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民企巨头资金链断裂!昔日西王“末路”!

500亿民企巨头资金链断裂!昔日西王“末路”!
2019年10月17日 21:06 直面传媒

来源:金融观察家

今天中午,去一家常吃的面馆就餐,发现一碗面价格上大概涨了6%左右...前两天,国家公布CPI是多少?才3%吧?只能说...

一碗面算下来多了一块左右,涨的不多。关键是像这样的涨价,一旦涨上去了,就很难再跌,但CPI会降。为什么说这个事情呢?

因为,一个龙头的日子不好过了。中国500强排名第 379位的食品领域龙头之一,总资产超500亿的西王集团正面临危局!

要是缓不过来,这影响....

500亿西王集团危局

有的朋友可能经常用西王的产品,但可能没怎么听说过这家公司。我们就简单了解下:

西王集团,是一家村企一体的民企。也算是比较成功的村企典型,得益于山东得天独厚的区域优势,在玉米等农产品加工上发展不错。

到现在,这家建立于1986年的小村企,已经是中国企业500强,内地最大玉米油生产厂家(玉米油领域占据市场份额六成左右),亚洲最大葡萄糖生产商,旗下还有西王食品、西王特钢、西王置业三家上市公司。

累计总资产高达500亿,在食品领域绝对算是国内的领军头部。

但今年半年报公布后,该公司的流动性危机却让市场震惊不已。

西王集团2019年半年财务报数据显示:至6月30日,西王旗下资产总额 498.31亿,负债总额 306.85亿,资产负债率高达61.58%。

要知道,食品领域不同于房地产等高周转、高负债企业,这样一个负债已经能够决定一家企业的生死存亡了。但这还不是结束。

除了负债高,西王集团还面临经营下滑,流动性资金难以覆盖支出、债券违约、评级被下调等风险。而根源在于摊子铺的太大。

1,流动资金难以覆盖支出

今年上半年,西王流动资产135亿,流动负债163.69亿,当期流动资产已无法覆盖流动负债。

而更麻烦的是西王集团还有300亿债务压顶。今年6月份的报告中显示,西王集团现金流净额仅仅13.58亿,货币资产只有13.74亿。

2,债券违约风险 节节攀高

西王集团今年到期的债券有4只,资金余额24.9亿 ;面临回售的一只,资金面10亿,总计34.9亿元。但西王的流动性资金甚至连经营支出都不够。

图片来源:债市观察

只要能融到钱,短期来看这些都不算什么,但偏偏最近西王发的债融资充足率不足三成。股权质押筹集资金已经到了无权可押的地步

1,发债融资充足率不足三成

10月14日,西王集团发布公告称:总额1.5亿元的“19西集05”即将上市发行。期限5年,票面年利率8%,信用评级为AA+还算可以,但我们不知道的,在募集期间本来打算要6亿的。

2,股权质押无权可押

西王集团对旗下上市公司西王食品的股权质押/冻结比例已达到92%;对持有的73.83%的西王置业的股权,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融不到钱的公司,一旦到了融不到钱,又没了股权可以质押融资的地步,就到了要分生死的关头。要么有外部救援要么自己卖资产。

500亿西王缘何走到如此境地?

500亿西王,缘何走到如此境地?

从一个仅仅只有160贫困家庭的小村落,发展到如今500亿资产的巨头。村支书王勇的领导作用不可或缺,领头集资40万元创业。

到现在,几大上市公司已经成为当地的标杆,一个村子诞生4家上市公司,西王独占其三。不得不说西王确实是当之无愧的头部。

全国玉米淀粉糖第一、全国玉米胚芽油第一,葡萄糖生产吨量亚洲第一,被冠“中国糖都”、“中国玉米油城”等称号,中外知名。

除此之外,还参与进了国家食用葡萄糖的标准制定,获得过中国名牌产品和国际HACCP认证。那这样一个头部是怎样走到如今地步呢?

市场上有很多说法,但流传最广的还是其脱离了主业去多元化烧钱。

多元化没错,但烧钱多元化...

急于急功近利多元化,匆匆开拓多领域、多战线,大肆进行海外并购,入主CBA男篮烧钱体育……却错失了把自家粮油钢铁糖业升级的良机。

1,步子迈的太大,极速扩张新领域

2001年,西王置业成立,2005年在港上市。西王也借此步入中国500强。

2003年,王勇接触到了特钢技术,随后西王开始布局特钢领域,2012年特钢上市。

2011年,西王食品登陆深圳A股主板,西王特钢次年在香港上市。

西王特钢

2016年,西王集团步入巅峰,尤其是这一年还是西王集团30周年。王勇在此次30周年庆典大会上表示:

力争3~5年内,将西王集团总资产、年收入突破1000亿元,跻身中国企业500强前100位;再造两家上市公司,让西王控股的上市公司达到5家。

从此,西王集团务实,谋利,低风险,长足优势的优良传统暂时就被打压下去。留在资本市场的就只剩下了收购、重组、市值、杠杆。

进入2017年,西王的兄弟企业齐星爆发停业危机,负债超60亿。

2,齐星70亿破产担保危机引爆

2017年3月,齐星集团70亿债务危机爆发,作为其最大的担保方——西王集团被牵连和拖累。不仅评级被下调,再融资也受到影响,直到一年后在承担一定担保责任后,才彻底摆脱担保关系。

虽然暂时从齐星的泥潭中脱离出来,但西王的灾难才刚刚开始。

此时,“西王”已经是集玉米深加工、特钢、运动、营养、物流、国际贸易、金融、置业、酒水、热电、体育等多个产业的巨无霸。

需要钱的地方越来越多,赚钱的行业越来越少,利润规模收缩,支出增加。由此拖累500亿西王,由盛转衰只用了不到两年

齐星事件直接让西王的融资渠道受到打击,但还不至于凤凰落地。

紧随其后的2018-2019年,钢铁行业去产能、钢材价格下降以及原料成本上涨,给西王特钢的销量与营收重重一击。原先加杠也没有任何风险的西王开始陷入债务危机。两年一期合计流失现金近百亿元。

2017~2019年二季度,西王集团分别偿还各种借款39.79亿、46.88亿和19.75亿。两年一期累计合计流失现金近百亿元。

而这一大环境进一步加剧了西王的困境:

2018年,西王集团总营收356.3亿,归母净利润2.14亿,同比下降30.28%;2019年上半年,西王特钢归母净利润1.83亿,同比大降67.9%。

西王特钢利润表

受此影响,当地金融机构、银行对西王集团的贷款态度由积极向谨慎过度。而且齐星事件哪怕到了今天也仍然拖累着西王。

这个消息一出,西王发行的“15西王01”直接上演了一波大跳水。

接二连三的打击,让西王这个巨人沦落成了一个股权无权可押、负债300亿、融不到资、净可用现金流为负的生病的老人。

西王难道没有救了吗?

西王集团还有救吗?

关系国计民生,西王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破产的,并且现在也不算资不抵债。不过,西王目前面临的摊子铺的太大、传统行业急需转型的困境却深深阻碍着西王自救。

一方面,极具扩张的资本版图难以实现变现盈利,短期内又无人接盘;一方面,并购、重组等操作带来海量的杠杆资金还债压力。

求救于市场融资,估计是不大可能了,就西王最近的发债融资来看,市场并不愿意买单。

而上面我们也说了,西王集团的股权也质押的差不多了,那靠什么自救?

西王集团向政府求助!

坐拥1.6万员工的西王,自然不能出问题。2019年7月,西王宣布获得省市县三级政府共计30亿元发展基金支持。

30亿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也只是解了燃眉之急。最多抵消了到期的债券违约风险。那剩下的经营资金不足又该如何呢?还有那300亿负债...

王勇表示融资到5亿海外债券

但是,这只是融资资格。就从目前国内其发布的融资到账来看,想全额融资到5亿美元难于登天(国内6亿才融资到1.5亿)

更可况,这笔钱也不可能短期内到账。到底西王集团的希望在哪里?

结语

这个时代,现金为王才是正途。老话说的好,手里有钱,遇事不慌。正逢其时。

西王集团的王勇,在今年5月曾作出承诺:西王通过信托、发债等方式解决资金问题,确保债券及银行贷款的按期偿还,“坚决不违约”。

我们愿意相信这么一位带领160户贫困家庭走上致富路的书记的操守。

但现实可能会很残酷...到底能不能保证坚决不违约,带领西王集团重回正轨?或许,事到如今,恐怕只有王勇本人最有数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