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欠薪、停产!500强民企巨头资金链断裂!

关门、欠薪、停产!500强民企巨头资金链断裂!
2019年11月04日 21:08 直面传媒

来源:金融观察家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商海传奇、重庆首富的经历堪称传奇!

23岁入狱,坐牢18年;47岁下海经商,获利60万;54岁杀进摩托车行业,10年登顶;62岁成首富,登临福布斯中国富豪百强榜;66岁创立力帆汽车,10年左右上市;79岁退至幕后继续谋划力帆造车梦。

然而,与曹操的“壮志未酬”不同的是,或许尹明善晚年依旧在幕后为力帆谋划,却是被逼无奈......81岁的尹明善及其家族,迎来了力帆“高光时刻”。这个老年不太美妙...

关门、欠薪、停产

汽车行业的不景气,让市场喧嚣至上....自上个月市场传闻多家企业破产之后,力帆的困局终于还是被再一次摆在了众人的桌面上。

央视经济信息联播的多位记者,在谣言前后,曾深入 力帆 总部,生产车间等地,实地查探力帆这一自2015年起就是中国500强企业的真实情况。

结果,却让人大吃一惊!

力帆乘用车工厂停工,保安室被搬空,大门紧锁,多家4S店疑似关停

记者发现,重庆两江新区的力帆汽车生产基地,保安室已经被搬空,大门也是处于紧锁的状态。

图片来源:央视

记者:这里面还产车吗?重庆力帆乘用车第三工厂工人:不产车,早就不产车了记者:厂都垮了嘛?重庆力帆乘用车第三工厂工人:好久都没生产了,现在里面员工和以前相比少一些了,分流分到别的地方。

记者还实地考察了在力帆官网上的汽车4S店,发现很多都已经关停

比如力帆大本营的重庆,一处位于九龙坡区石新路170号的力帆汽车店已经无影无踪。另外,记者还了解到力帆在杭州、上海等城市的汽车销售网点也已基本关停。

而与关停一直是难兄难弟的就是欠薪、负债了...

力帆车企门口,经常有一批经销商要债,甚至有员工告诉记者被欠薪

重庆力帆乘用车第三工厂工人:九月份反正没有发工资,开会的时候说了,说10月工资可能拖。

除了工人外,从年初起至今,陆陆续续有经销商到力帆总部去要钱。

后来观察君听说,因为人数稍多,但却无法一直待在这里。最后只留下了一些代表,累日滞留在这里,只希望能够第一时间被解决问题。

重庆市力帆汽车经销商也表示,从去年我们就没提到车,以前一部车子亏两三、三四万,还有店面亏钱,门市有大半年没有卖力帆的车,还欠我们资金六七十万,去找他们,说没有钱。

力帆重庆的汽车厂

而更更让市场忧虑的是,力帆担负的银行债务也有不小的违约风险。

81岁,尹明善,债主追身

除了被曝关门、停产、欠薪等负面消息。力帆的债务也谈不上有多好。

力帆承兑的银行汇票无法按期兑现,背后涉及30多家公司,多数是零件商

力帆汽车,25家银行126亿授信额度,到现在就只有4.5亿了。而且力帆的股份已经质押了99.6%,换句话说,力帆已经借了它能借的所有钱。

被诉讼负债累计金额已经有14亿了,这一时间截止今年7月26日。

截止今年7月份,力帆的一份公告显示:公司近12个月未披露的累计发生涉及诉讼(仲裁)的涉案金额已达到14.23亿元。目前可能更多。

最新数据显示,到2019年第三季度力帆股份的资产负债率高达78%(数行业最高之一)。三季度结束,资产负债达到 179 亿了都。

截止三季度结束,力帆资产负债179亿,其中121亿是有息负债,这121亿中还有90亿是短期借债,基本上都在一年内。按照现在的力帆经营情况...

年初至今亏了26亿....

除流动负债远高于流动资产外,其财务费用逐年上涨,2018年高达12.42亿,几乎翻了一番,为其净利润的4.9倍。这一点也让观察君费解。

流动负债接近300亿,但因为难以持续融资,目前已经有部分债权逾期了

力帆控股2019年债券半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力帆控股流动负债接近300亿元,因为融资困难已经有4亿元的借款逾期。

而由于糟糕的财务状况,联合信用评级公司调低力帆股份债券的评级,从AA降为AA-。

要知道,在国内一般是不会太主动调低债券等级的。一般只要是下调了,那就是真的...

81岁了,还被追债,还要在背后为力帆出谋划策,一半是后继无人无奈,一半是英雄迟暮。

一半是子孙无奈,一半是英雄迟暮

子曰: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我说:

八十而颐养天年。

如果说,尹明善47岁才开始踏上巅峰之路,是意外;直到70岁带领力帆走上巅峰,是能力;那么,到了81岁高龄依旧需要为力帆出谋划策,则是无奈中的迟暮。

尹家太子的超级豪车

81岁了,不仅要遭到大批债主上门追索的窘境,还要在耄耋之际重新思考如何拯救一家濒临绝路的企业。这背后后继无人的无奈与家族企业的弊病...

暮年之危,如何解?

2018年,尹明善向我们展示了他枭雄的一面。成功把本应18年暴露危机的力帆,硬生生拖到了2019年。变亏为盈,这一点无愧于其传奇。

2018年,年报公布前不久,力帆经营扣费净利润负21亿元,15天内扭亏为盈,经典。

力帆旗下一个占地740亩的工厂,正好被重庆市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收购。价格33亿,其中 24亿立马到账,扣除各项费款是20亿。

但这还不足以扭亏为盈,怎么办?

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被作价6.5亿,溢价770倍转让给重庆新帆。

这笔交易怎么来的?重庆新帆是谁?

重庆新帆,主家是车和家,创始人李想,而这背后两江新区的身影若隐若现。

不管用了什么关系,或者是什么手段。传奇依旧是传奇,总给人以意外。

但是,这一次,81岁的尹明善时间真的不多了,也早早的为家人留下了后路。

今年半年报发布前,尹氏家族包括陈巧凤、尹喜地、尹索微等在内的一家人携手减持890万元。疑似高位套现,因为半季报亏损9亿。

后来的三季报,直接亏损26亿...后继无人之下,难免为后人考虑考虑,人之常情。

但枭雄迟暮、暮年之象难掩了...

力帆,还有救吗?

目前,由于当地政府的帮扶,力帆暂时免去了被银行抽贷的危机。虽然政府也给予了一定帮助,但是对于力帆这个大个子而言依旧杯水车薪。

目前,力帆面临的困境一,业务暴跌,难以为继,生产研发几乎停滞

2019年,车企行业一般,但力帆是一般里的“矮子”,最低的时候一个月产量34辆车。前三季度,燃油车、新能源车产量分别为1.8万辆和1843辆。

我们都知道国六标准吧?

国六的刺激下,很多车企都在促销卖车,力帆积压的国五车难以变现了

但更难的是,力帆没有国六的车。据力帆内部员工透漏,力帆每年的研发资金都在减少,研发支出占营收比例亦维持在5%左右,只有2016年达到9%。

没有符合标准的车售卖?

这背后,是力帆企图回归主业,脱离汽车行业?毕竟力帆汽车已经被卖了(力帆还有其他造车的)。

靠主业摩托车吗?乘用车业务跌至冰点,回归主业似乎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自去年力帆开始处置资产后,今年却没能保持盈利,甚至是收支平衡。说明力帆摩托的盈利对于整个集团的财务亏空作用不大。

加上资产处理收入,也已经难以填补亏空了。单靠地位不断下滑的摩托车企,真能让力帆汽车起死回生吗?这里真的要打个问号了。

或许,尹明善会选择急流勇退,甩掉力帆汽车体系这个包袱也不一定。但是负债谁来承担?谁又会在这个时候去彻底接盘一家积重的企业?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