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岩石更名不成反涉侵权,不到一月狂收16个涨停,快被游资玩坏了

st岩石更名不成反涉侵权,不到一月狂收16个涨停,快被游资玩坏了
2021年06月11日 18:36 浑水调研

屹立A股28年不倒的“壳公司”ST岩石(600696.SH),在资本市场兴风作浪的力道丝毫不减。

6月8日,ST岩石股价再次涨停。至此,ST岩石已经连续实现12个涨停板,并且从5月13日至6月8日的19个交易日中,收获16个涨停板,区间股价涨幅高达108.94%。

截至6月9日发稿,ST岩石股价微涨。

ST岩石股价连创新高,在于处在风口的白酒概念。

但吊诡的是,以白酒概念推动股价狂飙的ST岩石,其6月8日的公告却显示,目前白酒业务规模和销售收入尚小,2020年酒类业务利润处于亏损状态,公司只有48名员工,并且公司还未拥有白酒生产基地,主要通过委外贴牌生产再进行销售。

而ST岩石一直是A股市场的一朵奇葩,不仅长期徘徊在亏损和微利之间,成为资本玩家不断折腾的壳资源,而且历史劣迹斑斑,多次紧贴市场热点概念进行更名炒作,内幕交易魅影重重。

更名隐患悬而未决

曾因强蹭P2P“热点”而备受争议的ST岩石,如今又因沾边白酒概念而被外界所熟知,这一切源于2019年底的更名,并由此形成了公司名称与股票简称“各自表述”的奇观。

根据历史公告,2019 年 11 月 15 日,当时公司全称为“上海岩石企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的ST岩石,决定将名称变更为“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当年12月5日公告显示,其已完成了公司名称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虽然公司全称改了,但ST岩石的股票简称至今却没有变化。

“公司只是把全称改了,股票简称目前还要看监管部门能否同意。”ST岩石工作人员6月8日下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公司名称变更已经超过18个月,为何ST岩石的股票简称无法更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ST岩石更名并使用的上海贵酒名称,已经招惹了侵权官司。

ST岩石2020年年报表明,2020年3月30日,其收到江苏省南京市中级法院送达的应诉通知书及相关文件,其中告知贵州贵酒集团诉上海贵酒酒业销售有公司、贵州贵酿酒业有限公司、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及苏宁易购(002024,股吧)(002024.SZ)商标侵权纠纷案已经受理。

上述被告中,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就是ST岩石,上海贵酒酒业销售有限公司系其控股子公司,贵州贵酿酒业有限公司则是ST岩石控股子公司贵酒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股东。

“与ST岩石的案件已经在今年上半年开庭了,目前还没有审判结果。”贵州贵酒集团母公司洋河股份(002304,股吧)(002304.SZ)相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该人士称,贵州贵酒集团的诉求是要求ST岩石不能继续使用“贵酒”这个字号,并赔偿损失。据ST岩石2020年年报,贵州贵酒集团起诉涉及的金额为500万元。

“ST岩石使用‘贵酒’侵犯了我们的商标,误导消费者,对我们有不正当竞争行为。”上述洋河股份相关人士认为。与更名上海贵酒18个月的ST岩石相比,贵州贵酒集团的建厂历史已超70年。

而自称酒业新贵并且频繁以“上海贵酒”进行品牌宣传的ST岩石,侵权诉讼无疑是高悬在其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ST岩石以“上海贵酒”在百度上线了品牌专区,旗下子公司以“贵酒”命名的不在少数,如深圳贵酒融资租赁、深圳贵酒商业保理、贵酒供应链、上海贵酒科技等,就连其控股股东也从“上海存硕实业有限公司”更名为“上海贵酒企业发展有限公司”。

而对于贵州贵酒集团的起诉及其进展,ST岩石除了在2020年年报中进行记载,并无临时公告。

大股东分步增持造“牛股”

ST岩石股价扶摇直上,与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推动功不可没。

回查ST岩石股价走势可知,其这波猛烈的上涨行情起源于大股东发布增持计划之际。

今年2月24日,ST岩石公告称,控股股东贵酒发展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鸿褚、上海泓虔,于2月23日合计增持了38.85万股,使之合计持股从占55.1%的18429.27万股上升至占55.22%的18468.12万股。

当日公告还称,贵酒发展及其一致行动人从2月23日起的12个月内,将择机实施增持,增持比例为不低于占总股本4%的1337.88万股(含本次已增持股份)至占5%的1672.35万股。

由此,ST岩石股价从2月23日开始连续涨停冲高。

到了5月6日,ST岩石披露,贵酒发展及其一致行动人上述增持计划已实施完成,截至4月30日共增持了占4.9%的1638.01万股,合计持股比例达到60%。

同日,ST岩石公告称,其2021年员工持股计划完成股票购买,共买入公司股票55.7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7%,成交均价为19.75元/股。

此前公告表明,ST岩石员工持股资管计划为1200万元,参与人员包括董事长、总经理在内的员工共21人,资金来源为合法薪酬及控股股东贵酒发展提供的借款支持。

但贵酒发展及其一致行动人的增持还在继续。

5月7日,ST岩石公告表示,贵酒发展及其一致行动人计划自5月6日起的12个月,增持占4%的1337.88万股至占5%的1672.35万股。

而贵酒发展及其一致行动人买入股票堪称出手迅速,就在5月6日,就已经合计买入139.6万股;及至5月21日,贵酒发展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增持了占总股份2%的669.14万股,使之持股达到占总股本62%的20736.42万股。

“看ST岩石很低的换手率就知道了,其股价不是来自市场增量资金,主要是大股东的持续增持,从而带动跟风资金,股价自然就不断上涨。”一位券商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种手法非常巧妙。”

梳理ST岩石控股股东增持公告亦可知,贵酒发展及其一致行动人的增持计划,几乎每个交易日都在实施,这种分散不断买入的做法,显然更有利于股价上涨。

生命不息折腾不止的壳公司标本

“贵酒发展及其一致行动人已经高度控盘,并且通过股价上涨使自己的身家实现了暴涨,但大股东目前还没有进行股权质押,暂时无从得知其意图。”前述券商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资料显示,ST岩石总股本为3.3447亿股,贵酒发展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目前达到占62%的20736.42万股,加上2021年员工持股计划锁仓的占0.17%的55.72万股,实际在外流通的股票仅为1.265亿股。

“市场有一个公开的秘密,就是经销商和加盟店往往早于公告知悉企业的发展计划,企业为了提高经销商和加盟店的向心力与收入,也会经常提前‘吹风’,从而带动经销商和加盟店买入股票。”上述券商人士说,“由于经销商和加盟店分散在各地,推动股价看起就像市场自发炒作。”

公告表明,截至2020年底,ST岩石的经销商为16家,加盟店为318家。

与此相对应,ST岩石的筹码伴随股价上涨正在呈现集中之势,截至2020年底,其股东数为1.9186万户,到2021年3月底下降至1.6998万户,一个季度减少了2188户,而ST岩石在2017年6月底的股东数曾高达4.2529万户。

此外,ST岩石大股东此前回购股份已经发生内幕交易。

根据4月26日披露的海南证监局行政处罚决定书,2019年5月中旬,实际控制人召集ST岩石时任董事长张佟及其他高管开会讨论股份回购事项,ST岩石于当年6月18日披露回购预案公告,而张佟提前利用他人账户在当年6月14至17日买入22.16万股,在披露回购预案公告的次日全部卖出,获利10.74万元。

此后,张佟还多次操作他人账户买卖ST岩石股票,获利11.87万元。

更早之前,当时分别名叫多伦股份和匹凸匹的ST岩石,从2013年7月开始被实控人鲜言等人循环转出1.2亿多元,其中2360万元被用于理财、买卖股票等,至案发仍未归还。

2015年4月30日至5月11日,鲜言还通过其控制的证券账户出资2.86亿元买入多伦股份(ST岩石)股票2520万股,此后发布名称变更为“匹凸匹”跟风当时市场热衷炒作的互联网金融概念误导性公告,使其股价飙涨,鲜言从中获利近2亿元。

而1993年上市的ST岩石,就像资本玩家手中的玩具,光曾用名就有福建豪盛、利嘉股份、多伦股份、匹凸匹,之后变更为ST岩石,再更改为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伴随名称的不断变化,其实控人和热点炒作也如走马灯轮换,但公司基本面却始终乏善可陈。

“ST岩石是壳资源重复利用的缩影,也将成为A股市场特定现象的一个活化石。”上述券商人士认为。而中小投资者在这一场场概念游戏中究竟将遭逢什么样的命运,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