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反超广州,一个重要信号

重庆反超广州,一个重要信号
2020年10月27日 23:03 直面传媒

来源;西部城事

三季度的经济数据陆续揭晓,重庆反超广州,再次成为重要看点。

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广州的生产总值为17475.86亿元,同比增长1.0%;重庆则为17707.10亿元,同比增长2.6%。

实际上在今年上半年,重庆的GDP体量,就以240亿元左右的微弱优势超越了广州。前三季度,二者的差距缩小到232亿元左右,但全年数据重庆领先广州,将是大概率的事情。

重庆反超广州,意味着GDP四强名单,从“北上深广”四大一线,变为“北上深渝”。

01

其实这些年来,随着沿海产业转移,重庆和广州的差距,就在不断缩小。2019年,重庆的GDP为23605.77亿元,广州为23628.60亿元,只比重庆高出20亿元左右。

今年以来,受疫情的影响,以商贸著称的广州,外贸受到了很大影响。所以不管上半年还是前三季度的增长数据,广州都比重庆要差很多。重庆2.6%的增速,高于大盘1.9个百分点。

来源:山川网

而重庆之所以能够力压广州,除了进出口层面的差异表现外,还有一些数据也很能说明问题。

比如同样是支柱产业的汽车制造,前三季度广州同比下降1.6%,重庆反而实现了8.2%的亮眼增长。要知道,去年重庆的汽车产业可是相当低迷,产业增加值同比下降4.1%。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广州为6649.86亿元,同比下降6.2%;重庆为8329.58亿元,同比下降2.2%,广州受到的冲击明显要更大一些。

相较于上半年-2.7%的增速,广州通过三季度的努力,将前三季度的数据逆势拉升到1.0%,实现了正增长,展现出了作为一线城市的强大韧性。

但考虑到全球疫情还远未结束,今年全年广州被重庆超越,恐怕不会有太大的悬念了。

值得一提的是,上半年的数据公布后,不少人提到,重庆时隔三十年再次反超广州。其实这种判断是不准确的。

因为,去年“四普”之后,很多城市的GDP数据进行了重新修订。此次修订也对十强城市的排位产生了一些影响。比如天津,GDP大幅缩水,被苏州、成都、武汉、杭州反超,不出意外今年还将被南京反超。

根据“四普”的情况,2018年重庆的实际GDP为21589亿元,相对于当年统计公报上公布的20363.19亿元,实现了超过千亿元的调增。

来源:2020年广东统计年鉴

有观察者提到,广州调修后的数据不好看,所以没有公布。不过西部城事查询发现,广东2020年公布的最新统计年鉴上,公开了2018年广州的真实数据,具体为21002.44亿元。

调减之后的广州,其实在2018年就被重庆给超过了。当然,2019年广州再次以微弱的优势,重新反超了重庆。

来源:2020年广东统计年鉴

如上图所示,2020年广东的统计年鉴中,还有一个重要细节。

按照之前的数据,深圳的GDP于2017年正式超越广州,但事实上,调整后的数据显示,深圳早在2012年就完成了赶超。

也就是说,广州“掉队”的速度,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快一些。

02

考虑到重庆还处在大规模工业化的阶段,经济总量力压广州,改写GDP四强格局,未来可能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重庆时隔多年能重新建立对广州的优势,城市规模大当然是重要因素。不管是城市面积,还是人口规模,中等省份规格的重庆,都要远远大于广州。

但也不必讳言,不管是和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还是和杭州等冉冉升起的二线明星城市相比,广州自身的发展掉队,同样是不容回避的原因。

尤其产业结构层面,偏重传统商贸经济的广州,在互联网新经济领域,没能及时地切入到头部赛道中,民营经济的发展,也缺少顶级头部企业的带动。

比如第一财经提到,广州在互联网领域(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就业人员为53.74万人,仅为北京的38.7%,也远远低于上海和深圳。

观察广州的百强企业名单,也可以发现,位居前列的南方电网、广汽、保利、南航等,都是清一色的国企。

雪松控股算是广州难得的民企招牌,但在深圳的平安、华为、腾讯、招商等强大的民营企业矩阵面前,恐怕也有些相形见绌了。而且,财政上,广州还要接济本省的诸多贫穷兄弟。

来源:中商产业研究院

当然,广州自身发展掉队,直到被重庆反超,只能说是GDP意义上的四强洗牌。广州的一线城市位置,仍然是绝对稳固的。它相较于重庆的综合实力优势,依然体现在多个维度。

人均GDP和人均收入等方面的巨大差距,自不用说。资金总量方面,2019年广州为59131.2亿元,重庆为39483.20亿元。

上市公司方面,重庆54家,总市值6277.94亿元;广州107家,总市值15324.71亿元,几乎都是重庆两倍左右的水平。

即便是对比产业,广州的发展掉队,也是针对一线城市阵营而言。至于交通枢纽地位,门户功能属性,以及教育、医疗等领域公共服务,以及城建水平,广州都要领先重庆很多。

对重庆来说,GDP反超只是开始,要缩小和广州的差距,还得全方位努力。

03

自从2018年以来,制造业的低迷,导致重庆的经济出现了减速局面。也因此,重庆原本2018年反超广州,到2019年又被广州追上。

不过,就今年来看,不管是整体上的经济回暖速度,还是曾经拖累全局的汽车等支柱产业重新焕发活力,重庆的表现都是有些出乎意料的。

这种逆势的反弹,说明重庆经济的底子摆在那里。而放在双循环的新经济格局下,重庆再次反超广州,还有着重要的信号意义,它意味着内陆城市的机遇期再次降临。

比如前三季度,成都和重庆一样,取得了2.6%的增速,超过大盘数据1.9个百分点。

去年因为各种因素减速的西安,前三季度也交出了亮眼答卷——同比增长4.5%,在目前已经公布数据的城市中,遥遥领先。而且照此势头,年底西安将正式跻身GDP万亿俱乐部。

成都,以及曾经下滑的重庆和西安,在今年的特殊压力下,反而跑出了全国领先的速度,这种局面当然不是偶然的。

事实上自2008年以来,内陆城市承接产业转移浪潮,走上发展的快车道。从这一波窗口期的开启,到现在双循环格局的建立,红利可以说基本消化得差不多了。

尽管产业转移趋势减弱,但近年来,国家层面的开放重心,明显有向西部转移的趋势。新一轮西部开发,陆海新通道,以及重庆、成都、西安的国际门户枢纽定位,都能说明这一点。

西安工业增加值增长,来源:网络

西部地区叠加的各项国家战略,让西部城市的区位价值,进一步凸显;而内循环要真正充分循环起来,拥有庞大劳动力和消费市场的西部大后方,更是重中之重。

这些新的因素,对于区域发展和城市上升,无疑会形成重大的加持效果。

其实我们从有关成渝双圈的官方表述中,也能够发现细节的变化。在《最新定调!成渝“第四极”呼之欲出》中西部城事曾提到:

年初对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意义表述为:

有利于在西部形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打造内陆开放战略高地,对于推动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而《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规划纲要》审议的最新表述是:

当前我国发展的国内国际环境继续发生深刻复杂变化,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有利于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有利于拓展市场空间、优化和稳定产业链供应链,是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一项重大举措。

新的表述,强调了成渝双圈对新格局的重要性,而成渝双圈的定位,则增加了“打造带动全国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和新的动力源”。

这意味着,重庆和成都的区位价值,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至于重庆和广州,它们是两大城市群“增长极”中的头部城市。重庆的短暂胜出,也说明,背靠的成渝双圈,在全新的机遇期下,更加具备担当全国经济第四极的实力。

当然,区域发展本就是一场长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重庆追赶广州的28年中,同样遭遇过被深圳、天津、苏州超越的局面。

在这条赛道上,没有永恒的赢家。把握不住城运,任何城市都可能掉队。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