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股狙击手—富国基金杨栋

牛股狙击手—富国基金杨栋
2021年01月14日 19:27 一地基毛666

2021年开年炸了,多位明星基金经理的新产品“一日售磐”并开启比例配售,其中就包括富国基金的杨栋。

杨栋是近些年来涌现的青年才俊之一,他自2011年5月加入富国基金,2015年8月起开始出任基金经理,基金经理生涯已经超过5年。

目前杨栋共管理4只产品,分别为富国低碳新经济、富国清洁能源、富国积极成长和富国均衡优选,在管理基金规模超过170亿元。

从业绩上来看,杨栋长期业绩较为稳定,代表产品富国低碳新经济任职回报251.57%,年化回报28.10%。另外2只产品富国清洁能源和富国积极成长尽管成立时间较短,但是也有不错的表现,分别任期回报91.65%和45.53%,值得关注的是这两只产品因为近期配置了较为强势军工和光伏题材,短期小幅跑赢富国低碳新经济。

杨栋代表产品富国低碳新经济已经连续5年跑赢沪深300指数,其中4年跑赢同类产品。富国低碳新经济表现最好的年度为2016年,同类排名4/474,产品实现收益13.05%,同类产品和沪深300指数均亏损10%以上。

逆势盈利13%是非常关键的。以杨栋长期参与管理的富国天合稳健为例,产品在2016年亏损10%,尽管在2017年、2018年和2020年拿出了并不逊色于富国低碳新经济的表现,但是最终杨栋的任职回报只有32.39%,年化收益也不过6.25%。(注:从持仓数据来看,杨栋作为主要管理者操盘富国天合稳健的完整年份可能仅为2018年和2019年)

说一个大家容易忽视的点,杨栋可能并不如数据所体现和媒体包装的那样,是一位防守能力突出,追求长期绝对收益的基金经理。

2016年富国低碳新经济业绩好,除了杨栋自身实力之外,还有一些客观因素。富国低碳新经济成立于2015年12月18日,此时市场正处于股灾余震期,在产品成立仅10个交易日之后,大盘又开始新一轮单边下跌,沪指从3600点下跌至2600点,这就意味着如果杨栋建仓期谨慎一些,那么将有可能捡到大量优质且廉价的筹码。

富国低碳新经济净值走势也印证了我们的推断。2015年末沪指下跌25%,但富国低碳新经济的跌幅明显较小,这可能主要是由于仓位较低造成的。在1季度的反弹中,富国低碳新经济净值又迅速收复失地,查阅富国低碳新经济仓位可以发现,在1季度末产品股票资产占比已经接近90%,可见在大盘低位时抄底了大量优质股票。

另外,富国低碳新经济在2018年也没有拿出明显优于市场同类产品的表现,产品全年亏损24.98%,同类排名323/573。

结合上述两点也就得出我们刚刚的结论,杨栋并不是一位防守能力突出,追求长期绝对收益的基金经理。

当然,基金经理都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此前我们曾多次和大家聊过,选择基金产品除了要看长期业绩之外,更重要的是要看业绩归因,摸清基金经理的风格,才能实现投资收益最大化。

比如前海开源的曲扬,业绩好是因为对方向的准确把握,以仓位规避系统性风险,适合防守。比如易方达基金的张坤和萧楠,业绩好是因为选对赛道,长期坚守在大消费板块,适合长期做底仓。比如嘉实基金的归凯,业绩好是因为拥有可复制的选股策略,能够长期挖掘到具有成长性的牛股,适合进攻。

具体分析可阅读我们此前文章《前海开源基金的双料冠军 始于王宏远的六次喊话》、《当下还能买什么基金?》和《巴菲特的信徒,张坤》。

那么杨栋的优点是什么?就是如题目所写,牛股狙击手,具有超强的选股能力,进攻能力犀利,如在2017年、2019年和2020年,在整体较为平稳的市场大环境下,产品业绩均大幅度跑赢同类产品和沪深300指数。

在近期富国基金的宣传文章《富国基金杨栋:突破相对收益思维,打造独一无二“护城河”》中,有一段话对于杨栋的投资风格有准确且全面的概括:

均衡配置、优选个股。投资决策中的核心指标即为风险收益比,因而不超配单一行业,不依赖市场风格,也不追逐热点。从长周期的风险收益比角度来看,其更倾向于在偏左侧的时候寻找行业和公司的拐点。持股集中度适中,同时淡化择时,只有在系统性风险发生时,才会从控制风险的角度适度控制仓位。

首先,均衡配置。从数据上这一点体现较为明显,富国低碳新经济成立至今前十大重仓股占股票资产比重在40%-60%之间,这个并不算很低,不过前三大重仓行业比例长期在20%以下,这就印证杨栋从不超配单一行业,不依赖市场风格,也不追逐热点的投资风格。

其次,淡化择时。从富国低碳新经济的仓位数据来看,杨栋对于市场的大方向走势基本贯彻了淡化择时的理念,他更多是依靠个股来抵御市场风险,我们看到富国低碳新经济只有在2018年仓位才出现较大幅度下调,其余年份基本保持在90%左右。

第三,优选个股。杨栋在此前采访中曾说到,“我的特点是在筛选个股时,不会将‘赛道’作为标准,而是注重个股本身的潜力,尤其是它的风险收益比是否在我的接受范围之内。最终纳入组合的个股,并不是通过某个模型或者是框架筛选出来的,它们一般都具有较强的成长性,但这种成长性可能需要时间才会被市场意识到,而我会选择在市场明白之前进行左侧交易。这种择股方法,确实会检验基金经理的眼光,也要考验基金经理的勇气。”

“不会将‘赛道’作为标准,而是注重个股本身的潜力”,笔者在复盘杨栋持仓时对这句话感有颇深。富国低碳新经济是近2年少有的没有大比例配置白酒、光伏、医药和半导体的绩优基金,就冲这一点,笔者认为杨栋的选股硬实力可能就要超过70%的基金经理。

笔者还注意到,富国低碳新经济在2020年3季度的第2大重仓股为宁波银行,银行和地产近2年的表现真是让很多基金经理又爱又痛,一方面它们的低估值让很多基金经理“流口水”,另一方面它们的表现又惨不忍睹,很多坚守低估值策略又业绩不佳的基金经理,他们的持仓大多都配置了银行和地产板块。

因此,在绩优基金经理中,像杨栋这样将一只银行股作为第二大重仓股,着实显得有些异类。

不过,宁波银行没有令他失望,相较于银行板块走出了明显独立行情。9月30日至今上涨超过20%,而如果从7月1日开始算,也就是杨栋可能最早布局宁波银行的时间节点,股价涨幅已经超过50%!

(注:基金半年报公布全部持仓,在2020年半年报中富国低碳新经济并没有买入1股宁波银行,因此预估杨栋最早买入时间也应该是7月1日。)

最后,择时能力。笔者之所以称杨栋为“牛股狙击手”,一方面是上文提到的选股能力,能够找到牛股。另一方面是择时能力,拥有强大的择时能力才能够准确“狙击”到牛股。

我们以富国低碳新经济持有时间周期最长的国恩股份中顺洁柔宏大爆破为例。

杨栋最早布局中顺洁柔是在2016年1季度,这是他管理富国低碳新经济之后第一批重仓股。以杨栋介入时间点来划分,介入之前中顺洁柔业绩增长乏力,营业收入增速下滑,净利润连年亏损。介入之后,中顺洁柔业绩发生反转,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连续保持两位数增长。

如果大家仔细复盘杨栋重仓股会发现,他是一位非常善于捕捉企业业绩拐点的基金经理,往往能够在企业基本面发生质变的时候介入。

就如杨栋说的那样:最终纳入组合的个股,它们一般都具有较强的成长性,但这种成长性可能需要时间才会被市场意识到,而我会选择在市场明白之前进行左侧交易。

在交易的层面上来看,杨栋在中顺洁柔的操作也同样精彩。杨栋第一轮买入是2016年的1季度到2017年的2季度,第二轮是2019年的1季度至今,两次都准确“狙击”到行情的起爆点。

国恩股份是杨栋第2只持仓超过10个季度的个股,最早于2017年3季度开始布局,随后连续多个季度持有。

从基本面上来看,杨栋介入前后国恩股份同样也发生了质变。2016年,供给端国恩股份上市募投项目相继落地,又通过公开募资继续扩充产能,销售端签约海尔小米,九阳和长虹等优质大客户。

反应在财务报表上的就是国恩股份业绩大爆发, 2016-2020年3季度,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71.03%、59.57%、81.94%、36.12%和73.79%。

从股价走势上来看,国恩股份可能并没有给予杨栋太过丰厚的回报,但是也足以看出,杨栋对把握个股介入时点的深厚功力。

杨栋第3只持仓超过10个季度的股票宏大爆破也同样如此,他准确捕捉到了业绩拐点,在2018年2季度大手笔介入。

从数据上来看,杨栋是最早一批挖掘到宏大爆破的基金经理,也是持有最坚定的基金经理。给大家两个对比例子,富国基金的门面朱少醒是在2019年2季度才介入,要比杨栋晚1年左右。浦银安盛的两只产品虽然介入时间早,但却在2019年年中“下车”,也没有完全享受到这轮爆发。

这笔操作杨栋收获颇丰,保守估算至少也获得4到6倍收益,最高收益可能超过10倍。

在2020年3季度,杨栋敏锐的捕捉到了军工题材股,相继布局了洪都航空航天彩虹

其中航天彩虹的操作更是令人拍案叫绝,再次捕捉到了行情的起爆点上,牛股狙击手这个称号实至名归!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