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保基金入股蚂蚁背后的故事

社保基金入股蚂蚁背后的故事
2020年08月06日 12:00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来源 | 新浪财经

分享 | 王忠民(社保基金前副理事长 

7月20日,蚂蚁集团宣布启动在A股科创板和港股同步寻求上市的计划。在蚂蚁的股东中,全国社保基金是最大的外部股东。这笔投资,成为社保基金历史上收益率最高的一笔股权投资。未来,在国家需要的时候,这些收益会成为养老金进入每个中国老百姓的社保账户。

近日,社保基金前副理事长王忠民讲述了这笔投资背后的故事和思考。

王忠民 | 社保基金前副理事长 

问:很多人对全国社保基金了解的不多,社保基金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王忠民:2000年,国家决定财政部拨款200亿成立全国社保基金,通过投资帮老百姓赚到更多的养老钱,是社保基金的主要使命。

20年过去了往回看,国家当时成立社保基金这个决策,是非常有前瞻性的。2000年的时候,我们国家正处在人口红利期,老龄化苗头还未出现。但那个时候党中央和国务院预见到了未来的压力,成立了社保基金作为储备,应对未来的挑战。而且,国务院给社保基金的政策是免税,就是说投资收益全部都保存到基金里面去,不需要交税。

全国社保基金,由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负责,直属于财政部和国务院管理

全国社保基金和给老百姓发放养老金的社保部门不是一回事,两者是独立的。社保基金做投资,并不是直接用老百姓每个月交的社保钱。社保基金做投资,资金来源主要是财政拨款、国有资产划拨、彩票公益金,以及投资累计的收益。

20年过去了,社保基金资产总额达到了2.6万亿元,累计投资收益额1.25万亿元,年均投资率8.15%。未来国家需要的时候,经过国务院审批,这些钱可以划拨给社会保障部门,用来给老百姓发放养老金。

问:社保基金为什么会想到入股蚂蚁?

王忠民:入股蚂蚁,是蚂蚁主动发来邀请的。2014年大概3月的时候,马云带着当时的蚂蚁集团CEO彭蕾,还有投资团队来北京拜访社保基金。他们提出了邀请社保基金入股的想法。

当时我们觉得挺突然的,一方面那时候对蚂蚁还不了解,一方面当时社保基金不能投资民营企业。所以在现场,当时的谢旭人理事长没有给明确的表态。

那次拜访我没在现场,后来投资团队的同事跟我汇报了这个事情。我后来也没跟马云说,听到消息的时候,我内心其实是窃喜的,因为我们一直在等待的机会终于出现了。我一直认为,社保基金要为老百姓做出更好的投资业绩,必须看中国经济未来的增长在哪,不能只投国企和传统产业,新经济产业是我们必须进入的。蚂蚁是新经济最好的代表之一。

问:当时马云和团队的邀请,最吸引社保基金的是哪一点?

王忠民:他们团队来的时候,其实脑海里已经有了大概的投资框架的设想。马云重点说了两个问题:

第一个是为什么的问题。马云邀请社保基金入股,是因为社保基金代表的是老百姓。社保基金入股赚到的收益,未来会发到老百姓的口袋里。这样一来,老百姓可以间接分享公司发展的红利和成果。

他们来的前几天,阿里刚刚宣布启动赴美上市的计划。其实马云内心是希望阿里在A股或者港股上市的,这样国内老百姓可以直接买卖阿里的股票。但因为当时两地交易所在制度上都不允许“同股不同权”,所以只能去纽交所。这一点,马云当时是有遗憾的,所以宣布上市地后没几天,他就带队来了社保基金。

2014年9月,阿里集团在纽交所挂牌上市

港交所错过阿里,后来也痛定思痛进行了改革,所以2019年阿里也回到了港股上市。当然这是后话了。

第二个是怎么投的问题。第一次见面,马云和团队就主动提出了给社保基金“独家折扣”的设想。在股权投资里,给单一股东折扣是很少见的,内外部都会有压力。愿意入股蚂蚁的外部投资者很多也都很有实力,但社保基金是唯一被邀请的一家。我们感受到了对方极大的诚意。

问:马云的这个邀约,你如何评价?

王忠民:这个邀约是比较敞亮的。蚂蚁有高成长性,投资价值高。其次,马云说的入股的底层逻辑,和老百姓分享的这个逻辑,和社保基金的理念是一致的。蚂蚁的业务,支付宝、余额宝、花呗这些,业务底层的逻辑也是普惠性、国民性,让很多原先无法获得金融服务的人可以获得信用、贷款等服务。

社保基金去投资公司非常谨慎,我们投资代表的是人民的利益,也要用人民的逻辑来投。尤其是直接的股权投资,资金规模大,有比较大的政府、民众背书效应,安全是第一位的。所以,社保基金的直接股权投资,多半都是和民生息息相关的,金融、零售、交通领域的国有企业。

除了要有投资价值,投资声誉也得有保障。也就是说,这家企业本身在商业声誉、社会价值方面是被社会、民众认可的,也要有足够的贡献。蚂蚁也是符合这一条的。

最后,“独家折扣”这样的具体措施,具备可操作性,确实也感受到了蚂蚁方面的诚意。

问:社保基金内部对这笔投资有分歧吗?

王忠民:对于是不是要投,内部没有分歧。过去十几年,股权投资部一直是我在主管,早在2012年的时候,我就要求我的投资团队去研究和数字技术相关的公司。我有个观点,互联网的第一波红利,社交、电商这些TO C的业务,社保基金没有抓住。互联网第二波红利,我们不能再错过。第二波红利,我判断是在金融场景爆发,而数字化的金融业务,首先肯定是从支付上爆发,所以支付宝肯定在我们的视野内。

分歧在于怎么投资、投资价格上。当时按照社保基金投资管理办法,我们不能投民营企业。要入股蚂蚁只有两种方法可选:一是向国务院和财政部申请,走单项审批,也就是特批流程;二是争取政策放宽投资范围。当时团队内部有人觉得走单项审批好。我自己的态度比较坚决,要政策,不要走特批。

为什么?我希望让团队明白,社保基金要投资新经济领域是趋势决定的,我们不是为了这次入股蚂蚁去寻求政策支持,而是为了社保基金的长远发展。投资团队不能满足于找到一只 “蚂蚁”,以后还要去找其他更多的“蚂蚁”。只有政策上允许,这一块我们才能看的长远、做的持久。

当然,蚂蚁的这笔交易,客观上是推动了政策落地的。因为它有代表性,收益回报的确定性也高,能够让上级部门看到放宽投资范围后的发展空间和好处。所以,这一点上,要感谢蚂蚁的出现。

另外一个分歧就是投资价格。蚂蚁A轮估值350亿美元。2015年5月,这笔交易上投资委员会审核的时候,有人觉得这个估值是不是太高了,我们是不是投贵了。我当时就说不贵,蚂蚁做的是金融的数字化,离钱最近、流量最值钱。而且在金融这条产业链上,延伸产品或服务、商业化的节点是很多很多的。它的估值方法肯定不能参考传统企业的。即使是和互联网电商、社交对比,他的估值也应该是更高倍数的。

当时大家讨论预期收益率,我们也有做私募股权投资的部门,在签交易条款时,会有一个回报率最低达8%的要求。对于直接股权投资,要求是达到10%以上。但投资蚂蚁,回报率不是增长几个点的问题,而是翻几倍的问题。现在这笔投资的价值已经翻了四五倍。

问:争取政策支持,你们做了哪些工作?

王忠民:我们花了半年多时间,把投资方案理顺畅通,这里面包括很多的方案和材料,比如社保基金希望投资民营企业的思考、未来投资方向、线路,以及这次入股蚂蚁的情况、交易框架都梳理清楚。这些梳理清楚才能向国务院、财政部做汇报,等待审批意见。

从我们开始准备工作,到2015年4月国务院新政策宣布,历时接近一年。整体还是比较顺利的。不过对蚂蚁来说,可能他们会觉得等待的时间有点长。蚂蚁的A轮融资本来2014在年11月底要完成,其他股东都已经谈好了,就一直在等社保基金。我们也没法承诺他们时间,就只能等。最后的结果,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问:这笔投资里,关键的谈判是哪几次,大概过程是怎样的?

王忠民:这次投资,蚂蚁发出邀约后,我们一共去了三次杭州。

一次是2014年5月,我带队去蚂蚁做参观,了解公司的整体情况。那次主要是彭蕾和我聊,介绍了蚂蚁从支付宝慢慢发展到蚂蚁的10年历史。那次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让信用成为财富”。也就是说,信用取代实物,成了全新的“抵押物”,成了一个人获得各种服务、不仅仅是金融服务的凭证。这让我们对蚂蚁有了更乐观的预估,我甚至认为是便宜的。

第二次是2015年4月,那时候政策已经落地了,我带队去蚂蚁做投资前的尽调。那次是马云和我聊。我当时问他阿里和蚂蚁的对手是谁,他给我一一做了列举。那次我感受到,马云是个比较清醒的成功者。对于一个公司来说,没有危机感是最危险的,保持危机感就会减少犯错,保持了纠正错误的能力。

第三次是最终谈判,当时的社保基金理事长谢理事长带队,那次会议马云、彭蕾、井贤栋都在,两边的投资团队也都在。入股金额、占比、折扣等核心条款都在这次会议上最终确定。

问:当时如何给蚂蚁估值?

王忠民:之前也提到了,在金融这条产业链上,延伸产品或服务、商业化的节点是很多很多的。它的估值方法肯定不能参考传统企业的。即使是和互联网电商、社交对比,他的估值也应该是更高倍数的。如果说社交、电商的成长是平方级的,那蚂蚁这样的数字金融的公司的价值成长,应该是立方级的。

在我们自己的团队去做尽调前,我们也请了外部的专业机构去做尽调,给我们一些参考。公司估值最终是一个市场判断,是市场给的预期和价格,不是谁能单方面决定的。

问:这笔投资的收益率,是社保基金目前为止收益率最高的股权投资吗?

王忠民:毫无疑问,肯定是的。蚂蚁没上市时,就已经是了。

现在有点遗憾,当年没在投资条款里附加一个条件:只要是蚂蚁集团内部孵化出的子公司,社保基金都默认入股5%。比如蚂蚁的区块链业务,金融云业务(笔者注:2018年后,金融云业务已经隶属于阿里云),这样的科技子公司,未来也将是立方体级增长。

问:这些投资收益,真的会用来给老百姓发养老金吗?

王忠民:上面也提到了,社保基金和发放养老金的社保保障部门是两个独立的单位。社保基金投资资金来自于财政拨款、国有企业资产划拨等,而不是老百姓缴纳的社保钱。

社保基金的余额资产、收益是一种储备资金,不会马上、立刻分配给缴纳社保的人。但在未来养老金账户余额不足的时候,作为储备性资金的投资收益就要派上用场。经过国务院的审批,这些资金就会给到社保局,给老百姓发放养老金。

随着老龄化加大,国家发放养老金的负担越来越重,所以社保基金的投资收益会越来越重要。

问:社保基金的投资收益率,在全球范围内属于什么水平?

王忠民:在全球应该是前30%的水平。

问:在蚂蚁之后,社保基金有直接投资过其他民营企业吗?

王忠民:蚂蚁是第一单,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单。我们管理的钱,是未来要给老百姓发养老金的,所以我们对投资标的要求还是蛮高的,要同时符合回报价值、社会声誉、以及社会价值。这样的公司并不好找。

问:你在社保基金工作了十四年,你如何评价它的发展和成绩?

王忠民:前面也有提到,国家设立社保基金是个很有预见性的决策。这20年,社保基金一步一个脚印,有很多的尝试,比如股权投资、私募股权投资、另类债权投资,国有股权的划拨和国有股权的投资,都是从无到有,也都有经典的案例。社保基金也需要成长,慢慢突破自己的边界,慢慢成长。

问:蚂蚁宣布上市计划前,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消息了?你怎么评价它在科创板上市?

王忠民:我也是从媒体报道知道这个消息的,那天朋友圈被刷屏了。我发了条朋友圈,后来手机一直响,全是向我祝贺的。我就拟了个统一回复:同喜同喜,希望大家以后都能搭上中国数字金融的快车。

科创板开市一年,需要蚂蚁这样的大公司、好公司来做“压舱石”。对于国内股民来说,能够直接买到他们的股票,也是一大利好。希望未来有更多优质的公司留在A股,让老百姓得到实惠,让国内经济发展更有活力。

- 合作联系方式 -

邮箱:guor@daonong.com

手机:18611590517

座机:010-62766066 转 830

↓↓↓↓↓↓ 绿公司联盟咨询:杨帆(微信ID:PR-CEC)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