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亿囤猴2万只,这个公司飘了吗

18亿囤猴2万只,这个公司飘了吗
2022年06月27日 19:45 AI财经社

撰文 / 胡文柳

编辑 / 杨洁

市值已经超过440亿元的“猴茅”昭衍新药,近来也遇到了烦心事。

6月17日,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草局发布公告,即日起停止执行《关于禁止野生动物交易的公告》。对此,有机构和投资者猜测实验猴或将恢复进口,药企“囤猴”的价格也可能出现下跌。

消息发布后,在6月20日开盘后,昭衍新药股价跌停,当日收报112.81元/股,市值约430亿元,较上一个交易日6月17日蒸发了约48亿元。

此前,“多家龙头药企疯狂囤猴”的话题冲上了热搜,一只猴子卖到超过13万元的高价,显然远超公众认知,实验猴的价格波动也引发了舆论热议。作为“囤猴”企业中佼佼者的昭衍新药,自2020年以来股价就飙涨超4倍,一度被业界戏称为“猴茅”。在今年6月17日,昭衍新药股价创出年内125.34元的新高,其一举一动也颇受资本市场注意。

随后,在6月21日,昭衍新药向媒体表示,《关于禁止野生动物交易的公告》所说的动物是日常老百姓食用的野生动物,还有一些花鸟鱼虫等观赏类的经济型动物,“跟实验动物是不相关的”,但在6月22日,昭衍新药盘中又遭抛售,一度跌超6%。

图源/视觉中国

昭衍新药的高管和大股东们也在近两个月内集中减持。从5月开始,包括公司董事长冯宇霞在内的多名董监事多次减持公司股份。6月23日,公司公告称,董事顾晓磊减持公司股份477.5万股;6月24日,根据昭衍新药公告,公司持股5%以上大股东顾美芳于2022年6月16日-2022年6月23日期间,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477.5万股,减持比例约为1.25%。

6月24日,昭衍新药股价重新出现小幅上涨,收盘于112.47元,7日内股价下跌了5.75%。截至6月27日,昭衍新药A股收报115.53元,总市值440.91亿元。但是,被一则消息砸到跌停的昭衍新药,不得不面对这一问题:“养猴”是个值得投入的市场吗,作为“猴茅”,它又能吃多久实验猴价上涨的红利呢?

18亿元囤下近2万只猴

昭衍新药为了“囤猴”,今年火力全开,高溢价收购了两家实验猴养殖厂。

2022年6月7日、6月16日,昭衍新药先后发布公告称,将以超18亿元的价格收购广西玮美生物和云南英茂生物两家公司。这两家公司主营业务为实验室模型动物繁育和销售,之前均是昭衍新药的实验动物供应商,为其提供恒河猴、食蟹猴、猕猴等实验用猴。

现如今,昭衍新药不仅要收购曾经的供应商,而且是以高溢价形式。数据显示,当前,广西玮美生物资产账面价值1.37亿元,评估价值8.97亿元,增值7.59亿元,增值率553.12%。同一时间,云南英茂生物资产账面价值6401.06万元,评估价值7.52亿元,增值6.88亿元,增值率1075.36%。

两家公司能获得高估值,多亏了“疯狂的猴子”。在资产账面价值项目中,广西玮美生物、云南英茂生物最主要的是生物性资产和存货,即繁殖猴和实验猴。以昭衍新药2021年生物资产的繁殖猴和实验猴价格推算,广西玮美生物猴子数量9941只、云南英茂生物9622只,合计存栏量19563只。加上昭衍新药自己的3212只,其拥有猴子总数已达22775只,这也将成为公司的重要资产。

这几年的“实验猴荒”来得令很多企业措手不及。2020年1月末,由于新冠疫情爆发,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和国家林草局联手发布了《关于禁止野生动物交易的公告》,提出“严禁野生动物对外扩散和转运贩卖”,以及“严禁任何形式的野生动物交易活动”等,使得野生动物包括野生猴的进出口进入停滞状态。

而在实验室内,猴子早已经成为“宠儿”。早在2001年,国内就颁布了《中国实验动物质量国家标准》,新药研发、疾病诊断、疗法升级,都需要在非人灵长类动物身上获得可靠结论后,才能进入临床研究。2019年,有人用39个单抗对各类动物做实验,结果发现,兔子、狗和小鼠产生交叉反应的数据不到20%,食蟹猴的数据则是82%,可谓全场最佳。

近年来,中国创新药赛道的竞争,相比以前更加激烈,实验动物模型的需求进一步增大。在没有外来野生猴进行补充的情况下,需求量大幅上升,国内的实验猴逐步达到了“奇货可居”的地步,市场价格飙涨,开始逐渐脱离猴子本身的实际价值。

按照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公布的信息,2019年12月,实验用食蟹猴平均价格为每只3万元;2021年3月,该价格达到6.55万元/只;2022年3月则飙升到了13.25万元/只。两年时间里,猴子的“身价”翻了将近5倍。随即,各大CRO(合同医药外包服务)企业陷入“抢猴大战”。

和昭衍新药一样,头部的医药外包企业如药明康得、康龙化成等,也都在争夺上游大型实验动物资源。2020年,药明康德以8.03亿元收购了“春盛猴场”,后者食蟹猴饲养规模约为2万只;2022年3月,康龙化成花费8360万元收购了北京安凯毅博生物100%股权,后者主营业务为饲养、繁殖实验动物。

除了收购上述两家“猴厂”,昭衍新药还有很多“猴源”。如其利用子公司广东前沿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广东前沿”),在全国各地收购实验猴,供应方曾涉及高要市康达实验动物科技有限公司、南宁市旭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此外,昭衍新药还自建了养殖基地,2015年,公司通过广东前沿拿到了《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准许驯养繁殖种类为食蟹猴,并先后在广东、广西等地建立了非人灵长类动物繁殖基地。

但“养猴”要付出的成本也并不低,还要承担折损风险,对于企业而言,也是一场投入不小的“赌注”。

400亿昭衍新药,从“安评龙头”到“猴茅”

昭衍新药创立于20世纪末期,是国内最早的那批医药外包企业之一。

1995年,曾任职医生的湖南妹子冯宇霞在军科院毒物药物研究所工作刚满三年,在国内医药外包行业萌芽的推动下,她选择辞职和丈夫周志文共同创业,创办了北京昭衍新药研究中心,这就是昭衍新药的前身。

创立初期,昭衍新药的业务较为单一,主要从事新药药理毒理学评价,简而言之,就是测试新药是否存在毒性等,例如给实验动物注射相关药物进行测试。从药物研发角度,新药药理毒理评价属于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能够贯穿新药发现、临床前研究、临床试验和上市后的整个过程;另外,对于药企来说,该部分费用一般占全部研发费用的3%,因此成为企业外包意愿最高的业务之一,根据海通证劵数据,在新药研发的各个阶段中,药理毒理评估的外包渗透率一度达到70%。

冯宇霞曾向媒体表示,“此前,新药临床前评价几乎是被少数发达国家垄断的,往往一份动物实验报告就能决定一种新药的生死。”因此,昭衍新药的成立,也是为了能打破这类垄断现象。

在拥有专业知识和从业经验的夫妻二人的带领下,昭衍新药取得了快速的成长。公司形成了药物临床前研究服务的核心业务,主要内容包括药物非临床安全性评价服务、药效学研究服务、药代动力学研究服务和药物筛选。

图源/视觉中国

通常而言,药物安全性评价服务,又称“药物安评服务”,指对新药的安全性、有效性、质量可控性等进行评价、检测、研究的服务;按照时间,可分为临床试验前、临床试验后,昭衍新药的该项业务更偏向临床试验前。根据Frost&Sullivan报告,2019年,中国的药物非临床安评的市场规模达到4.1亿美元。在国内市场份额上,昭衍新药处于领先地位,按2019年收入计,其占国内药物非临床安评市场份额为15.7%,位居第一。

2017年8月,昭衍新药在上交所主板上市,被市场称为“安评龙头”。公司财报显示,昭衍新药的总营收从2014年的1.85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6.39亿元,六年间年均复合增速为22.95%;同期的净利润从4899万元增加到1.78亿元,复合增速为23.99%,成长速度非常快。

2021年,冯宇霞以110亿元财富登上了《2021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与此同时,她和丈夫周志文还以175亿元身家,登上了《2021世茂港珠澳口岸城·胡润全球富豪榜》。

但与此同时,昭衍新药的营收虽然在增长,毛利率却出现下滑。外界对昭衍新药核心业务造血能力的质疑声也越来越多。

近三年来,昭衍新药毛利率持续下滑。2019年至2021年,毛利率分别为52.64%、51.38%、48.73%。2021年,昭衍新药核心业务毛利率同比下滑了2.46个百分点,直接拖累公司整体主营业务毛利率下跌2.55个百分点。与此同时,昭衍新药研发费用不断缩减,2021年同比下滑5.73%。

2021年2月,昭衍新药登陆港股,发行定价151港元,成为继药明康德、康龙化成、泰格医药之后的第四家A+H股上市的CRO企业。但在上市首日,它就遭遇了破发,收盘价138.1港元,跌幅达8.54%。

但所幸,昭衍新药赶上了“囤猴”的时机。

一般来说,做新药药理毒理评价离不开实验动物。因此,昭衍新药早期还兼顾了另一项业务——实验动物繁殖和销售,种类涉及啮齿类动物白鼠,以及非人灵长类动物猴子、比格犬等。早在2018年,昭衍新药出于自身业务考虑,为满足自身需求,就打造了广西梧州实验动物基地,新增非人灵长类繁殖基地565亩,用于建设具备1.5万只灵长类饲养能力的设施。

当实验猴进出口暂停后,拥有了稀缺性实验动物资源的昭衍新药“身价”陡增。自2020年其股价就迎来了飙涨,资本市场对其的称呼发生了改变,从原来的“安评龙头”变成了“猴茅”。

昭衍新药的业绩数据也得到了“润色”。在2019年,昭衍新药由生物资产带来的公允价值收益还仅为0.13亿元;到了2021年,昭衍新药净利润为5.57亿元,其中因生物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所带来的收益为1.25亿元,占比22.44%,主要是实验猴涨价带来的。而且,公司主要业务中,实验模型供应成为其三年来唯一一项毛利率增长的业务,2021年,该项业务营收同比增长63.68%,毛利率同比增长了17.70个百分点。

可是,实验猴不可能永远“天价”。2021年8月,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对人大代表提出的“关于保障本市非灵长类实验动物供应的建议”进行回复时指出,中国非人灵长类动物约为世界非人灵长类物种的10%,是世界上少数几个非人灵长类动物分布十分丰富的国家之一,目前,全国实验猴人工养殖存栏数大约30万只规模,基本可以满足种群恢复需求。

在今年6月17日,停止执行《关于禁止野生动物交易的公告》消息传出后,有机构和投资者猜测实验猴或将恢复进口,猴价也将回落。A股市场上曾参与“囤猴大战”的企业,股价都出现不同的波动,昭衍新药更是直接跌停。

投资养猴仍然是具有风险的资本“游戏”,昭衍新药的实验猴红利,还能吃上多久?而对于国内的实验猴市场而言,当由于资源紧缺被炒起的热度下降之后,或许才能迎来真正的发展。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