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珠海”的大利好,是否有变?

“澳门+珠海”的大利好,是否有变?
2020年01月15日 16:29 直面传媒

="img_descr">

来源:刘晓博说财经

又到了各省市的“两会季”,各种宏伟的蓝图、计划,看得让人心潮澎湃。

比如上海“两会”就传出了如下两个消息:

消息一:1月14日,上海市人大代表、上海海事大学副校长严伟建议——要加快上海自贸试验区“临港新片区”的高标准建设。可以考虑设立离岸金融资源调配中心、离岸证券交易中心。

消息二:1月15日,上海市长在《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出——,2020年,上海将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以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将加快建设全球性人民币产品创新、交易、定价和清算中心,基本形成国际化程度较高的多层次金融市场体系。

这令人马上想到了传说中的“澳门证券交易所”。

按照2018年2月18日公布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说法,未来要“研究在澳门建立以人民币计价结算的证券市场”。

后来,广东省金融监管局的官员曾在公开演讲中透露,“澳门证券交易所”的方案,已经在深圳的帮助下完成,并报送给了国家层面。其目标是——“希望澳门证券交易所成为人民币离岸的纳斯达克”。

2019年12月20日是澳门回归20周年。坊间普遍猜测,“澳门证券交易所”的筹建,到时或会有一个说法。但直到今天,仍然杳无音讯。

上海人大代表严伟提议的,在“临港新片区”建设“离岸证券交易中心”,显然跟澳门证券交易所的定位有重合的地方。

更何况,上海又提出了“加快建设全球性人民币产品创新、交易、定价和清算中心”。

“人民币+离岸证券交易中心”,这不恰恰是澳门证券交易所的定位吗?

那么问题来了:上海是否会抢走这个政策红包?

我之前在文章里多次讲过,金融中心往往是“顶层设计”的结果。给谁不给谁,看各地的条件,也看国家的战略布局,全球无不如此。

历史上,中国的金融中心就有“分—合—分—合”这样的周期律。比如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各地纷纷设立证券市场、期货市场。一拥而上的结果,必然是恶性竞争、一地鸡毛。

到后来,国家采取了强力合并的措施,证券交易所只剩下上海和深圳两个,期货交易所只剩下上海、大连、郑州三个。其中深圳的期货交易所,就被取消了。

交易所放在哪里,也出现过变化。比如“老三板”依附于深圳证券交易所的系统,转型升级为“新三板”之后,一度准备放到天津的滨海新区,但后来被北京拿走。

最近两年,由于急于进入“印股票的时代”,所以到处建设“金融跑道”,市场又有“分”的迹象。比如很多年没有批准新的期货市场了,2019年就给了广州一个。很多年没有批准新的证券交易所了,2019年又许给了澳门一个。

应该说,设立“人民币计价的证券交易所”,是一个很好的创意。以前深沪交易所有B股,其中上海以美元计价,深圳以港币计价,允许外国人、外国机构投资,但市场偏小、流动性不足。

现在中国(内地)之外有大量人民币留存。在澳门设立一个“人民币计价”的证券交易所,可以给国际市场提供一个新的人民币投资渠道,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

这个“离岸的证券市场”放在哪里,颇可探究一番。站在国家层面上,至少有4个选择:澳门、香港、上海和深圳。

其中香港是自由港,人财物来去自由。香港还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法律体系是“海洋法系”,跟纽约、伦敦、新加坡这三个金融中心完全对接。再加上香港是海运、航空运输的全球枢纽,投资经商非常便利。

所以,“人民币计价的证券市场”放在香港,本来是最合适的。但可惜的是,香港目前的状况不佳,能否履行原来的功能都令人存疑,新增的功能就更难讲了。国家的发展大局决定了,我们不能等。

澳门也是自由港,但从金融、交通等方面,对香港存在依附关系。另外,澳门是“罗马(大陆)法系”地区,而实施“罗马(大陆)法系”法律的国家、地区,一直没有诞生像样的金融中心,比如东京、巴黎、法兰克福,都是二流金融中心。

另外,澳门面积很小,金融人才匮乏,能否成功运作“人民币计价的证券交易所”的确存在疑问。

至于上海和深圳,都是内地城市,存在外汇管制。如果做这件事,只能在自贸区里做。从便利性来看,不如香港澳门。

但上海和深圳也有优势,至少都拥有证券市场,是金融中心,比澳门的白手起家还是便利很多。从深圳为澳门做证券交易所的方案,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内地城市里,上海是国家既定的第一金融中心,大部分金融要素市场都放在上海。而上海的“临港新片区”,事实上就是在探索“自由贸易港”。如果在这里设立一个离岸证券交易中心,或者人民币计价的证券交易所,也不是没有可能。

说到底,这要看国家怎样想,怎样决策了。

那么,会不会上海和澳门都上马“离岸证券市场”呢?这个恐怕有点难,不过也不是100%没可能。

至于新的“离岸证券交易所”会花落谁家?我也猜不出来。只能拭目以待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