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民对话苏世民:即使能赚很多,也绝不要做赔钱的事情

朱民对话苏世民:即使能赚很多,也绝不要做赔钱的事情
2020年06月21日 11:00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来源 | 新浪财经

6月17日,黑石集团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苏世民,与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朱民进行在线对话。

对话中,朱民就如何理解在《苏世民:我的经验与教训》中提及的将事业做“大”的含义以及坚持与灵活的平衡等问题与苏世民进行了交流。

苏世民表示,要想成功并且希望在某件事情上取得独一无二的成功,至少应该把100%的精力投入到这件事情当中;当你有一个好的概念,就要继续前进,即使被拒绝。但如果有人告诉你原因,并且很多人开始告诉你同样的事情,这个时候需要灵活。

同时,苏世民回忆了过去在经济环境不好的时候收购希尔顿、买卖办公楼等投资行为,他认为,一个优秀的投资人首先要做一名优秀的“天气预报员”,他会多次测试所做的每件事情,如果认为有可能赔钱,就不会做,即使能赚很多。

以下为对话实录(有删减)。

 1 

想取得独一无二的成功

至少投入100%的精力

朱民:非常荣幸邀请到苏先生和我们一起谈论他的新书《苏世民:我的经验与教训》,这本书在第一章就非常有趣,您说要做大。您提出,既然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在工作上,为什么不做大呢?我的问题是,如何来定义“大”?

苏世民:我一直觉得如果你要做什么事的话,就应该做一些杰出的事情。因为我们每一个人在生活中只有这么多的时间,我们只能把我们的努力放在我们所做的一两件真正伟大的事情上。要想成功并且希望在某件事情上取得独一无二的成功,你至少应该把100%的精力投入到这件事情当中。如果你想做到最好,你想获得最大的成功,就必须付出那样的努力。你不妨看一看可以无限扩展的东西,选择一个本身很大的领域,看一看你是要自己创业,还是加入一家机构来实现你能想象的最大成功。你能创造些什么?那是你应该花费时间的地方。

朱民:是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但是您如何来定义“大”?当然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刚才您也提到了,需要有远大的志向吗?还是说需要扮演一个很大的角色?选择一个很大的产业?

苏世民:首先随着你对事情了解的越来越多,你会不断地重新定义。比如说阿里巴巴,与马云交流的时候他曾经告诉我,在公司非常小的时候,两次濒临彻底失败,他最终想出了一个营销所有产品的主意,组装并营销产品,当然他的目标是在你开始做的好的时候就要考虑在网上大规模销售产品,有做大的想法,而这种想法以前是不存在的,这意味着你要接触到在中国的每一个客户,因为在你刚开始的时候,你只想接触当地的客户,所以你想要的是一个可以无限扩展的概念。

怎么才能在你所做的事情上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呢?不仅仅是完成它,仅仅完成它并不重要。在现实世界中,人们看着这个成果,认为你已经有所成就,但是如果你所做的是一个更大的概念,你就会有很多创新的机会。在一个巨大的领域里,比如人工智能、医疗保健等方面,都有你可以做的各种事情。你要关注与你的能力相关的方面,以确保当你开始做的时候它就会成为足够大的领域。在那里你可以不断创新,不断变化,不断成长,你要不断使自己兴奋,因为没有人喜欢一遍又一遍地做同样的事情。

 2 

灵活性存在于大方向之内

朱民:在另外一个章节中,您谈到要持续的坚持拜访,我认识您很多年了,坚持是您的性格之一,您认为在哪些方面我们要坚持,哪些方面要灵活?您如何定义拜访和坚持拜访?

苏世民:所有人在所做的事情当中,都会决定要尝试和实现一些东西。就我而言,我能想到的是1986年筹集我们的第一只私募股权基金。比如说我们要给大约450个人发文件,我和他们所有人都进行了确认,结果几乎每个人都拒绝了我们,这就是坚持拜访的定义,它可以让人变得非常沮丧,但是我有一个愿景,我知道我想做什么,我想尝试创建首只世界上最大的基金,因此要想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计算出我们能见多少人,每个人可能能拿出多少钱。有了好的概念,准备充分了,出去以后发现几乎没人把你当回事,这时候你要么放弃,要么继续前进。具有讽刺意味的,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是前17个人都说“走开,我们不觉得你有趣。”这些其实是我们最好的潜在客户。然后我们去找了第18位,其实我觉得没有什么希望,但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第18位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投资者,他在午餐的时间看到我说,“天啊,我喜欢你的介绍,我给你出1亿美元。”我当时简直要从椅子上掉下去了,我完全没有想到。所以,如果你有一个好的概念,就要继续前进,即使被拒绝。但是如果有人告诉你原因,并且很多人开始告诉你同样的事情,这个时候你就要灵活了。你要说好吧,我想我某处弄错了,基本想法是对的,但是我遗漏了一些东西,我一定要来纠正。因此灵活性在你的大方向之内。

 3 

做一名优秀的“天气预报员”

朱民:我在书中读到了您对希尔顿的著名的赌注,那要追溯到2007年,我们都知道我们即将面临危机,但是您看到了机会,所以您决定进入。我记得它大约有190亿美元的规模,您为希尔顿筹集了资金。危机来了,您很难偿还这笔债务,所以您必须努力工作几年,等待一切恢复正常。大约十年后您卖掉了希尔顿,赚了很多钱,但是问题是房地产市场有三种完全不同的情况,第一次您说不,第二次您先买后卖,第三次是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您决定进入。当时对整个世界来说都是非常困难的时期,但是您仍然赚了很多钱。为什么?您坚持的原则是什么?在这三件不同事情的背后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苏世民:第一个是我本来想做的事情,我们在黑石做的是查看收到的信息,传来的信息是印度的原始土地出现了巨大的通货膨胀,西班牙的公寓也有供应过剩,我们可以把德国大部分转移到西班牙,但是仍然有多余的单元。美国的房地产当时也经历了非常高的通胀,所以基本上那是你远离房地产的时候。

我们决定对房地产大幅削减投入,不仅仅是在房地产领域,而是卖掉房地产,甚至是私募股权。在我们的信贷业务中也停止向房地产公司贷款,并在次级证券中持有大量空头头寸,这些证券基本上都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崩溃了,但我们却赚了很多钱。这种决定的做法是使用小块数据来看出正在形成的一个新的模式,一旦你看到了这样的模式,并且早于其他人看到,就要付诸行动,而且方方面面要步调一致。我的大脑的运作方式就是,我总在寻找新的模式,总在考量那些无意义的数据或者正在发生的事情。大多数人会忽略这些,因为这些不符合他们的业务知识,当然也不符合我的知识,但是我知道这条信息会给我指明一条通向未来的路。所以我们在房地产上作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山姆·泽尔拥有一家名为股票办公室物业(Equity Office Properties)的公司,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办公室公司,我们听说他对卖出感兴趣,所以我们就打电话给山姆。收购的原因很简单,假设一个写字楼的价格是100,但是这家公司太大了,没有人出100,你就能以很大的折扣购买大量的房地产,如果我们能付85,我们就有了15%的利润空间,如果能够利用银行借款,利润空间会比15%还要多,所以除了买入其实你什么都没有做。我们有世界上最大的房地产投资基金,没有人能打败我们。后来我们收购了这家公司,但是我变得非常紧张,因为我的第一个假设是我以为一切都要崩溃了。

当我知道我们要买它的时候,我就对手下人说,我很紧张,大势会变得很糟,我想卖掉我们买入的一半。此前,全球最大的一笔房地产购买量是100亿美元,用了他们一年的买入和卖出才达到了这样的量级,而我们仅仅买入这项房地产就达到了400亿,所以我想卖掉其中200亿美元的房地产。就在买入的当天,我们就让公司所有的人都去销售这家公司的一半,然后让另一波人购买这家公司,这样的话我们就能享受15%的折扣。我们做到了,这算是创造了巨大的利润,而大势变得更糟了,这也是我预料到的。实际上,我们以更低的成本创建了这家公司,因为我们靠全价收购节省了成本。当我们购买了400亿房地产一个月的时候,我们卖出了300亿,这让我们实现了越来越多的利润,使得剩下的100亿非常保守,我们在100亿美元上赚了大约2.8倍的钱,然而几乎所有接手我们这些办公楼的人都破产了,因为大势确实崩溃了,这就是我们这么做的原因。

希尔顿是在2007年7月初完成的,当时美国的信贷危机几乎是在同一个月发生的,经过了一年零三个月的信贷危机不断加剧,直到2008年9月导致了金融危机。我们为什么要买下希尔顿呢?因为它是一家有趣的公司。它由四种不同的业务组成,从未整合业务,所以经营着四家独立的公司,这四家公司本应该合并在一起,他们也很倦怠,停止了全球扩张,可能是有特殊的原因,停止了大约20年,所以我们有很多扩张的工作要做。我们相信我们能做到,如果我们把这四个业务整合在一起的话,每年可以节省5亿美元,将5亿乘以12倍或者是15倍的时候,这是一个巨大的估值。因此我们收购了这家公司,尽管我们认为大势可能变得更糟。当我们收购这家公司的时候,实际上我们认为希尔顿容易在大环境不变的情况下生存下来,而且我们可以额外获得10亿美元的利润,所以我们买下它的第一年,就开始获得利润,希尔顿也开始发展了。然后发生的事是大势结束了,价格都变得非常疲软,但是当我们买下它的时候我们赚到了170亿,过了一年170亿变成了190亿。在金融危机当中利润变成了13亿,所以这并不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我们执行了我们的计划,这也成了私募股权史上最大的利润,高达140亿美元。人们不明白我们在做什么,但结果证明是成功的,这就是我们如何先假设认为大势将会崩盘,做了两件非常有利可图的事情,也许这就是我们不同于大多数其他公司的原因。

朱民:我认为前两种情况相对容易,您看到了模式决定停下来,第三种情况更令人惊讶,因为我们看到了暴风雨已经来临,信贷市场紧缩,您仍然决定冒险,那时候紧张吗?您有没有想过可能会失败?是什么让您可以在非常困难的时期信心满满的这样做?

苏世民:首先要做一名优秀的“天气预报员”,如果你知道会有暴风雨,就一定要带一件雨衣、雨帽、雨伞,在我们的业务当中这样做的方式是假设情况会变得非常糟糕,你就设计所谓的资本结构,也就是你的借贷期限,以确保借钱给你的人不会在下雨的时候强迫你还钱。我当然认为这块的情况会变坏,房地产崩溃会影响大势,但是我们设计了一些东西,我们安排了很多额外的钱来渡过这场风暴,我是一位长期投资者,并不担心一两年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有一个座右铭是“不要赔钱”。我们会测试所做的每件事情,并且多次测试,如果我们认为真的有可能赔钱,我们就不会做,即使能赚很多,我也绝不会做赔钱的事情。一旦你知道风险是什么,假设出了错,我们能挺过去吗?这是一种不同的思维方式,这对公司有保护的作用。在公司的早期,我们亏损了,人们对我大喊大叫,我家人都不会对我大喊大叫,所以我对人们说的话和他们的说话方式非常敏感,有人尖叫着说我是白痴,说他们后悔遇见了我。我觉得我都要哭出来了,我很惭愧,我让他失望了。我说,在我的职业生涯中,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所以我们建立了一个机制。你说,苏先生,你很勇敢。不,我不是勇敢,我只是看着所有可能出错的地方,然后问自己能处理好吗?如果我们能设计一些东西来处理它,并且做了以后能创造巨大的价值,那时才会决定做。

 4 

10分人才的判断方式

朱民:我们作为您的受众知道25条原则在中国已经受到了广泛的讨论。第23条原则是要雇佣10分人才,10分人才会雇佣其他的10分人才,问题是您说的10分是指什么?怎么能找到10分人才?怎么保证团队里都是10分人才呢?

苏世民:人的基本天赋是不一样的,你不必成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人,但是你要找到在所从事的领域有这种能力,能做到卓越的人。你要找的是一个天生的领导人,非常智慧,善于管理人,有第六感,知道在黑暗中要去哪里,如何在黑暗的地方找到通向光明的路。你想要一个有着非常好的个性的人,一个能调动其他人积极性的人,一个能评估别人才能的人,一个有着无尽好奇心和决断力的人等等。你也希望那个10分人才能够很好地应对压力,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有时它会改变你的行为方式、你周围人的行为方式,或者你对事物的评价方式。因此我认为,能够处理压力的人永远不会紧张,他们是天生的领导人,天生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人,这不仅仅是在商业领域。

10分人才的眼神中会有一些神情是与众不同的,你可以看到他们的热情和活力。当你看到这一点,并且与他们接触时,他们会认真听你说的每一句话,并且消化成别的东西。有时候当我面试别人,我甚至不知道如何进行,可能我会做一些别的事情。如果我在做的事情令人兴奋,就会开始和他们谈论这件事情,如果那个人害怕这样的对话,那么他可能就不是你想要的人。如果他们看着这件事情说,这不是今天我们要聊的,但是真的很有趣,他们会假装自己就是你,进入你的大脑,这样就能跟踪你,完美追随你,这就是10分。

如果人们的年龄超过了40岁,他们的名声就代表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你在面试一个45岁的人,你遇到的每一个认识他们的人都说这是我曾经见过,或者共事过最棒的人之一,那么他们非常棒的几率就会接近100%。如果他们说,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是他身上真的有问题,你也可以看到他的热情度非常低,即使你喜欢这个人,他在你的组织中成功的机会也非常低。因为不会每个人都错了,错的可能是你。

10分的人并不多,但他们一般都能够彻底改变任何组织,无论是大学、智库还是商业企业。

 5 

我想帮助每一个人尽其所能成就自己

朱民:股票市场正在蓬勃发展,并且出现强劲的反弹,我看到标普私募在一周的高点回到了22倍,在过去20年当中平均为18倍,您认为这种情况会持续吗?

世民:我认为,市场预计可能在两年内实现全面复苏。人们对疫苗的开发非常乐观,这种乐观情绪是有生命力的,有趣的是,市场不是你想的那样,当你看一些股票市场指数时,比如说标准普尔指数,人们使用的这500种股是把非常大的权重给了大型科技股和医疗保健股。现在的情况是科技行业已经繁荣起来了,卫生保健其中的一些重要指数被歪曲了,普通股票的价格没有那么高。我从事金融业差不多50年,每个人都对将要发生的事情作出预测,今天的预测是利率长期不会上升,没错这意味着利率会上升,但问题是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上升,而真的上升时,每个人都会猜错,这种情况会持续一段时间,当利率上升,市场可能会达到顶点,现在有一种动力,你碰的每样东西都会赚钱,所以让我们继续去碰,继续触摸。

朱民:过去几年您捐了上亿的资金,特别是给教育部门,比如清华大学的苏世民奖学金,麻省理工学院等等,是什么让您这么做?

苏世民:过去五年左右,我捐了大约10亿美元用于教育,我以前从来不相信我会有那么多的钱,更不要说送人了。我这样做是为了教育,因为我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是白手起家的。我的家庭没有特殊背景,我是在中产阶级中长大的,我摆脱困境并取得成功的唯一途径是因为我上了很好的学校,我学会了如何思考,如果我读的不是好的学校,我永远不会成为今天的我。我先是上了耶鲁大学,之后又去了哈佛商学院,所以在教育方面我就像是一个特权者,但从我的起点来看,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我相信,教育是好生活的通行证,我想帮助像我这样的人。没有什么资产就开始了人生的赛跑,我想帮助每一个人,让他们尽其所能成就自己,在我看来我的努力是有效的。我对人工智能,以及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影响非常感兴趣,我想确保它们的发展没有问题,所以我捐钱给麻省理工学院启动了新的计算机学院,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是坚信这一点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