拍价为22495.98576万元,保证金3000万元,每次竞价的增价幅度为110万元。根据法院公布的竞价结果,胜出者为成都众兴。这意味着,如果交易成功,*ST中迪的控股股东将易主。

然而,此次拍卖结果很快出现反转。截至10月27日,成都众兴尚未支付余款。这意味着,中迪产融依然是*ST中迪的控股股东,此前成都众兴支付的3000万元保证金将被没收。

成都众兴为什么会在支付3000万元保证金后放弃支付余款支付?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

《证券日报》记者在调查采访过程中发现,成都众兴似乎与*ST中迪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参与股权拍卖却又不支付余款的行为或许并非一次简单的“冲动性消费”。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成都众兴成立于2017年6月9日,公司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为黄韬澄。单从股权结构来看,成都众兴似乎与*ST中迪并无关联性。

但《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黄鑫作为成都众兴早期的合伙人之一,也出现在*ST中迪的董监高名单中。根据工商信息,黄鑫于2019年11月18日登记对成都众兴出资360万元,并担任该公司执行事务合伙人,后变更为“退出”。但在*ST中迪首次披露将要拍卖控股股东所持股份的两个月前,黄鑫已提前进入*ST中迪的管理层。2021年6月15日,黄鑫被聘任为中迪投资副总经理。

颇为巧合的是,就在此次股权拍卖前的9月2日,*ST中迪发布公告称,公司质押3000万股康平铁科股份,向田吉顺商贸借款3000万元,为期6个月,固定年利率10%。至于这3000万元的借款用途,*ST中迪并未在公告中公示。

谈及上述借款用途,*ST中迪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借款用途为公司正常资金需求,但可以确定的是,这笔资金并非用于偿还债务。

一位律师告诉《证券日报》记者,3000万元保证金是一笔不小的数额,一旦拍下毁约,这3000万元将会被没收,一般不会是因竞拍人资金不足而放弃,很可能是*ST中迪方面希望“保壳”而采取的拖延之举。

更为巧合的是,在*ST中迪宣布启动第二次拍卖后,公司于11月5日发布了另一则为公司借款事项提供质押担保的公告,这一次*ST中迪质押康平铁科1570.68万股股份,向上海煜赛借款1500万元。

拍卖预期成炒作借口

四位自然人股东减持出逃

值得关注的是,*ST中迪的两次拍卖信息均引发公司股价异动。自首次拍卖结束当天的9月7日起,*ST中迪被连拉4个涨停板,股价创下近一年来新高。实际上,自今年8月3日*ST中迪首次披露股份将被司法拍卖的提示性公告起,拍卖预期就成为股价持续上涨的噱头。在8月4日至第一次拍卖当日9月6日期间,公司股价累计涨幅达54.46%。

在股价上涨的同时,却有多位自然人大股东悄然离场。公开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有三位自然人股东黄朝江、张祥林以及袁东红退出*ST中迪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公司第四大流通股股东鱼杰亦大幅减持199.09万股。

如今,随着第二次拍卖临近,*ST中迪股价再次“狂欢”。11月26日,*ST中迪股价小幅低开后快速翻红,临近收盘被1.15万手大单封死涨停板,最终报收5.6元/股,涨幅5.07%,成交金额8136.28万元。前一个交易日(11月25日),*ST中迪同样盘中封上涨停,临近收盘才略有回落。自10月29日*ST中迪宣布第二次股权拍卖以来,截至11月26日收盘,公司股价累计涨幅已达22%。

“临近年底,ST公司的动作会特别多。”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有的公司希望通过种种方式实现扭亏,有的公司希望借助并购重组吸引市场关注,不排除部分ST公司有浑水摸鱼的行为。

11月19日晚间,沪深交易所先后发布营业收入扣除指南,精准打击空壳公司。在杨德龙看来,这意味着上市公司退市机制进一步细化,监管层对ST公司的要求日趋严格。有些ST公司通过卖房扭亏来实现保壳目的,但新规实施后,这些举措将不再奏效。

办公地址已变更

实际控制人一如从前

*ST中迪的经营到底怎么了?为何走到控股股东股权被拍卖的地步?

11月26日下午,《证券日报》记者来到了*ST中迪变更后的新的办公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佳兆业广场北塔12层。而此前十几年,*ST中迪的办公地址一直在北京市东城区中纺大厦3层。

佳兆业广场北塔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12层不属于佳兆业管理,而是单独承办给了联合办公室。”《证券日报》记者亦于佳兆业广场北塔12层现场了解到,该楼层公司采用共享办公室的方式办公。

谈及公司办公地址搬离的原因,*ST中迪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因为中纺那边办公室到期了,同时中纺的房子比较老。现在的办公地址是过渡的,我们也想换一个办公条件比较好的办公地”。

其实,早在2020年7月份,*ST中迪披露实际控制人李勤与刘军臣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股权转让完成后,*ST中迪实际控制人将由李勤变更为刘军臣。本以为刘军臣以2000万元获得上市公司*ST中迪的控股权后,会给公司经营带来一些好的变化,但想不到的是,*ST中迪控股股权被冻结的一纸公告却宣告了此次股权转让中止。2020年12月份,*ST中迪披露公告称,中迪产融所持有的*ST中迪全部股份被冻结,相关冻结事项债权方为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对应债权金额为30亿元。

至今,*ST中迪的实际控制人并未发生变更,仍为李勤。而李勤因涉嫌违法犯罪,被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公安局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随后办理了取保候审。

《证券日报》记者还发现,今年以来,*ST中迪已有多位高管离职,包括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何帆,董事、副总经理解斌等。8月17日,*ST中迪发布公告称,无法直接与公司董事解斌取得联系。

除控股股东股权被拍卖外,*ST中迪还面临多项债务危机。据*ST中迪披露的2021年三季报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ST中迪负债合计26.36亿元,其中流动负债20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7亿元,同比减少300.11%。根据公司半年报,目前公司在建的地产项目主要有三个,分别是四川省达州市的中迪·绥定府和中迪·花熙樾,以及重庆市的两江·中迪广场项目。此外,还有四个销售项目和一个出租项目。

对于即将到期的债务,*ST中迪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正在正常还本付息,相关债务都在逐步解决,目前没有出现违约情况,也没有影响到公司。“中迪·花熙樾”项目有一部分已经交付,具体进展请关注后续的公告。

今日(11月29日),*ST中迪控股权拍卖又将进行,不管结果如何,都是在翻开“故事”的新一页,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