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外资技术转移与内资经济增长质量 ——基于中国区域面板数据的检验

【原创】外资技术转移与内资经济增长质量 ——基于中国区域面板数据的检验
2020年04月10日 14:23 中国经济学人

沈坤荣1   傅元海1,2

(1.南京大学经济学院,南京210093;

2.湖南商学院经济与贸易学院,长沙 410205)

[摘要]本文利用1999-2007年我国29个地区的面板数据,系统地探讨FDI的不同溢出效应对内资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及其制约因素。研究结果显示,外资企业的技术转移与扩散对内资经济增长质量具有正面作用;外资企业的溢出效应(主要是竞争效应)对内资经济增长质量主要是负面作用,只有在外资聚集水平高的子样本中,外资的技术溢出效应与外资企业生产本地化反映的技术转移、扩散效应趋近时,才对内资经济增长质量具有正面作用。研究还发现,技术差距、外资聚集水平和增加值率差距是影响FDI企业的技术转移与扩散对内资经济增长质量效应的重要因素。

[关键词]技术转移与扩散;溢出效应;经济增长质量

一、引言

不同的溢出效应因促进本地企业不同层面的技术进步而对内资经济增长质量(用投入产出率度量)产生不同的影响,本地企业通过外资企业生产本地化可能获得更多中间产品生产技术,提高投入产出率;通过竞争效应可能获得更多终端产品生产技术或某一中间产品技术,中间产品或零部件则依赖进口,创造新价值过程缩短,导致经济增长质量下降。

理论界对FDI影响经济增长质量的讨论可概括为两方面,一是讨论FDI的直接影响,郭克莎(1995)认为,提高利用FDI的规模和效益可以加快我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傅元海和王展祥(2010)指出,外资企业单位产值的消耗对全国的影响,就是FDI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二是从FDI溢出效应视角讨论间接影响。沈坤荣(1995)认为,FDI除了直接影响经济增长方式外,还通过溢出效应影响技术水平、组织效率等来影响经济增长的方式。但是研究FDI的溢出效应影响经济增长质量机制的文献不多。

FDI溢出效应的理论研究多是讨论FDI技术溢出的机制,未涉及到FDI不同的技术溢出机制影响本地企业不同层面的技术进步。实证方面,一般是基于本地企业的劳动生产率、全要素生产率或东道国GDP与FDI参与程度的联系构建计量模型,来判断FDI的技术转移与扩散效应,即根据FDI的参与程度这一解释变量系数估计的显著水平判断技术转移与扩散效应。外资参与程度的度量有多种方式,沈坤荣和耿强(2001)、Woo(2009)用外商投资额占GDP的比例、包群等(2006)用外商投资额占固定投资的比例、Aitken和Harrsion(1999)用外资企业资产的份额、Sjöholm(1999)用外资企业产值份额、Xu(2000)用外资企业增加值的份额等测度,外资参与程度虽然度量了外资企业的多种溢出效应,但是用外资参与程度检验FDI对东道国技术进步的影响,只能说明内资企业技术进步的动力源是FDI,技术源不一定是FDI。因此,用外资的参与程度作解释变量不能反映FDI的技术转移与扩散效应;更重要的是,外资的参与程度不能反映FDI溢出的不同技术特点,即不能区分中间产品与终端产品技术转移、扩散对东道国不同层面技术进步影响的差异。二是没有FDI溢出效应影响经济增长质量的确切结论,虽然全要素生产率是衡量经济增长质量的重要指标,从卢荻(2003)等关于FDI对全要素生产率影响的结论,可以推断FDI溢出效应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但是就目前的测算方法,全要素生产率难以全部反映经济效果,必然导致FDI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更难准确测度。

FDI的溢出效应影响内资经济增长质量机制的理论探讨及其实证检验,无论对理论发展还是政策探索均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本文可能的创新:一是从理论上揭示FDI的不同技术溢出通过促进东道国不同层面的技术进步进而影响内资经济增长质量(用投入产出率度量)的机制;二是用FDI企业本地化度量技术转移和扩散效应,利用1999~2007年我国29个地区(西藏因数据不全、黑龙江因数据异常而未考虑)的面板数据,检验FDI技术转移、扩散效应与外资参与度反映的溢出效应对内资经济增长质量影响的差异,同时考察影响FDI企业技术转移对内资经济增长质量效应的因素。

二、FDI的技术溢出影响内资经济增长质量的机理

投入产出率是衡量内资经济增长质量的重要指标之一,本文将内资经济增长质量界定为增加值与中间投入的比,以下称为投入产出率。投入产出率提高的关键在于技术水平,而外资的技术溢出是影响本地技术进步的重要因素。FDI企业通过生产本地化实现技术转移与扩散是FDI溢出效应的重要途径。2002年Kumar认为,外资企业生产本地化水平与技术转移和扩散程度高度正相关。FDI技术转移与扩散效应产生的三种渠道如人力资本流动、示范效应和联系效应与外资企业生产的本地化程度密切相关。FDI企业生产本地化程度越高,本地雇员可以接触更多中间产品的技术;同样,本地企业能观察到更多的技术信息、参数、指南及诀窍,示范效应大。联系效应除了外资企业雇员与内资企业雇员的交流外,与本地企业前向关联的外资企业因本地化程度提高而提供技术含量更高的中间产品。

傅元海等(2010)将示范效应和人员培训效应归于生产本地化反映的模仿学习效应,与竞争效应、联系效应既有联系又有差异,在三类溢出效应下的本地企业技术进步动力均是FDI,但技术来源不一定相同;模仿学习效应的技术来源于FDI,其他溢出效应的技术来源不一定是FDI。模仿学习效应与竞争效应、联系效应的外延部分重合,既包括本地企业在竞争压力下诱致的模仿学习效应,也包括本地企业与外资关联时诱致的模仿学习效应;区别主要是模仿学习效应也有非竞争性企业或非关联企业的模仿学习效应。

模仿学习效应、竞争效应和联系效应促进本地企业不同层面的技术进步,进而对经济增长质量产生不同的影响。提高外资企业生产的本地化水平,本地企业通过模仿学习可以获得更多产品的生产流程技术,本地企业提高单位投入创造的新价值,即提高投入产出率。竞争效应和联系效应可以通过模仿学习获得更多产品的生产流程技术而提高经济增长质量,也可能因为获得的技术并不是生产的流程技术而降低经济增长质量。外资企业为了确保竞争优势,通过进口包含核心技术的中间投入品支持企业的本地生产,严格控制中间产品技术外溢;或者本地企业迫于竞争压力,通过引进技术手段提高产品的竞争力,获得的是某一环节的生产技术,上游投入产品依赖进口,进口增加提高了投入,即创造增加值的过程缩短,创造增加值的比例可能下降,导致经济增长质量下降。在联系效应中,本地企业为外资企业提供合格的中间投入品,通过模仿或外资企业的技术帮助获得了中间产品的技术,但零部件和原材料可能需要进口;同时放弃原有产品的生产流程,技术水平虽然提高,但创造增加值的比例下降,经济增长质量下降。

外资企业生产本地化的技术转移与扩散对内资经济增长质量的效应可能受一些因素的影响。国内外相当多的经验研究,如Kokko(1994)、Flôres、Fontoura和Santos(2007)、Sawada(2010)和陈涛涛(2003)的研究表明,内外资的技术差距是影响溢出效应的重要因素。除了内外资企业的技术差距外,聚集水平和内外资企业增加值率的差距对技术转移效应也有重要影响。模仿学习效应中的人力资本流动效应与外资参与度即外资聚集水平密切相关。FDI聚集水平越高,技术人员双向流动可能越频繁,模仿学习效应越大,经济增长质量可能提高;反之,则低。同样,内外资企业的平均增加值率差距大,即外资企业增加值率相对于内资企业越低,本地企业的模仿学习效应越小,对经济增长质量提高的作用越小。

三、计量模型与研究方法

1.检验模型

依据前面关于投入产出率的定义,投入产出率用数学语言表述为:

外资聚集水平越高,或者内外资企业交流的网络更发达,或者内外资企业竞争更激烈,本地企业模仿动机越强,模仿更充分,模仿速度更快,时滞更短;相反,模仿学习不充分,模仿速度慢,时滞越长。增加值率的差距越小,一是外资企业的本地化程度高,FDI技术转移与扩散更多;二是意味着内外资企业技术水平接近,模仿学习动力越强,模仿学习随FDI技术转移与扩散效应越多而时间越长。

第三,内外资企业的技术、FDI聚集水平和增加值率差距是影响FDI的技术转移与扩散对经济增长质量效应的重要因素。技术差距过大,一方面意味着外资企业技术先进,相对于本地企业,外资企业生产使用更多的中间产品技术,本地企业模仿学习空间大,技术转移与扩散效应大,本地企业投入产出率提高,对经济增长质量的作用就大;技术差距小意味着竞争激烈,外资企业技术优势不大,相对于本地企业,外资企业生产使用的中间产品少,本地企业模仿学习空间小,本地企业为获得竞争优势可能选择引进或研发等途径获取提高技术水平,使用新技术生产可能依靠进口原材料或中间投入品,降低了投入产出率,这样降低了内资经济增长质量。

外资的集聚水平对FDI企业生产本地化的经济增长质量效应的影响较为复杂。一方面,FDI聚集水平本质上就是外资参与度,对经济增长质量产生的影响是不确定的。另一方面,外资的聚集水平反映了示范效应和人力资本流动效应,FDI聚集水平越高,技术人员双向流动可能非常频繁,或者内外资企业交流的网络非常发达,学习效应大,或者竞争程度更为激烈,模仿则充分,内资企业获得了更多的中间产品生产技术,经济增长质量提高。反之,FDI聚集水平低,或者因为内资企业技术人员流向外资企业,或者缺乏内外交流的网络,或者内资企业与外资企业竞争程度弱,模仿学习不充分,FDI企业生产本地化的技术转移与扩散对经济增长质量的影响小。

内外资企业的平均增加值率差距过大,意味着FDI企业创造新价值过程短,东道国生产要素参与少,如果通过进口中间投入品支持本地企业的生产,项目出现“飞地化”,无法转移与扩散产品的生产流程技术;反之,FDI企业转移与扩散更多的生产流程技术,本地企业通过模仿学习提高投入产出率,进而提升经济增长质量。

五、结论

FDI企业生产本地化过程中的技术转移、扩散效应与竞争效应、联系效应通过促进本地企业不同层面技术的进步而对经济增长质量产生不同的影响。利用1999~2007年我国29个地区的面板数据,采用全样本和按技术差距、外资聚集水平、增加值率差距分组的子样本进行检验。研究发现,外资企业生产本地化程度提高反映的技术转移与扩散效应提高了内资经济增长质量;外资参与度反映的溢出效应主要是阻碍了经济增长质量的提升,只有在外资聚集水平高样本组中,外资参与度反映的FDI溢出效应才促进了经济增长质量的提升,说明仅当外资参与程度达到较高水平,FDI的溢出效应主要是FDI转移与扩散更多的中间产品技术时,即与FDI企业生产本地化的技术转移与扩散效应趋近,才能促进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因此,这就验证了FDI企业生产本地化的技术转移、扩散效应与FDI的竞争效应和联系效应因为促进了本地不同层面的技术进步而对经济增长质量产生不同影响的理论观点。研究得到的结论还有,FDI企业生产本地化对经济增长质量的正向效应不仅在当年存在,而且滞后效应显著;滞后效应随技术差距缩小、外资聚集水平下降和增加值率差距缩小而延长;FDI企业生产本地化对经济增长质量的正向效应随技术差距扩大、外资聚集水平上升和增加值率差距缩小而增大。因此,技术差距、外资聚集水平和增加值率差距是影响FDI的技术转移与扩散对经济增长质量效应的重要因素。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