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研能力堪忧!天弘基金卷入多起债券违约

投研能力堪忧!天弘基金卷入多起债券违约
2021年01月09日 20:36 一地基毛666

来源:一地基毛

近日,裁判文书网披露了多起债券纠纷判决书,值得关注的是公募基金规模第一的天弘基金频繁成为“受害者”,扮演讨债人的角色。

投资充满了不确定性,踩一颗“雷”是时运不济,但是在同一地点,以同一姿势,踩这么多“雷”,有的债券发行仅半年就“爆雷”,天弘基金还得多思考一下自己的投研能力。

天弘基金陷债券纠纷

1月4日,《西王集团有限公司、王勇与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公司债券交易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显示,2016年9月6日,西王集团发布《2016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四期)募集说明书》,此次债券基础发行规模为5亿元,可超额配售不超过5亿元(包含5亿元)。

天弘基金通过其管理的产品“天弘基金-工商银行-中经贸融汇1号资产管理计划”于2016年12月2日申购了“16西王04”债券50万张(面值5000万元),该债券于2016年12月8日上市流通。

2019年8月9日,天弘基金于回售登记期内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系统登记回售“16西王04”债券50万张(面值5000万元),上述面值的债券被冻结交易。

2019年9月23日,天弘基金与西王集团、王某某签订《合作协议》,约定:西王集团承诺应在2019年9月23日上午11点前完成10万张债券(面值1000万元)的回售事项,并按期全额兑付天弘基金持有的50万张债券的相关利息;在西王集团、王某某履约的前提下,天弘基金同意2019年9月23日上午11点前出具关于标的债券回售撤销的申请函。

2019年10月18日,因西王集团未安排资金,并指定第三方向天弘基金按照7.8%/年利率回购天弘基金持有的40万张“16西王04”债券,天弘基金向西王集团、王某某发函,告知其案涉债券于2019年10月18日到期,要求西王集团清偿该期债券项下的全部债务,回购天弘基金持有的全部本期债券,同时要求王某某应就西王集团在该期债券项下的全部义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截至双方对簿公堂,天弘基金尚通过“天弘基金-工商银行-中经贸融汇1号资产管理计划”持有该债券40万份(票面金额4000万元)。而双方争议的焦点主要是违约金的计算方式。

最终,二审法院判定天弘基金对西王集团享有下列债权,即本金4000万元、期内利息22.22万元、违约金150.83万元。

西王集团“担保王”如今自身难保

资料显示,西王集团始建于1986年,是拥有玉米深加工、特钢以及物流、国际贸易等多个产业的全国大型企业。控股西王食品(000639.SZ)、西王特钢(01266.HK)等三家上市公司和西王集团财务公司。

西王集团位列2019年中国企业500强第379位、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军企业100强第76位。企业年上缴税金最高时超过13亿元,近5年企业累计上缴税金超过50亿元。

2017年的齐星集团61.6亿债务爆雷,引爆“山东互保”风波。西王集团对齐星集团担保金额为 29.07 亿元,彼时作为最大的担保方,西王集团也一度被推上风口浪尖。

在当地政府的协调下,西王集团最终按照担保金额的10%承担担保责任,解除齐星集团有限公司与西王集团有限公司的担保关系。

受此教训,金融机构自此收紧了对此类企业的授信。2017-2019年二季度,西王集团偿还各种借款分别为39.79亿元、46.88亿元和19.75亿元。两年一期合计流失现金近百亿元。

但被动式“救火”之后,风险最终还是爆发——2019年10月24日西王集团发生债券违约,并导致存续债券100.4亿元都触发违约或交叉违约。

天弘基金频频踩雷

一地基毛还注意到,西王集团并非是天弘基金近些年踩的唯一一颗“雷”,此外还包括中融新大集团、洪业化工集团、新光控股集团和信威集团等。

值得关注的是,西王集团、中融新大集团和洪业化工集团,都是山东企业,且都因为互保导致债券触发违约或交叉违约。

据判决文书网12月11日公布的判决书《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公司债券交易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天弘基金申请依法查封、冻结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银行存款20406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财产。

公开资料显示,中融新大是国内规模较大的焦化类企业。2015年开始布局金融业务,2018年实控人王清涛以31亿美元财富,登上《2018胡润全球富豪榜》,成为青岛首富。

财报同时显示了公司的资金紧张状况。截至9月30日,中融新大货币资金9.04亿元,较年初金额下降超6亿元;另一方面,公司短期借款则多达68.74亿元,较年初增加了12.55亿元。再加上124.9亿元长期借款、127.83亿元应付债券以及188.86亿元递延所得税负债等其他债务,中融新大负债金额合计610.2亿元,导致公司财务费用高达9.46亿元。

除了自身债务,中融新大还有数目庞大的对外担保金额。截至2019年年底,公司对外担保金额82.59亿元。担保对象中,瑞星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淄博宏达矿业有限公司等也存在失信被执行情况。

另外,据《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开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洪业公司破产重整,天弘公司作为普通债权人,持有的债权本息合计1045万元,但仅能从洪业公司处获偿1181万元,天弘公司遭受了诉讼请求中所列的9274万元的本金和利息损失。

据一审判决书,2016年12月7日,洪业公司发行公司债券,开源公司为主承销商和受托管理人。天弘公司购买了债券,天弘公司与洪业公司和开源公司具有合同权利义务关系。上述债券仅发行半年,洪业公司债券停牌并经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洪业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

资料显示,山东洪业始建于2000年,是山东地区生产规模较大的民营企业集团之一,2017年,由于此前产业快速扩张及融资结构变化等因素,山东洪业资金链断裂,直接波及与山东洪业联保的多家大型企业和金融机构,涉及银行债务高达数百亿元,占当地银行贷款总量的10%左右。

明星基金经理姜晓丽也踩“雷”

姜晓丽是天弘基金固定收益团队的中坚力量,也是天弘基金近些年重点打造的固收+基金经理,管理天弘基金旗下4只基金产品,主管理的债券型产品能够排在同类的1/2,如天弘永利债排名71/119,天弘安康颐养排名5/8,不过灵活配置型产品就要逊色不少,天弘通利排名148/158,全市场倒数第10名。

从资历来看,姜晓丽可能就代表了天弘基金投研的最高水平了。不过很可惜,她也踩“雷”了。

11月16日,由于流动资金紧张,紫光集团“17紫光PPN005”发生实质性违约,而紫光集团是清华控股重要子公司。受此影响,相关债券大跌,其中“16清控02”11月份大跌40%。

紫光集团爆雷,清华控股还被评级机构下调评级。中诚信国际公告称,将清华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华控股”)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A调降至AA+,将“18清控MTN001”的债项信用等级由AAA调降至AA+,并将其主体及相关债项信用等级列入观察名单。

据wind数据显示,16清控02目前共有2只基金产品配置,分别为天弘安康颐养和天弘通利,合计持有6526万元,而这2只产品基金经理均为姜晓丽。

笔者翻阅了此前姜晓丽的一些访谈,她谈到“债券投资应当是一件科学化的事情,最大限度避免投资的随意性。投资决策不完全是因为灵感和突发奇想,而是要依靠科学化判断,利用科学化的投资决策来解决投资过程中的主要问题。任何一个结论都要‘可证实、可证伪、可验证’。不断重复这个过程,通过把一次次可证实、可验证、可复制的经验和决策积累下来,进而提高投资决策能力”。

她还介绍,天弘基金固收信用研究团队完全独立于投资部门,投资经理不对研究员考评,最大限度确保研究成果独立性和客观性,除此之外,公司建立了严格的债券入库、跟踪及出库等制度流程,在每一环节对债券信用深度分析,并创造性地引入了投联会制度,通过集体决策、群策群力方式,保障内部评级结果的谨慎性和客观性。与此同时,还设置了利差考核奖惩机制、波段操作奖惩机制和员工持股奖励机制等奖惩制度,促进信用研究的精度和规范。

看看天弘基金踩的“雷”,再读读这些访谈,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