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正中珠江IPO审核专场2过1,新三板转板的被否!

刚刚,正中珠江IPO审核专场2过1,新三板转板的被否!
2019年08月22日 16:14 IPO头条

来源:IPO头条整理,部分资料参考自尚普IPO咨询、挖贝网,转载请注明来源!8月22日,证监会发审委安排了2家企业上会、仙乐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广东泰恩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两家企业均申报在创业板上市,且审计机构均为广东正中珠江,据IPO头条获得最新消息,最终仙乐健康过会、泰恩康被否。

仙乐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公司是一家主营营养保健食品的公司,主要产品包括软胶囊、片剂、粉剂、软糖、硬胶囊、口服液等,公司主要客户包括辉瑞制药、葆婴、安琪酵母、修正药业等国内外知名企业。2015年-2017年和2018上半年,仙乐健康营业收入分别为8.24亿元、7.86亿元、13.30亿元和7.3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56亿元、7.04亿元、1.04亿元和0.72亿元。其中,2016年的净利润是2015年的12倍、2017年的7倍。

3年3次冲击IPO终成功!2016年3月,仙乐健康向证监会提交了申报稿,拟主板上市,但在2017年1月中止审核。2017年7月,仙乐健康再一次向证监会提交了拟登陆主板的招股书,但招股说明书的审核状态一直都是预披露更新,且未有任何新的进展消息。2018年3月,仙乐健康主板IPO终止审查。2018年4月,仙乐健康又向证监会提交了申报稿,而此次拟上市的板块由主板变更为创业板。并在当年11月更新了招股书,但由于踩雷正中珠江,公司IPO曾在今年5月中止审查。在经历长达三年的等待之后,仙乐健康于今日上会,并顺利通过了IPO审核。毛利率大幅下滑公司2015年至2017年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3.11%、32.11%、32.08%,2016年毛利率相比2015年下滑了超过10个百分点。毛利率的下滑也导致公司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毛利率差距越来遇大,据披露,公司可比上市公司的同期毛利率分别为51.08%、49.13%、49.85%,公司毛利率已经比同行业低了将近20个百分点,市场竞争力大幅下滑。一边土豪分红一边募资“补血”公司此次申请创业板上市拟募集资金6.06亿元,2016年9月公司同意以总股本6000 万股为基数,每10 股分配现金股利人民币83.4元,总共分红金额为5.04亿元。据招股夫妻二人共持有公司55.28%的股份,按照5.04亿元的股利发放计算,夫妻二人共获得了高达2.79亿元的分红。若在加上高峰、林培春、林奇雄、林培娜、姚状民等直系以及近亲属的所持有股份,林氏家族共持有公司股份约95%,也就意味着分红的5.04亿元几乎全部进入了林氏家族的口袋。值得一提的是,公司报告期内仅有这一笔分红,可见此次分红并不是公司每年依据当年利润所作出的分红,恐有突击分红后再转手上市募集资金的嫌疑。广东泰恩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被否公司主营业务为代理运营及研发、生产、销售医药产品、医疗器械、卫生材料并提供医药技术服务与技术转让等。靠代理起家的泰恩康虽从事医药行业已近20年,但公司的发展却不尽如人意。数据显示,公司的盈利能力,扣除政府补助后,还不及5年前的利润水平,公司成长性严重受限,同时,受主打代理产品沃丽汀市场份额及毛利率下降及多数子公司经营不善影响,公司持续盈利面临严峻考验。2015-2017年度,泰恩康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70亿元、3.65亿元和4.49亿元,实现净利润4072万元、2193万元和5072万元。2014年10月,泰恩康挂牌新三板。

代理运营业务收入为主代理运营业务收入为主报告期内,公司代理运营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72.18%、76.20%、75.07%,为公司主要的收入和利润来源,随着自产产品业务市场建设与医药技术服务的持续推进以及未来核心研发药品生产批件的获批,公司自产产品业务收入及医药技术服务收入将会保持持续增长。挂牌新三板期间涉嫌隐瞒员工总数招股书显示,公司2014年-2016年年末在职员工人数分别为596人、995人、943人。这与其在新三板公布的数据相差甚远,该公司在新三板相关财报显示,3年员工总数为472人、683人、779人。相较于招股书,泰恩康在新三板3年少披露了124人、312人、164人。3年总计有600人“消失”了,平均每年200人。连续3年欠缴社保和公积金2018年2月26日,泰恩康一口气发布了十多份公告,其中有3份是年报或半年报更正公告,这些公告将员工人数与招股书中的人数“同步”,将其2014-2016年末在职员工人数改为596人、995人、943人。2018年4月,泰恩康在更新后的招股书披露,公司的社保和公积金缴费存在异常。对于欠缴哪些员工的社保和公积金,泰恩康并没有对外披露。但仔细分析数据,欠缴社保和公积金好像跟“消失”的员工无关。因为2014年少了124人,2015年少312人,2016年少了164人,但社保2015年少缴259.7万,2016年少缴217.63万,2017年欠缴98.47万元。如果是帮“少掉”的员工补缴,那么2014年也应该补缴。另外,2015年和2016年“消失”员工数量和少缴的金额不成正比。这两组数据是不是可以推理,那些那些“凭空消失”的员工,在计算少缴社保和公积金,仍然属于不在列呢?不过,泰恩康控股股东郑汉杰、孙伟文对于少缴社保和公积金态度很好,承诺如果未来泰恩康被罚款、追缴,他们将在责任之日起6个月内无条件承担所有责任。开发商的苦日子开始了下半年,开发商的煎熬期到了,而且艰难才刚刚开始!先是国内发债被切断,紧接着国外借钱又受阻。然而,还有更严重的是......关注“暴财经”,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暴财经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