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亿元改变103万人的命运,恒大决战深山倒计时

110亿元改变103万人的命运,恒大决战深山倒计时
2018年12月07日 21:29 华商韬略

他带去的见面礼把当地人吓到了。

文/ 华商韬略 王中美

2018年12月1日,在乌蒙山腹地毕节市大方县,恒大扶贫队已奋战1096天,他们恪守红军一般的铁律:下乡入户自带干粮,不拿群众一钱一物。

【改变】

42岁的龙国权一家,此前困于大山深处的安乐乡青松村,4口人挤在20平米的破旧木屋里,家里最值钱的物件是炉子和几口锅,墙壁四处透风,冬季痛苦难挨。

由于左手先天性残疾,龙国权在城里找不到工作,只能靠夫妻俩耕种两亩玉米地勉强维持生活;一双儿女上学往返要翻山越岭四个小时。

2016年底,他们家来了三位“不速之客”,其中一位自称是恒大集团的扶贫队员。三人把他们家的家人、生活、生产、收入情况问了个底儿掉,问他愿不愿意走出大山,免费住进城里的“洋房”,还有人专门对他进行技术培训帮忙找工作。

“天下还有这样的好事?”龙国权最初本能地怀疑。经过私下里“调查”,他了解到恒大是一家靠谱的大企业,才放下顾虑。

半年后,龙国权庆幸自己相信了对的人。一家4口不仅搬进了位于县城奢香古镇的80平米新房,有现成的家具家电,还享有70年免费居住权。

龙国权算了算,“这个房子按市场价至少要二十几万。当时有些老乡不相信,还不愿意搬”。

在新家,孩子上学不再受苦,学校就在马路对面,同样是恒大援建的新学校,步行只要几分钟。

龙国权自己则通过参加恒大举办的就业培训班后,在大方县达溪烟草站做上了技术指导,月薪3000元。

高兴之余,龙国权还把年迈的母亲接到了新家一起享受生活。“各种条件都太好了,收入也稳定,娃娃上学也方便。旅游季的时候全国各地的游客都来到这里,我们全家吃过晚饭就到古镇里看各种表演。”

在奢香古镇,像龙国权这样走出大山的困难群众有一万名。他们在奢香古镇的新家,是恒大投资7.1亿元建成的易地搬迁县城安置区。

为了给困难居民创收,古镇被打造成了4A级旅游景区,配有商业街。入住的居民既可以经商,也可以从事物业、保洁等工作赚取薪水,还能拿到租金分红。

面对变化,龙国权们感慨:“做梦都想不到会有今天。”

顺着龙国权的手指方向,笔者步行8分钟,来到他所说的恒大民族中学。

一位老师介绍,这所学校是恒大在大方县援建的26所学校之一,是一次性补齐当地教育资源短板的重点项目。

全校可容纳1500名初、高中学生。自去年9月1日投入使用后,已有1312名学生入学,不仅解决了奢香古镇搬迁户子女的教育问题,也接收周边条件困难的适龄学生。

该校最引以为傲的,是在恒大的帮助下拥有了双师课堂——清华附中的老师在投影仪上讲,民族中学的老师在现场辅导,产生“1+1>2”的效果。这在贵州全省都是少见的。

民族中学的一位老师说:“知识改变命运,这所学校给每个困难家庭带去的其实是改变命运的希望。”

以恒大援建的11所小学、13所幼儿园、1所完全中学、1所职业技术学院计算,大方县已有上万个贫困家庭正沐浴在对未来的希望之中。

【结缘】

大方县的贫困由来已久,其所处的乌蒙山区,是我国贫困面最广、贫困程度最深的特困区之一,毕节市则是乌蒙山区的贫中之贫、困中之困。

由于山峦起伏,沟壑纵横,路难修,水难通,电难架,当地百姓大都自建泥石房,将房前屋后的荒地拓成薄田维持生计。

除经济来源单一外,也有不少家庭因病、因残致贫。而信息闭塞导致的思想观念守旧,也成了进取致富的深层障碍。

大方县94.8%处于集中连片特困区,28万户家庭中,平均每5户就有一户处特困状态,涉及18万人口。这些家庭年人均纯收入低于2800元(2015年末)贫困线。

即便自小生活困苦的许家印,在第一次考察时也吃惊不小:“有些深山里面的村民,出来一趟要五、六个小时,很多老人一辈子没出过大山。得了病,没有钱看病,也没有地方看病。”

许家印出生在河南豫东最贫穷的地方。刚一岁多时,他的母亲因没钱看病撒手而去。“从小到大我是吃地瓜和地瓜面长大的,铺的、盖的、穿的都是补丁摞补丁。”

历尽凄风苦雨考上大学后,许家印每月靠着14元的国家助学金完成学业。

相似的经历,令许家印更了解山里的民众需要什么,这也正是他数年坚持公益的初心所在。

八次获得“中华慈善奖”的许家印曾多次表示:“我和恒大的一切,都是党给的,国家给的,社会给的。饮水思源,我们一定要回报社会,一定要积极承担社会责任,一定要多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在中国,30年扶贫令大部分贫困问题得以解决,至今尚有7000万贫困人口、832个贫困县属难中之难,大方县便位列其中。

2015年11月28日,中央发出精准扶贫冲锋号令,提出确保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迈入小康,精准扶贫成为中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三大攻坚战之一。

这一天,许家印看完《新闻联播》,连夜召集高管开会,部署参与扶贫工作。

20天后的12月19日,在全国政协与贵州省政府的见证下,恒大集团和大方县签下结对帮扶协议。

薄薄的两页纸,承载了数万家庭几代人的命运。在恒大遍布全国的项目里,这个扶贫项目让许家印颇为挂心。

到2018年12月1日,被称为恒大“铁军”的扶贫团队已在乌蒙山区奋战了1096天。三年之约进入倒计时,恒大的履约历程令各界关注。

【恒大模式】

2015年底,许家印第一次去大方县考察,他带去的见面礼把当地人吓到了——

十几米长的大货车整整有60辆,排着长龙阵开进了县城。车上装着送给全县28万户村民的28万桶油;58000户贫困家庭还额外收到了200元过年费。

不过,在贫困户记忆中,企业家来捐款捐物的次数不算少,这家叫恒大的企业虽是罕见的大手笔,估计也是一阵风,走走过场。

然而,事情的进展超出他们的想象。

许家印眼中的精准扶贫,就是变“大水漫灌”为“滴灌”,针对每个困难户的具体情况对症下药,变“造血”为“输血”,授之以渔。

落到实处,就是要摸清58000个困难家庭有什么需求,用什么样的方式可以让他们彻底脱贫且不再返贫。

为掌握详细的第一手资料,恒大专门抽调团队,挨家挨户追踪零散分布在乌蒙山深处的贫困家庭,搜集全面信息。

那段时间,跋山涉水、夜以继日、苦口婆心就是队员们的日常——

有的地方要徒步数小时;有的农户要多次回访;有的山地甚至挑战极限——一个老司机在下坡急转弯时来不及刹车,直接掉进沟里,所幸没有造成伤亡。

极限付出换回的,是涵盖大方县所有贫困人口信息的大数据库。

经系统、综合分析后,恒大制定出易地搬迁扶贫、产业扶贫、吸纳就业扶贫、发展教育扶贫和特殊困难群体生活保障扶贫五项措施,全面惠及18万贫困群众。

经过将近三年的奋战,大方县易地搬迁脱贫的已有20000人。他们离开水、电、路不通的深山,住进50个高标准“恒大幸福新村”。

在幸福新村附近,每个贫困家庭可以领取两个蔬菜大棚获得持续收入,也可在恒大与龙头企业合作提供的肉牛养殖、乡村旅游等配套产业中获得收益。

恒大引进的龙头企业在产业扶贫中发挥了极大作用。

在当地,天然的产业资源并非没有,只是农户们缺少市场意识,也不懂新技术、新模式,仅一味地沿袭传统,埋头种植低产、低收入作物。

凤山脚下的火封丫村,以前种植传统玉米,收成再好,一亩地收入不及千元。

恒大在政府支持下通过土地流转,将玉米地变成了蔬菜大棚基地,农业龙头企业地利集团进驻后,打造出“龙头企业+合作社+基地+贫困户”的经营模式。

贫困户只管出力种植管理,地利集团根据市场方向提供适销的种子和种植指导,并以市价收购,解决销路问题。高效的产业闭环下,大棚可以一年种收三季,收入翻倍。

此外,贫困户还可拿到土地流转费用及在基地务工工资,年人均收入超过4100元。仅火封丫蔬菜基地就覆盖了104户贫困户。像这样的蔬菜基地在大方县有112个。

用同样的方式,恒大依托大方县原有的天麻、皱椒等产业资源,建起了中药材及油用牡丹、猕猴桃、肉牛养殖等产业化基地370个,引进43家上下游龙头企业。这些基地辐射的贫困户年人均纯收入超过5500元。

在恒大的多层次扶贫措施中,吸纳就业扶贫为有志于外出务工却一无所长的劳动力创造了良机,通过恒大提供的职业技能培训后,20851名贫困人员走上恒大集团及其合作企业的工作岗位,年人均工资4.2万元,实现“一人就业,全家脱贫”。

【恒大精神】

自恒大进入大方县以来,当地人最大的感受是,大方开始“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2016年,一座座新村和学校便接连拔地而起,一座座产业基地热火朝天,牛羊满棚、瓜果飘香;2017年,贫困群众已经陆续搬进新家,开始新的人生之旅;福利院、敬老院里,也早就幸福满堂。

持续关注扶贫工作的贵州省政协主席王富玉,向全国政协汇报恒大扶贫情况时用了六个“没想到”:

一是没想到恒大的行动这么快;二是没想到措施这么实;三是没想到项目这么全;四是没想到建设标准这么高;五是没想到项目谋划这么远;六是没想到恒大精神对大方县干部群众的影响这么大。

恒大精神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一路探访中,笔者似乎找到了答案。

在前往各地的途中,几乎遇到的每个恒大人,都能随口讲出贫困家庭的一串串故事,张张年轻的脸上挂满真挚和热情。

然而工作中的他们,却恪守着当年红军一般铁的纪律:下乡入户自带干粮,不拿群众一钱一物。

有的餐馆听说是恒大的人,想免收餐费都不成;老乡家里最舍不得吃的,见到恒大人都想第一个奉上;谁家有了麻烦事,首先想到的还是恒大人。

一位队员激动地说:“这是对我们的最大信任,也是我们最骄傲的收获。”

这种融入群众、一帮到底、说到做到的精神在恒大是自上而下的。

一次深夜,许家印检查扶贫工作时问一位负责人:“你知道一个蔬菜大棚用多少钢筋和塑料膜吗?现在集团采购价格优惠,那三五年损耗后重新购买,当地采购有问题吗?”

此后不久,恒大就在当地成立了专门的材料供应公司,让受助群众在恒大离开后也没有后顾之忧。

大方县的相关机构干部则在联合办公中,深刻感受到了世界五百强管理层的狼性,从最初的不适应到现在的默契配合,背后是恒大带动下当地干部工作能力的提升。

在恒大影响下,大方全县305名企业家自愿担任298个村的名誉村主任,积极参与社会扶贫,一场全民扶贫战袭卷大方。

县委书记张瀚时对此感慨:“恒大集团给大方人民带来的,不仅仅是价值30亿元的物质财富,更重要的是无比宝贵的精神财富。这将永远激励全县人民‘弱鸟可望先飞,至贫可能致富’。”

“扶贫先扶智”,张书记渴望的正是贫困群众的内生动力。恒大队员在工作中也发现,有些贫困户因对未来无望,处于混沌度日状态,队员们费尽心思,付出很多努力,却收效甚微。

凤山乡张正英老人的两个儿子就是其中的典型。两人兜里没钱了就出去打工,赚回零花钱又回到家喝小酒,得过且过。

搬进幸福二村后,受邻居影响,两个儿子开始分赴山东、广东打长工,83岁的张正英终于如释重负,开始享受新村里的一切。

1096天中,恒大带给乌蒙山区的惊喜已不止于此。

2017年5月,恒大宣布追加80亿无偿投入,复制大方县经验,帮扶整个毕节市,让7县3区103万贫困群众到2020年脱贫,“不脱贫,不收兵”。

随后,恒大组建了2108人的扶贫大军,进驻乌蒙山区扶贫前线,“恒大速度”开始在毕节各县每天上演。

至今年5月,除大方县外,恒大已协助毕节各级政府帮扶17.94万人初步脱贫。黔西县经过国家审核,已摘掉贫困县帽子。

未来两年,恒大将为余下的72.46万人稳定脱贫,发起最后的攻坚战。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