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循环时代,哪些城市面临更大挑战?

内循环时代,哪些城市面临更大挑战?
2020年10月31日 18:28 直面传媒

来源:刘晓博说财经

对于中国人来说,2020年最大的变局是:国家因应时代变化,提出了“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这意味着,中国的发展重心将转向国内,内需将成为拉动经济的最根本动力。

在新形势下,中国哪些城市将面临更大的挑战,哪些城市又面临更多的机遇?

我们不妨先看一下,每个城市经济的“对外依存度”。

上图是经济总量最大的30个内地城市,2019年末的经济“对外依存度”。计算方式是用当年外贸进出口总额,除以当年GDP。

可以看出,东莞、苏州和深圳经济的对外依存度最大,都超过了100%。

上海、北京、宁波、大连、无锡、天津位居其后,对外依存度处于50%以上、90%以下。

对外依存度最低的,是唐山、济南、徐州、武汉、长沙,都没有超过20%。而泉州、合肥、重庆、南通、福州、温州等6城市,则处于20%到30%之间,也属于偏低的。

整体而言,我们可以认为“对外依存度”低于50%的城市,未来受到的直接负面影响都不大。

而“对外依存度”超过50%,特别是超过100%的城市,未来受到的直接负面影响比较大。

那么港澳的情况如何?我查了一下,2019年香港的经济对外依存度达到了293%,远远超过内地冠军东莞,是主要城市里对外依存度最高的(下图,香港2019年对外贸易额)。

至于澳门,我没有查询具体数据。澳门以博彩为主,博彩的顾客主要来自内地,因此澳门经济对外依存度不高,适应内循环没有问题。

加上港澳之后,我们再研究一下上面的表格,就会发现:

第一,粤港澳大湾区是中国经济对外依存度最高的区域。

在区域内,不仅有对外依存度的第一名香港(293%),还有亚军东莞(146%)、第四名深圳(111%)。这三个城市在2019年的GDP之和,达到了6.1万亿人民币,它们面积之和比上海小,不到北京的三分之一。

大湾区是中国城市群里对外经济依存度最高的,“香港+深圳+东莞”又是对外依存度最高的都市圈。这个片区已经从去年上半年开始受到冲击,疫情爆发之后压力更大。

正常情况下,香港和深圳每天有80万到100万人次的通关人流,但目前基本上归零,这对于经济的影响可想而知。

未来在“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时代,压力可想而知。怎么办?除了继续开拓国外市场,尽量稳住外贸基本盘之外,还需要眼睛向内,走出口转内销的路。

港深莞其实是一个关系密切的经济体,分工非常明确,技术、资金、品牌和营销都比较有优势。如果转向内销,空间还是比较大的。比如中国手机的主要品牌,除了小米都在这个区域。

近期国家给与大湾区的利好也比较多。比如中概股回归、第二上市首选香港,这给香港金融市场带来了大量优质上市资源,带动市场的繁荣。最近半年多,虽然疫情打压经济、失业率上升,但港币一直面临升值压力,港府甚至被迫抛售港元来稳定汇率。

长远看,香港仍然面临较大不确定性。但融入国家大局,强化粤港、深港合作,是大趋势。

至于深圳,在去年拿下“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之后,又在今年全面扩权,获得的审批权接近直辖市,改革权超过了普通直辖市。国家这样做,除了推动改革开放大局,还有对冲不利影响的考虑。

第二,长三角的对外依存度,仅次于大湾区,也面临着一定压力。

对外依存度超过50%的长三角城市,有苏州(115%)、上海(89%)、宁波(77%)和无锡(54%)。这些城市未来也将承受较大转型压力,也必须拓展国内市场。

国家对长三角,特别是上海的发展也一直非常重视。去年以来,上海先后获得了设立科创板、率先试行注册制、自贸区扩容(临港实施自由港政策)和中国进口博览会设立等重大利好。

至于上海周边,则设立了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发布了新一轮长三角规划。国家绝对不允许长三角出现衰落的趋势。

第三,环渤海的对外依存度位居第三。

环渤海片区里,对外依存度比较高的主要有北京(81%)、大连(62%)、天津(52%)、青岛(51%)。其中北京对外依存度偏高,主要不在出口,而在进口。相对而言,未来进口压力小,而出口压力大。

近期北京也设立了自贸区,成为中国服务贸易对外开放的先行区。此外,北京的金融中心、经济中心地位有所强化,功能正在被唤醒。这样做,也有对冲不利的外部环境,带动全国发展的考虑。

第四,相对而言,广州、杭州、郑州、西安、南京、成都、重庆、合肥、福州、长沙、武汉、济南这些城市,经济对外依存度比较适中或者比较低,面临的整体压力偏小。

而且上述城市级别比较高,是直辖市或者副省级城市,至少是省会城市,在内循环时代获得的资源比较多。比如高铁布局、空港和陆港布局,都会照顾这些城市。新形势对他们而言,整体是利大于弊的。

第五,香港、深圳、苏州、上海、东莞为代表的“高对外依存度”城市的转型中,一定会来抢占国内市场,而这些长期“枪口对外”的城市拥有资金、品牌、技术、管理和营销的优势,会分流内需市场,给“对外依存度较低”的城市带来竞争压力,逼迫这些城市转型升级。

真正值得担心的,是沿海“纯港口城市”,或者产业面向海外、但竞争力偏弱的出口加工型城市。它们一般是沿海的普通地级市、县或者县级市(不在核心都市圈),转型难度会大一些。

需要指出的是:不是说一个城市的“对外依存度”越低越好。出口额占GDP比重太低,说明你的产品没有国际市场,这往往意味着国内竞争力也偏弱。一旦外贸大市调转枪口开拓国内市场,这些城市的产业往往难以应付。

总之,新的国际形势会带来新的挑战,也带来新的机会。

悲观的人往往看到挑战,乐观的、有远见的人往往看到机会,而且会提前布局,争取在“时代的大洗牌”中抢占先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