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9个比特币奇案 背后真相究竟如何?

2099个比特币奇案 背后真相究竟如何?
2018年12月06日 19:08 巨丰投顾

【让投资更美好:投资者教育系列节目】之四十二

【核心观点】

1、如果红日药业对勒索犯杜兵所持有的送礼信息无所谓,为什么在第一时间内就跟勒索犯达成了一致?这里面肯定有故事。

2、红日药业的营销费用占,2017年的时候依然高达40%,2014年甚至高达55%!

3、从比特币勒索案,掀开了医药行业的腐败、药品虚高的的利益暗礁。

4、比特币勒索案,暴露了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存在着天然的不安全性。

大家好,欢迎来到《财经观察家》,我是包冉、包包。今天我们聊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奇案——案中案:一场关于2099.7个比特币的勒索案。

【新闻背景】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了一件较为奇特的案子。2014年底,四川一初中学历男子杜兵,利用翻墙软件在搜索引擎上发现上市公司红日药业商务往来送礼的清单和不正当商业行为的文件等内部资料,并利用这些资料索要“封口费”。

起先,红日药业并未理会,杜兵将部分红日药业的“敏感资料”通过互联网渠道扩散。最终,红日药业于2015年为其购买了比特币2099.7个,当时价值人民币约300万元,杜兵变现后买车买房。一年多后,红日药业报案。

2018年5月,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对杜某以敲诈勒索罪判除13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5万元。但直到目前,红日药业试图掩盖的“敏感资料”仍然是个谜团。

首先我们先看一下这个案件基本的一个事实,这案基本事实有三个关键词:第一个关键词叫做比特币,它的数量是2099.7个;还有一个关键词是一个自然人,叫做什么呢?叫做杜兵;还有一个关键词叫做:一个上市公司叫红日药业,是研制销售中成药的一个上市公司。

这个案件是在2014年年底的时候发生的,当时叫杜兵的这个人,通过翻墙软件到国外的搜索引擎上,当然不知道具体的什么细节什么手段,总之获取到了关于红日药业的一些,据杜兵声称是一些什么商务往来送礼的清单,和不正当商业行为的文件等内部资料。说红日药业的防火墙也够烂的,基本上属于在搜索引擎,功能强大的搜索引擎一搜就能给它搜出来!

搜了以后,杜兵就拿着这些东西向红日药业提出了勒索的要求,说你看,你如果不给我一些钱财的话,我就会把这些文件在网上给你曝光。红日药业一下就怂了,然后红日药业怂了之后,经过几番的来往谈判,他们就同意了,说给杜兵300万元的封口费。

根据后来的新闻报道,一开始红日药业也说我给你30万行不行?说杜兵不满意,马上还试探性地把一些小部分的资料在网上的某个论坛里做了一个曝光,红日药业就急了,说300万就300万!

但是不得不服气的是,杜兵虽然说他的学历不高,只有初中文化,2005年的时候还有寻衅滋事罪的前科,还曾经进去过,但是他还是很有头脑的一个勒索犯,他当时就提出,你不要给我现金,你要给我什么?要给我比特币。

2014年底的时候,说实话,那时候比特币的价格可不咋地,那时候比特币价格就一千多美元,而且他还手把手地教红日药业的董秘,说你该怎么办怎么办,终于把这个2099.7个比特币顺利地转给了杜兵。

然后杜兵转手在火币网上,也是我们都知道的几大虚拟货币的交易平台之一,马上把它变了现。说实话,杜兵这里头真的你说他有先见之明,他当时就敢勒索比特币,而不是勒索人民币。

第二个你要说他没有先见之明,他拿到手之后立马把比特币就给卖掉了,迅速处理。廉价到什么程度?价值原价300万的比特币,他200多万块钱就把它卖掉了,然后卖掉之后马上开始买房子,买车,买了辆宝马,买了一个单元房。我觉得是什么?是做贼心虚,对不对?

但是有好多网友后来在网上评论说,杜兵真的是没有先见之明,没有战略眼光,如果是说,他再稍微地把这笔比特币、稍微存那么一年半左右的时间,也就是到了2016年的时候,那个时候整个比特币的市场价格,最高达1.97万美元一个,也就是说如果他这两千、我们说约等于2100个比特币的话,到那个时候他手里的市场价值就约等于人民币2.7亿元。

即使我们说现在的比特币已经跌下来了,现在的比例大概是6400美元一个,现在他2100个比特币的价值依然是超过了9300万人民币。但是说实话,我们也不要去替他杞人忧天,替他闲操心,为什么?因为他的行为已经是完完全全地触犯了咱们国家的法律。

如果红日药业对勒索犯、对杜兵,所持有的商业往来的送礼的这样的信息,无所谓的话,他们为什么那么紧张?为什么在第一时间内就跟勒索犯达成了一致?我们想这里面肯定有故事。

它的营业总收入保持着稳定,因为我们都知道,在一个医药行业这也是常规的市场了,然后它的营业总成本也基本上还算稳定,利润也算是稳定,应该说是一个有收入、有规模、有利润,而且发展曲线很稳健的一个公司。从产品毛利率上看,这个公司的一些核心的、拳头的中成药的产品,它的毛利率是极高的。

比如说成品药的毛利率达到了88.75%,重要配方颗粒毛利率达到81.96%,产品中血必净注射液,这是它的最拳头的产品,毛利率高达91.27%。我们看到它30多个亿的销售额的话,它的利润只有大概五个亿、五六个亿左右,那么也就是说,它的最后的利润率事实上远远没有达到它的毛利率那么高的程度。

这中间大量的费用去哪了?我们都知道,对吧?毛利率是指直接这个产品产生的成本和销售收入的差额,但是你要摊销了企业的很多的其他费用以后,比如说管理费用,比如说研发费用,比如说市场营销费用之后,它自然会使净利率大幅地下降,这是合理的逻辑。

但是下降那么多,是不是真正的合理?他们的销售费用一直不低,我们看营业收入28亿元,销售费用15.79亿;营业收入33.48亿,销售费用18.04亿;营业费用将近40亿的时候,这时候时期营业费用33亿元;

这时候13亿,应该说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这两年还是略有下降的。但是即使下降了,在2017年的时候依然高达40%,在2014年的时候甚至高达55%!

也就是说,药其实不贵对吧?大量的钱是花在了渠道上,是花在了销售环节,销售费用上。好,这里面说实话,咱们大家马上就能联想到了医药行业,高毛利率,高销售费用,哪里去了?吃回扣、吃返点!

因为这里面的话,很多的我们都知道,在国家、在近几年,尤其是出台了一项关于医药行业不正当的商业行为的一个要严查的政策之后,当时很多A股的药业企业股价应声大跌,为什么?

因为大家都知道,很多的药企之所以维持那么高的销售收入,或者是看得过去的利润,事实上这里面大量的回扣,也就是被包含在了一个报表中的,所谓的销售费用一栏里的这样一些金额是至关重要的。

【新闻背景】

红日药业主要从事成品药、中药配方颗粒和辅料及原料药的生产销售。媒体报道,红日药业存在销售费用高企的问题,2017年,其销售费用为13.39亿元,2016年则是17.17亿元。

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A股医药行业上市公司近300家的销售费用/营业总收入平均占比约为21.32%,红日药业比行业高出一倍多!红日药业披露,2017年市场调研费共计3.27亿元,会议费2.96亿元,学术推广费2.2亿元,业务招待费7752.2万元,均未披露细节。

同时,红日药业还曾卷入广东基药目录增补腐败案中。在比特币勒索案中,红日药业甘愿为“商务往来送礼的清单和不正当商业行为的文件”而接受比特币敲诈,在案发后也没有主动报案。红日药业现任董秘表示,因此案牵涉面较广,公司会配合相关部门进行处理,在必要时将进行公告。

在2014年的时候,当时广东的负责基药增补的处长伍新民还有两个科长都被抓,而且涉案了好几家医药公司,其中有一家公司,就是红日药业在广东地区的最大的行业的代理商,当时红日药业反复发各种的声明,说这个事情和我没关系,这都是渠道商搞的。

这个公司叫做三信制药,而三信制药当时的负责人明明确确就是因为商业贿赂罪被检察院批捕,核心的产品是什么?就是红日药业的拳头产品血必净注射液,当时进入了广东的基药增补的目录,也就意味着它作为基础药的药品,它可以在各大医院被广泛地顺利地开出来,开出来以后给患者。

而且从目前来看,药品应该是一个好药,但是我们看到它销售的流程和过程,真的是雁过拔毛,层层加码。所以我们不难想象到,真是这些药到了消费者的那个环节的时候,有多少的价格是虚增出来的,有多少的成本才是真正的消费者应该去承担的成本。

而这中间的暴利,或者说这中间的不合理的、不合规的、不合法的利润,都被什么?都被药厂、渠道商和相关的腐败官员所掠取掉了。

所以说单纯从一个比特币的勒索案,我们又衍生出来了关于医药行业的腐败和医药行业的不合理的药品虚高的这样的一些行为之后,我们也能理解到为什么这几年的医改、药改充分在提出,要在医生的诊疗环节,对医生的和医护人员的专业服务要进行重新的估值定价,要把他们专业服务的价格抬上去,而一定要把老百姓用得最多的基础药的药物的价格压下来。

事实上我觉得这一点上国家做的是非常对的,而这里面触及到了太多的利益团体,触及到了太多的利益的暗礁,如何一个一个地拔去,恐怕就不是咱们今天这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了。只能说这是一个大势所趋,这代表了我们广大的群众的、我们个人、消费者个人的最根本的核心利益,也是我们的诉求。我想相关的政府部门、相关的行业其实已经在高度关注了。

这里头从前三个关键词我们可以看出来,事实上比特币这样的一种虚拟货币,确实是存在着很多的隐忧。比如说杜兵所聘请的律师,在这起案件进行的辩论阶段,法庭辩论的阶段,曾反复指出说,比特币并不是国家认可的法定货币,所以索要比特币的行为并不能在法律上构成所谓的完整定义的勒索犯罪的所谓的举证,你不能把它作为证据,因为它不是货币。

但是说实话,任何事情你都不能违背常识。法律它可能有相关的滞后性,但是在司法审判和进行案件辨析的时候,事实上无论是法官也好,还是整个我们的司法制度也好,也一定会从常识的角度去进行推断、去进行推论,那么你到底构不构成实质的勒索?说比特币不是货币,不是法币,不是法币没有问题,但它是不是能够非常方便地变成法定的货币?这一点我想没有任何人会质疑。

利用比特币进行勒索,已经成为了国际上以及国内外的一个通行的趋势,这种的行为又一次地印证到了,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确实存在着天然的不安全性。

这种不安全性是什么?

第一,它是去中心化的,它都很难被严格意义上的监管到,对不对?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它由于是去中心化的,所以它的转账又是完全虚拟的,它的转账非常的简单,这种的转账事实上在互联网上瞬间完成,而且很难进行追踪,因为一切都是匿名的,这是第二点的隐忧。

第三点的隐忧是什么?就是说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包括现在你拿到了虚拟货币,你都可以非常简单地进行变现。这其实也是我们回想一下,为什么从去年开始,国家的有关部门三令五申出了很多的相关的文件,包括各行各会、各个部委都在齐心协力地治理虚拟货币,尤其是治理所谓的虚拟货币的交易市场、交易平台。

(来源:一股清泉文化传媒)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