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父亲:张扣扣已火化 ,我不要骨灰!!

张扣扣父亲:张扣扣已火化 ,我不要骨灰!!
2019年07月18日 13:49 直面传媒

昨日,媒体传来消息,张扣扣已被执行死刑。长安剑的消息称: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向张扣扣宣告并送达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并于2019年7月17日上午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死刑执行命令,对张扣扣执行了死刑。

报道说:检察机关依法派员临场监督。执行死刑前,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安排张扣扣会见了其近亲属。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确认:1996年8月27日,被告人张扣扣家邻居王自新的三子王正军(时年17岁)因邻里纠纷将张扣扣之母伤害致死。同年12月5日,汉中市原南郑县人民法院鉴于王正军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张母在案件起因上有一定过错等情节,以故意伤害罪判处王正军有期徒刑七年,王自新赔偿张家经济损失9639.30元。此后,两家未发生新的冲突,但张扣扣对其母被王正军伤害致死始终心怀怨恨,加之工作、生活多年不如意,心理逐渐失衡。2018年春节前夕,张扣扣发现王正军回村过年,决定报复杀害王正军及其父兄,并准备犯罪工具,暗中观察,伺机作案。2018年2月15日(农历除夕)12时许,王校军、王正军兄弟二人祭祖返回行至本村村委会门前时,守候在此的张扣扣蒙面持尖刀朝王正军颈部猛割一下,连续捅刺其胸腹部等处数刀,并追赶惊慌逃跑的王校军,朝其胸腹部等处连续捅刺数刀,后返回再次捅刺王正军数刀,致王校军、王正军死亡。随后,张扣扣闯入王自新家,持刀捅刺王自新胸腹部、颈部数刀,致王自新死亡。之后,张扣扣使用自制燃烧瓶点燃王校军家用轿车,致车辆后部烧毁。张扣扣逃离现场后,于同月17日7时许到公安机关投案。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被害人王正军伤害致死张扣扣之母的行为已受到法律制裁,但张扣扣却心怀怨恨,加之工作、生活多年不如意,在其母被害21年以后蓄意报复王正军及王的父兄,精心策划犯罪,选择除夕之日当众蒙面持刀行凶,致三名被害人死亡,且有追杀王校军和二次加害王正军的情节,主观恶性极深,犯罪情节特别恶劣,手段特别残忍,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严惩。张扣扣杀人后为进一步发泄怨愤又毁损王校军家用轿车,造成财物损失数额巨大,亦应依法惩处。对张扣扣所犯数罪,应依法并罚。张扣扣虽有自首情节,但依法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据此,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核准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第一审对被告人张扣扣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后,潇湘晨报专访了张扣扣父亲张福如。采访中,张福如表示,他们执行了火化,在火葬场,让我把骨灰匣子拿回来,我没要。他们这是冤案,我不服气。我永远不要,以表抗议。

以下是专访内容来自腾讯企鹅号与潇湘晨报,内容为节选,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潇湘晨报:张扣扣是今天(17日)执行死刑吗?

张福如:是的,今天上午,家属只有我一个人见了他。

潇湘晨报:您最后见到张扣扣了吗?他说了什么。

张福如:见到了,只说了“爸爸,没事的”,然后说,“你这22年是怎么过的”,说话时表情平静。

潇湘晨报:那边有通知移交遗体吗?

张福如:他们执行了火化,在火葬场,让我把骨灰匣子拿回来,我没要。

潇湘晨报:你见到骨灰盒了吗?为什么不要?

张福如:没见。我不要,放在他们那里,他们这是冤案,我不服气。

潇湘晨报:中国人讲究落叶归根,您真的不打算把张扣扣接回来安葬?如果有人来吊唁怎么办?

张福如:不要,我永远不要,以表抗议。

潇湘晨报:您认为张扣扣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张福如:二十年前,他们胡说八道,二十年前那个杀人凶手现在还活着呢。

潇湘晨报:您是说当年动手的是(王家)二儿子?那时您在现场吗?

张福如:对,是老二打死的不是老三,老三是顶罪的。他们家院子门口到我们家院子门口就走几步就到了,当时他们家老二,拿个棍子就趁不注意就(把汪秀萍)给打死了。

潇湘晨报:你对以前的判决也不满?

张福如:不服。老三判了七年,坐了三年半就出来了。他大儿子当年就是当地的庙坝乡政府任党政办主任。后来提拔为了庙坝乡副乡长。

潇湘晨报:退一步说,张扣扣杀错人了,你有没有觉得报复过度了?

张福如:这都是有原因的,我家孩子提议盖两层楼房,目的也是为了结婚,但是,一直说媒不成,是王家人在从中作梗,他们找人去女方家里胡说八道。

潇湘晨报:传言未经证实,对方错不至死啊,还有其他原因吗?

张福如:判决要赔偿我们家的钱,我都没收到,我60多岁了,只有一个人生活,要养老了。我也没收到过道歉。

潇湘晨报:张扣扣是个什么性格的孩子?

张福如:事发之后他就不怎么爱说话了,不怎么和身边人说话。初中毕业后没钱供了,他就去当兵,表现都很好。当兵是政府让去的,说是当了兵,回来就给安排个工作,回来之后就又不给了。后来去打工,经常给家里寄钱。他打工时四五年才回一次家,过年回来也待几天就走了。

潇湘晨报:事情发生之后,有说给张扣扣做精神鉴定,是怎么一回事?

张福如:是,给了15万。出了15万做精神鉴定,到现在都没给我一个结果。

潇湘晨报:钱从哪来的?

张福如:借的,都是借的。

潇湘晨报:你觉得这还没有完?

张福如:是的。现在是晚上了,我家附近还有警车,他们怕我去犯案。

潇湘晨报:冤冤相报何时了,你们还是邻居,他们家现在也不住人了。张福如:我不承认。

潇湘晨报:其实你担心王家会采取一些报复?

张福如:我不怕,让他们来,只要他敢进我的院子,我就敢把他杀掉。

潇湘晨报:你为此还做了准备?

张福如:没有,我家里什么都没准备,就我一个人。

潇湘晨报:一个人有点孤单,你想过再娶一个吗?

张福如:他们欺负我知道吧,我不愿意娶,再娶一个他们再欺负第二个,我是不会娶到的。

潇湘晨报:您别动怒,就像您说的一个人也要好好过。

张福如:是的,我要等待,等待一个公平的结果。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