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净赚3800%到爆亏90%,嗜血资本绝命狂奔...

从净赚3800%到爆亏90%,嗜血资本绝命狂奔...
2019年01月02日 18:33 直面传媒

编辑

文/私募工厂

2018确实是一个多事之秋。

区块链在年初先声夺人,像病毒一般在公众视野中炸裂开来;紧接着小米拼多多又在年中成功上市,向我们诉说了一个关于消费降级的故事;年末,那些曾经抛弃你的同龄人们,现在已经欠你199了……

整个2018的资本圈好似一口沸腾的大锅,收割着眼球,流量和金钱,可当冬天来临时,我们才发现,原来里面什么都没在煮。

5块钱进,

一分钱出的数字游戏

关于2018该如何定义,改革之年,转型之年,熊市之年…站在不同的立场会有完全不同的解读方式。

但是,如果我们把时针拨弄回一年之前,大家一定会不约而同地以为,2018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之年!

这一切都要从徐小平的那次“不可外传”的内部消息开始说起:

编辑

其实作为一个创投教父,徐老早在2013就身先士卒,给初出茅庐的火币网砸上了数百万的天使投资基金,而当初火币网刚成立一周年的时候,徐老还让自己的合伙人王强跑去给人家站过场。

在长达四年的等待之后,自觉时机成熟的徐老,就以这么一个戏剧性的方式,把这个还不怎么成熟的技术带到了贪婪的资本猎头面前。

于是乎,一石激起千层浪。赌徒,骗子,自作聪明的投资者,无知无畏的梦想家,还有跟风吃瓜的围观群众,拼凑出了一场装模作样的流量狂欢。

在突破天际的收益数字面前,每个人,都变得异常亢奋和飘忽:

编辑

厂长一边为逆天的收益而惊叹《在区块链上赚疯了!沈南鹏,17倍!徐小平,38倍!神秘VC大佬,600多倍!》,一边也在提醒大家,ICO背后的巨大风险。

适当投资点币市尝试下没什么问题,但更多的精力,还是要放在对区块链技术的学习上。

编辑

就像薛蛮子说的那样,区块链是一杯带着泡沫的啤酒,不尝泡沫喝不到啤酒,但是泡泡占了百分之九十,真正的啤酒其实少之又少。

后面的故事我们也都知道了,从18年5月开始,数字货币的“待遇“就开始急转直下。光是11月25号这一天,比特币就接连捅破4200-3500点间的八道关卡,24小时跌近20%。

根据美国对冲基金研究机构统计的数据,截止到18年11月,全球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基金亏损逾70%。几乎是一夜之间,区块链就从炙手可热的香饽饽沦为了谈之色变的“害人精”。

编辑

像徐小平自己真格基金所投的那些项目里,除了HOT,都在须臾之间被集体腰斩……这些曾经几百倍收益的数字货币都变成了只值“一分钱”的鸡肋。

编辑

年初熙熙攘攘、皆为利往的各路大神,曾经大家眼里的暴富名单,都成了血淋淋的死亡笔记。

编辑

在急速缩水的数字面前,那些侃侃而谈的信仰都变得不堪一击。

当初的布道者徐小平,从鼓吹all in的狂态变为只字不提的沉默,就连沸沸扬扬的微博里,也搜索不到有关区块链的任何蛛丝马迹。

编辑

自诩“比特币首富”的李笑来,在七月初的一段录音里,意外暴露出了“资本吃人”的真实嘴脸——“不要相信价值投资,赚到钱才是成功!”

而在对区块链的价值认同上,更是一反常态,极尽讽刺之能事。

后来因为负面缠身,辞去了雄岸基金的管理合伙人职务,然后画风一转,写了一本《韭菜的自我修养》,在公号里有模有样地灌起了人生鸡汤。

节点资本的杜钧,火币网的联合创始人,也是这波风口的受益者。

编辑

但就在前几天前,杜老板发了一篇朋友圈:“浮亏65%,惨不忍睹。”

编辑

币值归零,行情遇冷,大佬们人人自危,融资额触高反水,就连吴忌寒的比特大陆,也因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被推迟了IPO。

就在最近,这家“准备上市”的矿机企业还传出了大幅裁员的传闻,前三季度的亏损也达到7.4个亿:

编辑

除此之外,“无限期退出所有项目”,“永久退出币圈,”“已删除所有币圈的群和人”,“火星人”、朱潘、杨宁……一个个曾经的币圈大佬都以决绝般的方式和币链撇开干系。

啸虎下山:

一个坑了马云的男人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投资人都栽在了区块链的坑里。

早在区块链最为风光无限的时候,独角兽捕手——朱啸虎就胆大包天地顶风作案过。

编辑

不管是仗义执言还是口无遮拦,至少“3点钟无眠群”里的陈伟星就看不下去了,这位快的打车的创始人直接在群里隔空开怼,讽刺朱啸虎喜欢到处吹项目,到头来还不是为了抬高身价,再让别的VC接盘。

编辑

事实证明,陈伟星虽然看错了区块链,但却看透了朱啸虎。

突如其来的区块链,打乱了既得利益的格局和节奏,在此之前,共享单车才是资本大佬们扎堆的风口。

金沙江的朱啸虎,就是小黄车起步时的最大助力,至少在2017年以前,金沙江还是对其情有独钟的。

编辑

去年的这个时候,朱啸虎正在极力推进摩拜和ofo的合并,但戴威却有着自己的考量……当投资人的钱和创始人的梦发生冲突的时候,朱啸虎果断选择了落袋为安。

厂长现在回头想想,和别人家的资本寒冬相比,2018可谓是朱啸虎的丰收之年:手里的映客在港交所提交了IPO申请,身价翻倍在即;然后阿里又用95亿美元的价格全盘接收了饿了么。

但是18年最亮眼的操作,还要数空仓了区块链,及清仓了ofo。

根据他5.83%的股份比例及ofo当时26亿美元的估值情况,朱啸虎差不多从阿里身上套到1.5亿美元。

成功甩锅的朱啸虎,还在朋友圈里幸灾乐祸地写道,“在三国大战全面爆发前,先让财务投资人全身而退,这点必须感谢阿里BABA。”

全然忘了在不久之前,他还曾为ofo的梦想摇旗呐喊过。

2017年,小黄车冲上山巅;2018年,朱啸虎功成下山。

殊途同归的共享单车

和无法触摸的区块链不同,共享单车崛起的时候,可是打着解决最后一公里的刚需招牌。

共享单车到底有多火?厂长给大家打个比方吧,曾几何时,共有77种花色的单车在大街小巷里穿梭招摇着……

但直到现在,这个数字已经急速缩水到了10家以内。悟空的雷厚义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就收到了300多个投资意向,但是实际到位的资金就只有50万元。

小蓝车,也曾经受到真格基金和创新工厂的青睐,但从2017年6月开始,创始人李刚就已经融不到一分钱了。

编辑

即便是摩拜ofo这种背后有人的“行业巨头”,也纷纷在18年遭受到了堪比P2P的逾期挤兑危机……

在通往谷底的下坡路中,悟空单车先崩为敬,小蓝车也是踪迹难寻,ofo不但不甘人后,还后来居上了。

编辑

作为曾经的创投人,金沙江的朱啸虎已经在前排吃瓜了,要知道在2017年以后,阿里还有滴滴才是小黄车的最大接盘侠。

编辑

而对于ofo目前的困局,戴威的两位金主,阿里和滴滴,却对此讳莫如深。

截至11末,ofo共融资14.5亿美元,其中阿里投了3.4亿美元,蚂蚁金服1.4亿美元,再加上8000万美元的债权,总共就有5.6亿美元。

滴滴虽然18年饱受争议,但前前后后也布局了3.7亿美元。而从十月份再到最近,一直都有媒体爆出滴滴收购ofo的消息,但是滴滴始终对此予以否认。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滴滴原本想把小黄车纳入其出行帝国的最后一环,而阿里,也想充分利用ofo的庞大基数所带来的流量入口。

但在全民退押金的舆论风口里,连刚需都默不作声,而资本也只好望而却步。

相比小黄车戴维的垂死挣扎,摩拜的胡玮炜倒是全身而退了。

12月23日,胡玮炜宣布以个人原因辞去了膜拜单车的CEO一职,至此,摩拜已经完全褪去创始团队的基因,成为了彻头彻尾的“美团单车”。

编辑

虽然摩拜在18年也没有实现盈利,但是摩拜却在一个恰到好处的时机,卖身给了美团。

编辑

18年4月份的时候,美团就用38亿美金的价格并购了摩拜95%的股份。不过美团自身也不好过,胡玮炜走了没多久,摩拜大搞“人员优化”的传闻就得到了美团的官方承认。

没有赢家的2018

现在再看年初的那场骂战,多多少少都让人有点唏嘘。

曾在区块链大快朵颐的徐总,38倍回报成空,多个项目几乎血本无归;

而那个一度抛弃我们的同龄人,也从身价30亿的富豪变成了失信老赖。

当初大佬们振臂一呼,引领了一群无知无畏的壮士去勇敢地拥抱未来,然后壮烈地撞了个粉身碎骨。

可戴威何尝不是个倔强的追梦人,如果那时他采纳了朱啸虎的建议合并了摩拜,共享单车是否会有不同的结局?

古典互联网和新技术革命的撕逼大战,在2018的寒夜里都沦为了一声叹息。

但在厂长看来,徐小平并没有被打脸,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

只要风口再临,任何破铜烂铁都会卷土重来。而被打脸的永远只有我们这些不够聪明的跟风韭菜。

厂长希望大家记住,投资是个反人性的过程,人多的地方不要随便去!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块雪花是无辜的。

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可当风停了,摔下来的可不止是猪,至少现在,还有货真价实的独角兽。

(来源:私募工厂)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