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天内,8名警察因公殉职!能活着,真好。

3天内,8名警察因公殉职!能活着,真好。
2019年01月04日 12:16 直面传媒

2018年12月31日凌晨 福建

高速交警刘才添,高速上遭遇车祸,勇救他人牺牲,年仅28岁,孩子刚刚1岁零2个月。

2018年12月31日早上7时25分 广东省佛山

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大沥派出所教导员温镜明同志,在上班途中因突发疾病,经医院抢救无效不幸逝世,终年45岁。

2018年12月31日晚 郑州

刑警陈力理倒在了单位宿舍里,再也没能醒来。在这个跨年之夜里,他永远停留在了2018年,年仅44岁!

2018年12月31日凌晨2时许 江苏省南京市

南京市公安局溧水分局晶桥派出所辅警赵孝云协助民警陈国强将一名流浪男子送往救助站,因桥面结冰路滑,车辆失控后撞到中央隔离护栏,年仅41岁的赵孝云经抢救无效不幸殉职。

2019年1月1日,内蒙古赤峰

刑警王琰,在连续加班两天后,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牺牲,年仅28岁。

2019年1月2日晚 广东北江监狱民警

民警夏利民,因心源性疾病突发,不幸牺牲在工作岗位上,年仅47岁!

2019年1月2日晚 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

公安局三塘铺派出所所长阳焕来,在返回工作单位途中遭遇车祸,因公殉职,享年48岁!

2019年1月2日,深圳市

深圳公安局盐田分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民警贾伟,在单位值班期间因心脏病突发去世,年仅46岁!

3天内,8名警察离开了我们,5人因劳累,3人因车祸,不仅仅如此,六哥的后台,一名民警给我发来了这样的留言:

不知道那些指挥摊派考核任务的人有何感想?不知道给我们采购连气囊都没有的警车的人有何感想?不知道对基层民警出警指手画脚找瑕疵的专家有何感想?不知道要求基层民警对满意率必须达到100%的领导如何感想?

我们,基层警察,什么也不想,能活着就好!

《敬:我们都还活着!》

曾经听到过一个真实的故事:山西运城闻喜县公安局扫黑除恶小组有个微信群,每天无论多晚,无论是忙到深夜还是凌晨,群里总会不断地传来新消息提示音。有的发“收工回来了”,有的发“安全到达”,这不是流于形式的工作留痕,而是组长的要求,他要求每个人每天工作完都要在群里说句话,尽管发送人不同,但目的永远只有一个,告诉队友:“我还活着!”

前些日子,见到了曾经在反恐战线的小孙兄弟,他也给六哥讲了这样一件事。

在很多年前的一天凌晨,他正在值班室值班,隐约听到了两声枪响,几秒钟后就看到了值班所长一路从办公室冲出来一路怒吼:“领上枪!跟我走!”

在得知是不远处的战友出事了,小孙都没有等汽车发动,直接跑去了现场。

现场,一位兄弟坐在路边,浑身是血,身中五刀,伤口还在不断的向外流着血,不远处一名重大嫌犯被击毙趴在路上。

持枪去抓捕,怎么会枪不敌刀呢?后来才知道,这位兄弟是在屋内发现了嫌犯,而当时屋内还有嫌犯的孩子,民警怕屋内开枪会误伤了孩子,而嫌犯却丝毫不在乎孩子的感受挥刀刺向民警。民警被刺伤后坚持着跑出屋外,在屋外被院子里的杂物绊倒又被歹徒刺中两刀后,开枪将歹徒击毙。

小孙抱着他奔进警车,几十公里的路只用了十几分钟,因为怕他睡过去再也无法醒来,小孙一路不停的喊着兄弟的名字。受伤的兄弟很虚弱,只说了一句话:“我想给妈妈打个电话······”

开到医院,书记、局长都已经等在门口了,看到浑身是血的民警,他们也不禁动容,大喊:“快找最好的医生,必须把这个民警救活!”医院里一路绿色通道,医生们一路与死神争抢着这位来自基层的英雄。

没有人是想死的,警察也不例外,受伤的兄弟问:“我严不严重?”CT结果出来了:脾脏破裂、肺叶刺伤、两根肋骨骨折!他对小孙说:“给我姐姐拨个电话。”电话接通后,这位兄弟说:“姐,对不起,我可能回不去了,妈妈就交给你了······”

天亮的时候,医院传来了消息,受伤兄弟的命保住了,但是脾脏摘除了······

六天后,当小孙去医院看他的时候,虽然他面色苍白,但还是和小孙开起了玩笑,或许他知道,现在,至少他还能见到他的妈妈,至少他还活着······

六哥曾和一帮兄弟奔赴火场,冒着被大火吞噬的危险将所有居民都疏散完毕后,六哥站在警戒线内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点出警人数。当发现身边少了两人并得知两人最先冲进火场的消息后,六哥一边扯着脖子喊着兄弟的名字,一边眼泪在眼窝中打转,那一刻我一直在想:“我艹,我的兄弟不会被困住了吧!我的兄弟不会死了吧!”

当手机第一遍电话没有接通时,几乎我的泪水就要流了下来,第二遍电话,三声响铃后传来了那声熟悉的“哥”,话未让他说完,我直接一句臭骂:“你在哪?你TM为什么不接电话?”

日后,不管兄弟是不是记恨我当时骂他,至少我知道他还活着!

还有那天早上,班组的兄弟九人将一个持刀精神病团团围住,身后就是一群不知死活的只顾拿手机拍摄不要命的傻缺!

现场,一秒就是永恒的现场,谁会给你时间让你去等待支援,谁会给你时间让你去制定方案,谁会给你时间去研究执法规范,谁会给你时间让你去想我会不会在一分钟后变成一具尸体。而在那之前,我是不是该留个时间把我的银行卡密码告诉孩子,是不是该找个人把我给老婆买的化妆品快递签收一下,是不是该操作一下手机给不会网上交费的父母充一下话费,是不是······

面对距离身体2米的尖刀,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发起总攻,我不知道他菜刀劈下来的时候我该用什么挡,我不知道那总是卡壳的钢叉会不会再次卡住伸展不开······

但是,我知道我穿着警服我不能跑,我知道如果他伤到了群众我就完了,我知道尽量不要让他劈到我的脸,我不想一辈子活在别人异样的眼光里······

持刀精神病突然跑了起来,那些身后拍摄的智障隔着警察都吓得抱头鼠窜。总要有人挺身而出,总要有人阻击危险,脑子一片空白的我们也许只想到了一件事,不能让他跑出去。

第一只伸了过去的钢叉卡住了嫌犯,但2秒钟后,卡扣开了,当疯子准备拿刀劈砍拿钢叉第一个“挑战”他的人时,第二只盾牌连人带盾撞了上去,将他撞倒,同时,第三只盾牌也立即扑了上去死死压住疯子。

我在盾牌的缝隙中摸索着疯子的手,寻找着那把锋利的刀,最后将他死死握紧刀柄的五个指头一个一个掰开,把刀丢出人群。我发出了胜利的信号:“刀抢下来了!”我们胜利了:我没死,兄弟们没死,嫌疑人没死,枪也没有使用!

给疯子戴上手铐的那一刻,兄弟们喘着粗气起身相互问候“没事吧”,当确认所有兄弟都安全时,大家都看得出前所未有的放松。

没有喝彩,没有掌声,没有鲜花,我们只是拍拍身上的土,把嫌疑人押解上警车,只是在临上车时,辅警说:“哥,你手破了。”甩了甩手上的血,这才感觉到了疼······

幸好只是破了个口子,没有影响我们把疯子送入医院后班组兄弟们的小聚,晚上我自费请客给大家压惊,十个人,一个也没有少,大家举起第一杯酒,敬:我们还都活着!

劳累很多,委屈很多,伤痛很多,困境很多,但是和那些生命已经定格的战友比起来,应该敬:我们都还活着!

版权信息

来源:六品锦衣卫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