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四大家族"被剿背后:中纪委首曝167名党政干部涉黑被查

哈尔滨"四大家族"被剿背后:中纪委首曝167名党政干部涉黑被查
2019年08月18日 21:47 直面传媒

两个月前,哈尔滨呼兰区震惊全国。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当地有14名,包括党政一把手的官员因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而相继被查。

彼时,外界普遍猜测,该窝案背后或隐藏着鲜为人知内情。

事实上,在中央督导组查处涉黑涉恶官员的同时,当地的四大黑恶势力也先后被清剿。最新一期的《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刊文披露的相关细节:原来,落马被查的官员,都与肆虐当地多年,明火执仗且招摇过市的“四大黑社会家族”有关。

在此之前的7月初,呼兰区委政法委微信公号发布一条不起眼的消息,为进一步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向纵深发展,依据有关法律法规,呼兰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现向社会公开征集 “ 四大家族 ” 涉黑涉恶问题线索,敦促涉黑涉恶违法犯罪人员认清形势,主动投案自首,争取从宽处理。

“ 四大家族 ” ——这是官方首次提到当地的四大黑恶势力家族。事实上,在呼兰乃至哈尔滨,四大家族势力早已横行多年。

涉黑官员与黑社会被一锅烩始于今年6月初。2019年6月5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空降黑龙江,“十分罕见”的是,督导组先后4次下沉到哈尔滨市呼兰区,且在督导组首次下沉呼兰当天,就有包括副区长在内的4人因涉黑被查。

显然,中央督导组是有备而来。此后,席卷当地扫黑打伞风暴也开始了。与此同时,搅动当地政坛,明抢暗夺、危害乡里多年的“四大家族”也进入覆灭倒计时。

一位当地官员事后说,现在看来,中央督导组确实带着特殊使命来的。不然断不会一落地就夜奔呼兰区,之后便是一阵狂风暴雨。

四大家族都有谁?中央督导组奔袭呼兰,是不是早已盯上了四大黑恶势力?至今,当地多位退休老干部坚信:中央督导组下沉目的,就是奔着四大黑社会家族来的。

无论是在百度贴吧还是其他社交媒体,只要搜索呼兰四大家族关键词,坊间有各种不同版本的传闻。只是,多年来,当地人谈之色变。

要知道,在呼兰,“四大家族”几乎妇孺皆知。只是“四大家族”究竟是哪四家,众说纷纭。不过共识是,“于家”和“杨家”是呼兰最有势力的两个家族。

尽管在当地官员看来,呼兰“四大家族”只是一个符号,但不少官员仍旧对此讳莫如深。日前出刊的《中国纪检监察》明确指出,呼兰“四大家族”分别是:以于文波为首的于家;以杨光、杨宏和杨荣等为首的杨家;以王志江为首的王家;以董俊珍为首的董家。

这其中又以于家和杨家最为知名。

在当地,杨家的杨光被人称“杨书记”,于家的于文波人称“于区长”。媒体称:当地可能有人不知道在任区委书记、区长姓啥名谁,但是没有人不知道“杨书记”“于区长”大名。

最先被查的于家在呼兰最有势力。于文波被查处前,是资产庞大的亿兴集团实际控制人。媒体调查发现,于文波的江湖地位起源于“呼兰黑老大”赵纯。“于文波是赵纯的妹夫,也曾是赵的马仔”。

赵纯绰号“赵四儿”,曾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呼兰“黑社会一哥”,以经营客车运输和收各种“保护费”等起家。据悉,赵纯其中一个敛财方式是“逼人赌博”,对象是一些有经济实力的民企老板。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跟他赌博就是往坑里跳,却没人敢拒绝,因为你若拒绝他的邀请,他就找人去‘接’你妻子上下班、孩子上下学。”

但最终,赵纯还是暴尸街头。呼兰坊间传言,在一次黑社会火拼中,赵纯被另一个黑社会头子廉博伟雇凶杀掉了。2005年,廉博伟被以故意杀人、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9项罪名,被判处死刑,2006年底被执行枪决。

赵纯和廉博伟先死后毙成就了于文波。之后不久,于文波成为呼兰的“黑社会一哥”,并开始了长达十余年的“黑色荣耀”。

与此同时,在呼兰当地,于文波更是臭名昭著,只不过,虽多次犯案,却总能逃过法律的制裁。这更使得当地人深信:于文波惹不起!

据调查,稳坐“黑社会一哥”后的于文波开始担任呼兰亿兴房地产公司董事长,之后,开始将商业触角延伸至供暖、环卫、菜市场,甚至殡葬行业。

随着商业版图的扩张,于文波开始荣誉加身。如哈尔滨市人大代表、“黑龙江省杰出青年企业家”等。然而,光环与荣誉并没有将于文波引向正途。只要涉及他的项目开发遇到拆迁阻碍时,就对不肯搬家的房主采取泼油烧屋、停水断电、入室打人、砸玻璃、利用工具强拆等手段解决。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剖析了呼兰黑恶的“三部曲”:第一步,违规攫取利益,逐步形成一定势力。如杨、于两家从上世纪90年代初至本世纪初逐步完成原始积累,为形成涉黑涉恶势力奠定基础;第二步,围猎官员,培植“保护伞”。于文波案起诉书显示,其团伙为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送礼金、购物卡、办公桌椅合计234万多元;第三步,肆意妄为,称霸一方。除建筑、供热、交运线路外,甚至殡葬、收废品等都被垄断。

另一个家族就是掌控鑫玛热电集团等近百家企业的杨家。其在供热供暖、房地产、公交线路、商贸等行业领域进行垄断经营……

杨家的“龙头”便是杨光,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曾任全国人大代表。媒体调查发现,杨光曾一度垄断呼兰的冥品市场,寿衣店、烧纸均由他供应,价钱自然偏高,但没有人敢去抢他生意。“他横行乡里,人皆恨之而不敢言”。

据说,在当地,收暖气费一直是个难题,但自从杨家接手后就变了。在杨光的指示下:杨家专门招来地痞流氓、小混混,以及刑满释放人员等,挨家挨户去收。他们态度蛮横,遇到不及时交费的都会辱骂恐吓,遇到家里没人的就把人家门给钉上。

四大家族何为如此横行乡里多年,却没人敢查呢?一位当地退休的老刑警说:不是没人查,是没人敢查。“多次想动他们,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最新一期的《中国纪检监察》首次披露,呼兰区委原书记朱辉、区政府原区长于传勇、区政协原主席孙绍文等当地多名“重量级”官员为呼兰“四大家族”的涉黑涉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当地党政机关涉入有多深?据调查发现,于、杨两大家族曾因利益发生冲突,当地政府作为和事佬出面调停。

据悉,呼兰老城区的供暖行业本由“杨家”把持,但于文波却想从中分一杯羹,遭到拒绝后,于文波指使先后三次对3个小区近6000户居民停止供热,引起部分居民上访。

诡异的是,呼兰区政府出面协调了。结果则是由呼兰区政府垫付资金,此后连续两届区政府都延续了这一做法。据统计,从2009至2015年7年间,呼兰区政府为于文波垫付了供热费差价达2800余万元。

于文波的拉拢腐蚀,使呼兰区城管局成了腐败“重灾区”,而因受到杨光等人的牵连,呼兰区环保局也受到了“重创”。“保护伞”的14人中,包括连续两任环保局局长和一位副局长,他们的落马与“杨家”的热电产业相关。

当地人深信,如果不是中央督导组的到来,四大家族不可能遭铲除。根据报道,四大家族涉黑涉恶势力存续时间长,影响大,各种关系盘根错节;涉案公职人员多,所涉问题有的时间跨度达十七八年之久;涉案部门多,涉及呼兰区国土、住建、税务、城管、环保等多个部门;涉案领域多,如杨、于两家都涉及供热、住建、环保、房地产等领域……

事实上,外界只知道14位官员被查,但《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又提供了一组新的数字:截至7月底,呼兰涉黑涉恶案立案审查调查公职人员176名,其中被采取留置措施21人。

媒体说:在呼兰,大大小小的“保护伞”正在被打掉,形形色色的“关系网”正在被破除,而有群众在网上发帖感慨,“呼兰的天快晴了”。

希望全国的天,都快点晴。

值得一提是,四大家族的保护伞或不止于呼兰区委书记、区长等人。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离开黑龙江5天后,7月9日,哈尔滨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任锐忱被查。

舆论认为,呼兰市多名官员密集落马,任锐忱作为上级政法系统主管领导,有不可推卸的责任。8月5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组长姚增科向黑龙江省反馈督导情况,姚增科对4个“保护伞”罕见点名,其中便提到了任锐忱。

这是中央扫黑督导组首次证实任锐忱充当了黑恶势力“保护伞”。当天,姚增科也提到了哈尔滨市纪委常委刘杰。报道称:刘因充当“保护伞”落马的消息,也是首次公开。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