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漂”国联证券回A在即,中信系五大悍将能把青铜带向王者吗?

“港漂”国联证券回A在即,中信系五大悍将能把青铜带向王者吗?
2020年07月14日 11:29 浑水调研

浑水调研·挖掘上市公司价值,揭开资本市场真相

撰稿|浑水研究院市值研究中心 赵子祥

7月13日,国联证券公布招股意向书,公司确认将于7月15日开展初步询价,7月21日开启网上网下申购。

2015年7月6日,在成功改制七年后,国联证券正式在香港联交所挂牌,发行价定在了8港元。上市首日,国联证券以5.51港元的成绩收盘,明面上跌掉了三成多。此后,8港元就成了国联证券股价的天花板,从未抵及。

当了港漂还没有一年的时间,2016年5月,国联证券就动了回归A股的念头,一直到2020年的7月13日正式招股。这五年的时间里,国联证券在实现“A+H”的道路上经历了等待、自我中止、重启,终于走到上市临门一脚。

国联证券上市后将成为A股第40家上市券商,也是第13家A+H上市券商,同时也是继南京证券华泰证券东吴证券之后的江苏第四家本土上市券商。

回头看现在的国联证券,尽管仍旧是一家地域性十分明确的券商,但是有了以葛小波为首的“中信系”五大悍将的加盟,似乎无锡、江苏都不能包藏他们的野心。

“中信系”豪华团队操盘

在国联证券官网的公司大事记上,时间停留在了2015年。并非刻意保持低调,公司在2015年之后确实没有什么大动作,当然成绩也不理想,不要说全国范围,即便在江苏省内,国联证券也只能算是二流。

一直到了2019年的5月,已经居于首席风险官、财务负责人,甚至是公司党委委员等要职的葛小波无预兆的从中信证券出走,并拉杆子加盟国联证券,一系列动作震惊业内。

在刚刚公布的2020年上半年券商承销金额排行榜上,没有任何意外,中信证券仍旧拿到了头名。当时,葛小波就是从这家国内投行的头把交椅那里突然离开。刚满48岁,2018年的年薪达到了1500万人民币的天价,又是公司的嫡系子弟兵,兢兢业业的工作了22年,总而言之,葛小波完全没有从中信证券离开的理由。

离开后的去向更是让人大跌眼镜。在国内的券商中,国联证券的排位应该属于准三流行列,充其量也就是“青铜”级别。何况,当时的国联证券是一个连续三年多冲刺A股未果的内地资本市场弃儿身份。在国联证券的2019年年报里,我们找到了行政总裁葛小波的薪酬,328.82万元港币。这是加盟半年多的数据,不过按一年算,也就是差不多600万元港币的水平,甚至没有前一年在中信证券时薪酬的一半。所以,舆论一直猜测葛小波的突然加盟与其老上司、国联证券顾问王东明有着直接的关系。

除了葛小波之外,在国联证券冲刺IPO之前,以空降姿态从中信证券加盟国联证券的还有现任的公司首席信息官汪锦岭、公司副总裁兼首席财富官尹红卫、首席风险官李钦、董秘王捷,几乎把国联证券高管换了个遍。

毫无疑问,中信系空降的五名高管对于国联证券能够成功过会有着直接的关系。除了表面上可以直接印证的,比如葛小波在中信证券就曾经担任过A股上市办副主任的职务。

在2019年的年报里,国联证券对当前的管理团队就不吝赞美,“公司目前管理团队的核心成员拥有15至20年证券行业头部券商的从业经验,远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对应的正是以葛小波为首的中信系。

“王者”野心昭然若揭

2019年的12月27日,国联证券发布公告称其恢复A股发行审查获得证监会同意。以此为国联证券重启回归A股征程的节点,到7月13日发布招股书,也就半年多的时间。

股东构成方面,国联集团直接持有国联证券28.59%的股权,并通过其控制的企业国联信托、国联电力、民生投资、一棉纺织及华光股份间接控制国联证券43.76%的股权,合计控制国联证券72.35%的股权。按照目前方案,国联证券上市后,国联集团直接及间接控制的股权比例将被稀释至57.87%。依然保持控股地位。

在同一天,国联证券发布了另一个公告,称收到证监会的批复,拟以自有资金,在香港设立国联证券(香港)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3亿元港币。自此,公司为拓展国际业务,实现国际化发展走出实质性一步。

动作频频,2020年的3月4日,国联证券又收到了证监会的无异议函,成为首批获得公募投顾试点资格的7家券商之一,业务能力上开始向券商在第一梯队的中信建投中金公司看齐。4月21日,国联证券宣称顺利完成首批基金投顾客户的签约和交易,成为证券业首家上线基金投顾业务的券商。

而在最新披露的招股书里说得很清楚,本次发行募集资金的计划重点使用方向的第一条就是优化营业网点布局,实现对全国主要中心城市的全覆盖,同时在重点拓展区域进一步加密营业网点,提高经纪业务市场占有率水平。

无锡国资既然能重金把“券商打工皇帝”请来,明显有问鼎“王者”的野心。在2019年年报和此次招股书的资金使用计划中,都可以看出一二。不仅仅只有前文提到的提高经纪业务的市场占有率,业务的转型应该是国联证券接下来的重点。除了像“要积极培育场外市场业务、金融衍生产品业务等创新业务”这样的表述,公司在年报的愿景中对公司的财富管理业务、投行业务、金融市场业务都提出了明确的要求。

国联证券在招股书披露,2017年-2019年,国联证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2.63亿元、9.9亿元和16.19亿元;实现净利润3.74亿元、5058.8万元和5.21亿元。公司2020年1-3月实现营业收入为4.95亿元,实现净利润为2.29亿元,公司2020年一季度营业收入较2019年同期下降14.23%。

这是以葛小波为首的中信系执掌国联证券半年后取得的成绩,不过也有客观原因,那就是公司2018年的营收数据太差。

虽然目前还无法预知公司在A股上市后的表现,但是从国联证券的豪华管理阵容和资金规划,可以明显感受到他们剑指全国头部券商的“野心”,而江苏上市券商梯队也将增至四家,成为国除了北上广以外上市券商数量最多的省份。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