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干不过广东!

江苏,干不过广东!
2020年08月02日 10:22 直面传媒

来源:功夫财经

最近几天是各省公布上半年经济数据的日子,广东和江苏的“成绩单”尤为引人关注。广东是长期的老大,上半年的GDP总量为49234.2亿,增速为-2.5%,江苏的对应数据是46722.92亿,增速为0.9%。

两省之间半年总量差距为2511.28亿,确实较2019年有所收窄。2019年,两省的年度总量差距在8100亿左右,半年总量差距在4000亿左右。

于是,有人惊呼:江苏将赶超广东。然而,我们透视产业结构、人口流动、金融、科技创新、企业的数据全面剖析,会发现:江苏很优秀,但是短期内赶超广东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而且,江苏还要防止被广东越拉越远。

2015年时,江苏GDP总量和广东只有一步之遥:2738亿。但是到了2016年,又落后了700亿,差距扩大到3467亿,后面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广东越跑越快。从2019年的数据来看,差距已经扩大到8100亿(广东为10.77万亿,江苏为9.96万亿)。

疫情的冲击,对广东影响更大,这是广东上半年增速为负的主要原因。但是广东的反转已经在路上,而且效果明显,数据惊人。

1

江苏增速为何狂飙?

我曾说过,“突破十万亿之后,江苏山东再难追上广东”,为什么?

因为广东已经在实质上形成了“双区驱动效应”,而且非常注意发挥广州、深圳“双核联动、比翼双飞”作用,逐步形成了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

广州、深圳两个一线城市有强大的经济总量,一般而言,一个省有一个一线城市就已经足以傲视群雄,而广东有两个。广东佛山去年已经过了万亿,东莞接近万亿。仅仅这四个城市加在一起的经济总量,一年已经在7万亿左右。

相比较而言,苏州VS深圳,南京VS广州,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PK。以去年全年的数据为例:广深比苏州南京大概多出1.7万亿的体量。

是的,江苏有自己的优势,城市发展比较均衡,以今年上半年的数据来看,即使是最后一名的宿迁也有接近1400亿的体量。而广东的半年“成绩单”上,还有潮州、清远、云浮等8个地级市在千亿以下(上半年数据)。

散装的“苏大强”和首位度突出的“粤老大”相比,均衡度占优,但是最终的结果就是广东的“双核”实力过于强大,可以通过协调珠三角,全力带动粤东西北奔跑,转移支付一直在给,高铁和高速公路的建设在加速。所以,广东才能在去年继续拉大和江苏的总量差距。

没错,今年上半年,江苏是正增长,表现优异;广东是负增长,需要加油。不过,广东的负增长只是暂时的。

广东和江苏的最大不同之处是:广东较多依赖湖北的外来务工人员,而江苏更多挖掘本省和邻省的劳动力资源。

在人力资源层面,广东与湖北的联系,比江苏与湖北的联系密切很多。从武汉坐高铁4个多小时就可以到广州。这样的密切交往,在正常状态下是增量,是活力,在疫情下就要承受较大的冲击:比如人员不能正常返岗。

所以,我们看到东莞一季度的GDP增长居然是-8.8%,不过,一旦人员到位,东莞很快就把经济总量拉了上来。深圳的情况也比较类似。

遗憾的是,另外一个大湾区极点城市广州在3月底4月初遭受第二轮疫情的影响,虽然疫情很快得到控制,但还是对于经济数据的恢复产生了影响。

反观江苏,在疫情的扩散圈之外,没有遭遇第二轮疫情,较早有序恢复生产生活。当然,这也得益于江苏较高的疾控水平和雄厚的医疗基础力量,江苏好样的。

总而言之,当江苏加速复工的时候,广东实质上还不能加速复工,尤其是广佛区域,从这个角度来理解经济增速的差异就非常清晰了。

而且,海外疫情对江苏、广东的影响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江苏今年上半年完成货物进出口总额20061.7亿元,同比下降2.8%。广东的外贸体量远大于江苏,受到的冲击也不是一个量级的:上半年,广东完成货物进出口总额3.06万亿元,同比下降7.1%。

不过,广东的绝大部分优势并没有改变,这才是我要说的重点。

2

广东制造业反弹令人瞩目

首先,宏观层面的产业结构上,广东相对比较领先。

江苏的服务业占GDP比重达51.3%,而广东则在今年年初的两会报告中透露:全省一二三产业比重调整为4.0∶40.5∶55.5,新经济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25.3%。也就是说,广东的第三产业更为发达。

这突出体现在多个方面。以金融为例,江苏上半年的增速为7.9%,而广东金融行业即使面对疫情的冲击,同比增长还是达到了9%。

江苏在今年前5个月中,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营业收入增长10.3%。但是广东的相关行业同样强劲,前5个月规模以上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实现营业收入增长7.6%,其中互联网和相关服务增长17.2%。

江苏毫无疑问是制造业大省,在制造业方面有相对优势,而这一轮疫情对于不需要在相对封闭空间中聚集人群的制造业而言有影响,但恢复也快。上半年,全省高技术制造业和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增长8.8%、3.1%。

广东制造业的反弹同样令人瞩目:6月份,广东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9%。6月当月,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4.1%,其中,卫生材料及医药用品制造、通信终端设备制造、医疗仪器设备及器械制造分别增长246.7%、158.9%和41.5%。先进制造业增长9.0%。

简而言之,广东已经基本洗尽此前的疫情负面冲击,呈现一个“王者归来”的面貌。

广东上半年的负增长显然没有影响投资者和相关行业的信心,所以,我们看到广东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0.1%,增幅比一季度回升15.4个百分点。这是市场的投票,这是货币的流动方向。

而江苏却呈现后继乏力的态势,上半年,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7.2%。

毫无疑问,广东已经基本从疫情的强冲击波中走了出来,正在迎接新一轮的反转与复苏。

3

“大象”跳舞的秘密是什么?

广东的这种反转与复苏是建立在强大的科技创新基础、区位优势以及巨无霸企业持续奔跑、人口加速流入的大背景下。广东何所倚?因为有数十年改开积累的开放精神、市场意识、人才聚集、财富积累、技术团队和企业品牌、政府效能。

在这些方面,江苏自然也非常优秀,不过数据和最后的结果都显示,广东理应是持续保持领先的老大哥。

在2019年并无疫情冲击的情况下,江苏全省地区生产总值增长6.1%,总量达9.96万亿元,人均达12.36万元、居各省区第一值得点赞,尤其是这个人均GDP的冠军,江苏实至名归,颇不容易。

但是体量更为庞大的广东,2019年的生产总值是10.77万亿元、同比增长6.2%。是的,即使成了“大象‘,广东也在跑步。

为什么?科技助力!去年广东全省研发经费支出2800亿元、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2.8%,区域创新综合能力保持全国第一,有效发明专利量、PCT国际专利申请量稳居全国首位……

区位助力。广东紧邻港澳,又靠近经济较为活跃的东南亚,不断通过“一带一路”等渠道努力扩大各种资源辐射、吸引财富聚集,在这些方面,广东略有优势。

而且仅仅广东境内,进入世界500强的企业就达13家,有些企业是实际上参与整个国家新基建建设的宏大布局与奠基,在通讯、数据、社交等多个方面都具备了世界一流企业的实力。

反观江苏,至少在今年两会期间,江苏还在强调(2019年)“大力实施‘百企引航’‘千企升级、行动计划,营业收入超百亿元工业企业达142家、比上年增加3家,省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达973家、比上年增加250家”。江苏的企业在全国来比很优秀,江苏的企业家也很拼搏,不过,“粤老大”实在太过彪悍。

因此,我们看到的呈现结果就是:财富、人口奔涌向广东的速度明显快于江苏,这是市场的选择。

去年,广东金融机构本外币存贷款余额分别增长11.7%、15.7%,金融业增加值达8881亿元、增长9.3%。新登记市场主体221万户、总量超1200万户,城镇新增就业140万人,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3.9万元、增长8.9%。

因为今年上半年的人口数据未公布,我们看看去年的相关数据:

2019年末,广东全省常住人口11521万人,比上年末增加175万人,增长比例为1.54%。同期,江苏全省常住人口8070.0万人,比上年末增加19.3万人,增长0.2%。

2019年10月,江苏省老龄办公室主任夏春青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截至2018年底,江苏的老龄化率仅次于上海和北京,在全国排名第三,是老龄化程度最高的省份。广东人口年龄结构则呈现“两头低、中间高”的总体特征,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一个是老龄化最高的省份,一个是老龄化数据低于全国水平的省份,其实广东的后劲更足。

江苏、广东的政府效能在疫情和长期的发展中也有展现,都是在全国领先的省份,这也是两省能够在经济比拼中遥遥领先的重要原因。

上半年已经过去,下半年早已展开,中国经济这一程又一程的奋力拼搏,既有广东人的逆势反转,也有江苏人的顽强进击,还有全体国人的咬牙坚持和不懈努力。

广东的强势反转在进行中,全年正增长,且保住GDP“冠军”的位置完全可以确认。祝福广东,同时也点赞了不起的江苏。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