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委书记胡志强倒了,行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却没事?

市委书记胡志强倒了,行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却没事?
2019年08月21日 20:51 直面传媒

至今,官方还未公布胡志强受贿总额是多少。不过坊间早就传言:数额惊人。官方公布的消息是:犯罪数额特别巨大。

据西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3年至2017年,被告人胡志强利用其担任咸阳市委常委、副市长,咸阳市委副书记,陕西省政府办公厅党组成员、副秘书长,榆林市委副书记、市长,榆林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项目审批、工程承揽、企业经营、职务调整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其本人或者通过配偶、亲属非法收受相关单位及个人给予的贿赂。

履历显示,胡志强曾于2008年2月至2017年4月历任任榆林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及市人大常委会主任。2017年4月,在榆林“深耕”9年的胡志强调往省城西安,出任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

主政榆林9年,这是外界猜测胡志强可能是“巨贪”的主要原因。

榆林,号称中国的科威特,更被称为中国能源第一大市。据新华社的报道显示:在榆林,每平方公里地下蕴藏着622万吨煤、1.4万吨石油、1亿立方米天然气、1.4亿吨岩盐,价值10亿元。国内外罕见。

煤炭资源更为丰富。官方数据表明:截止2018年,预测储量6940亿吨,探明储量1500亿吨。榆林市有54%的地下含煤,侏罗纪煤田是该市的主力煤田,探明储量1388亿吨。

2002至2012年,被称为中国煤炭的“黄金十年”。煤炭价格高企,一煤难求绝不是传言,而这十年,榆林可以说炽手可热,其中四年,胡志强在主政。

在胡志强主政的四年里,2008年,榆林产煤1.55亿吨;2009年 1.88亿吨;2010年 2.35亿吨;2011年 2.8亿吨。

黄金十年的最后一年即2012年,榆林市煤炭开采洗选业完成产值1397.95亿元,增长16.9%;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完成产值609.38亿元,增长7.2%;石油加工、炼焦业完成产值435.75亿元,增长22.5%。

要知道,2012年末,榆林全市常住人口不过335.69万人。

胡志强主政的榆林,一直以来都让整个陕西省艳羡不已,甚至一度使省会城市——西安这个千年古都黯然失色。官方的数据表明:榆林GDP增速连续七年保持全省第一,人均GDP达到4360美元,比全省平均值高出1740美元。

调任省里一年后,即2018年6月12日,胡志强被宣布落马。事实上,胡的落马外界并不惊讶。

胡不过,在榆林,志强的被查还是引发不小的震动。

胡志强还有一个身份——山西省委原书记胡富国之子,或因官二代身份,媒体调查称:在北京,胡的身份更符合一名公子哥。几个信源描述,“曾在京城赴过一次胡设的宴席,两桌客人,30年茅台酒带来两箱,期间还在饭店要了同款的酒,一顿宴席没30万出不来。”

“胡志强就像高中班级里面的富家子弟,他希望别人听从,同时也不希望露出任何严厉的一面。而在这样的主政官员下面履职,日子可能过得很轻松,出了错相对来讲惩罚也不会很重,但你可以想象,榆林的发展速度能起来吗?”媒体说。

最终,“公子哥”胡志强还是被查了,有消息说,胡志强的落马与陕北千亿矿权案争夺案的原告赵发琦的多年举报有关,但该消息并未得到任何方面的证实。

官方通报说:胡志强身为党员领导干部,丧失理想信念,毫无党性观念,背弃党的宗旨,“四个意识”个个皆无,“六大纪律”项项违反,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相互交织,其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并涉嫌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仍然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性质十分恶劣,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极坏,应予严肃处理。

今天,西安中院公布了胡志强站在被告席的照片,照片中的胡志强,表情冷峻,但白发泛出。

相信,法律会给胡志强公正的判决。

然而,就在胡志强站在被告席时,知名调查记者褚朝新在其同名自媒体号刊发文章——《陕西子洲花钱买官的县委书记和县长都还在》质疑受贿者胡志强抓了,但行贿的官员却还稳坐钓鱼台。

文章说:昨日闲来无事,逛了逛陕西省子洲县人民政府的官方网站。逛着逛着,看到两个熟悉的名字,一个是县委书记方某城,一个是县长叶某隆。(原文没有隐去姓名,避免被封,故本文隐去,向原作者致歉)

而此二人的名字曾在陕西省榆林市原市委书记胡志强受贿案里出现过。褚朝新说:2010年到2016年,胡志强为方某城职务晋升提供帮助,先后七次收受方某城送的20万人民币和6万美金。

2008年,方某城从米脂县副县长调任吴堡县县长,2013年从吴堡县县长一职调任子洲县县委书记。从时间看,胡志强为方某城当县委书记出了力。

2016年5月,胡志强为叶某隆晋升提供帮助,先后2次收受叶某隆人民币20万元。叶某隆2014年就已经是子洲县县长,2016年送钱给胡志强谋求职务晋升,那就是想当书记了。不过,不知道是送的钱太少还是别的原因,叶某隆至今还在子洲当县长,并未得到提拔重用。

对此,褚朝新质疑说:县委书记涉嫌行贿的金额超过50万人民币,县长涉嫌行贿20万人民币,这些都不是小数目,是否要承担刑事责任?这些钱从哪里来的,他们有没有受贿索贿?尤其是方虎城,行贿金额高达50万元,该对社会有个交代。

虽然褚朝新并未在文中交代行贿数字来自何处,但作为传媒圈知名度较高,且一向以严肃内容著称的资深调查记者,断不会凭空而写。

目前,行贿者是否还在担任上述职务,无法确认,不过查阅最近三个月的新闻报道,涉案的两人确实都以上述身份见诸报端。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