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嵘控股扣非净利连亏六年 跨界“有瘾”难觅归途

华嵘控股扣非净利连亏六年 跨界“有瘾”难觅归途
2022年04月01日 00:46 证券日报之声

本报记者 李万晨曦

3月31日,华嵘控股发布2021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亿元,同比减少7.0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86.37万元,由去年同期的盈利994.52万元转为亏损。

上市近18年,华嵘控股亏多盈少,累计亏损5.26亿元,公司扣非净利润已连续6年亏损,频繁重组均告失败。

控股股东频繁变更

华嵘控股成立于1997年11月20日,于2004年6月7日在上交所上市。上市以来,华嵘控股经历了多次更名,从“春天股份”到“国药科技”,再到“仰帆控股”,直至如今的“华嵘控股”,期间还多次被ST,徘徊在退市边缘。

因2017年度、2018年度连续两年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值,2018年度经审计的营业收入低于1000万元,公司股票曾于2019年4月29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变更为“*ST仰帆”。

2019年,公司年报经审计的净利润指标涉及退市风险警示的情形已消除,也不触及其他退市风险警示的情形。但根据相关规定,鉴于公司主营业务收入规模较小、盈利能力相对较弱,自2020年5月13日起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ST仰帆”变更为“ST仰帆”。

上市以来,公司经历了多次控股股东变更,初期曾先后尝试卖身于青岛中金实业、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但未果。直到2009年,公司成功卖身于仰帆投资。2016年,仰帆投资将所持股权转让给上海戎淳,但上海戎淳的接盘之路并不顺利。2015年,“中天系”旗下企业开始持续增持仰帆控股股份,到2017年持股已接近32%,远超持股比例为21.59%的上海戎淳。随后,双方上演了一场股权争夺大戏,最终“中天系”入主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公司于2020年11月6日更名,股票简称变更为“ST华嵘”。

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资产总额1.21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3612.64万元。2020年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0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994.52万元。公司业绩盈利后,股票简称由“ST华嵘”变更为“华嵘控股”。

虽然公司2020年归母净利润转正,但扣非净利润依然为负值。历年年报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1年,公司的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249.62万元、-724.81万元、-865.35万元、-707.33万元、-429.89万元、-903.38万元,已连续6年亏损。东财Choice数据显示,2004年上市以来的18年里,公司累计实现净利润额为-5.26亿元。

一名市场资深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华嵘控股命途多舛,几次转型均告失败,主要原因是大股东在经营能力和资产整合方面存在一定问题。公司历经几次大股东易手,但可惜的是,各个接盘方接手后均无法提振公司主业,又无法引入优质资产。

曾因股价“抢跑”收监管函

业绩承压下,华嵘控股也在主动寻求突破。2021年,公司公告了两次跨界重大资产重组,但都以失败告终。

2021年7月17日,华嵘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盛青松、谭庆忠等合计7名股东所持有的申瑞生物80%股权。公司拟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此次重组若完成,华嵘控股将介入体外诊断试剂行业。

然而这次转型并不顺利。2021年9月4日,华嵘控股发布公告称,因公司与交易对方就重组估值分歧较大,核心条款无法达成一致等因素,双方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华嵘控股在披露重组预案不久,便收到上交所对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预案信息披露问询函。对此,公司一拖再拖,三次延期回复上交所问询。

2021年12月15日,华嵘控股表示,要将芯超生物100%股权收入囊中。芯超生物经营范围包括组织芯片技术及其他相关的生物医药技术、保健品的研发;科研及临床检测试剂(除药品及危险化学品)的研发等。

时隔不到半个月,华嵘控股又发公告称,因涉及的交易方数量较多、各方需求差异较大,特别是交易对方未就业绩承诺及补偿事项达成一致意见,公司经研究决定终止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7月份和12月份的2次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之前,华嵘控股的股价均出现异动。其中,第一次停牌日为7月5日,在停牌前的6月18日至6月24日的5个交易日,该股累计上涨20%,其中6月21日报收涨停。在6月3日至6月7日,该股连续3日涨停。第二次停牌日是12月15日,停牌前的12月13日和14日,该股股价连续报收涨停。

2021年12月20日,华嵘控股披露公告称,公司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发送的《有关内幕信息风险事项的监管工作函》显示,相关重大资产重组公告披露前,公司股票已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存在内幕信息提前泄露的可能。

《证券日报》记者于3月31日上午致电公司董秘,提出公司在2021年业绩亏损的背景下将采取哪些应对措施、后续是否还会通过外延式并购方式进行转型等问题,但对方表示“不方便回答”。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