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止日俄核电项目后,越南缺电严重!欲借力中国解决三大电力难题

中止日俄核电项目后,越南缺电严重!欲借力中国解决三大电力难题
2020年01月13日 14:23 金十数据

随着经济的快速增长,越南国内的电力需求也持续激增,但由于各方面的短板,越南电力供应也日渐演变成一个愈发严峻的难题。尤其是,越南2009年曾打算通过与日本、俄罗斯的合作——修建核电站项目来填补该国的电力缺口,但在这一过程中,由于出现资金等各种问题,越南也于7年后的2016年放弃这两座核电项目的建设,并终止了与日俄的相关合同。

在这种情况下,越南缺电严重的矛盾加剧,并更加依赖对中国、老挝以及马来西亚等国的电力进口。而在2019年12月,越南在针对解决该国国内电力问题时还称提出:将加大从中国进口电力进口,预计2020年的进口量将超20亿千瓦时(1千瓦时=1度电)。

尽管承诺将向中国加大电力购买,越南国有企业越南电力集团(EVN)近期却被曝出已与老挝签署了5项电力购买协议,将于今明两年向后者购买电力也就是说,在提出向中国购买20亿度电后,越南却毫无征兆地将订单交给老挝。

如果回顾越南电力发展的历程,不难发现中国资金、技术、人才等对于该国的重要性。本文就将从越南电力发展这一短板入手,解读越南经济在能源、贸易、投资等各个领域对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

1.填补短板:越南发电面临重重困难

作为东南亚经济增长引擎,越南近几年的经济表现十分突出。越南统计总局半个月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越南国内生产总值预计增长7.02%,超过6.6%至6.8%的设定目标。世界银行也在越南经济半年报告中指出,越南中短期经济前景良好,未来几年经济增速将在6.5%左右。

然而,在经济迅猛增长的背后,越南却日渐感受到“电力缺口”这个短板带来的负面影响。据越南产业贸易部数据,该国电力供应缺口2021年恐达到66亿千瓦时,2022年将扩大至118亿千瓦时,到2023年更将达到150亿千瓦时。对此,越南就曾明确指出,如果电力供应出现问题,越南经济将面临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

首当其冲的显然是推动经济高速增长的制造业。据统计,除加工业外,越南包括食品、饮料、纺织、轻化工和耐用消费品等轻工业增长也很迅速,这些行业不仅使工业用电量大幅增加,还使单位电量的贡献产值指标大为提高——目前越南用电量的年平均增长率将达到6.7%。反过来,一旦电力供应远远不能跟上需求,越南经济的支柱产业也将难以推进。

另外,电力短缺带来的负面影响还直接反馈到相关的经济数据上。比如,截至2019年7月20日,越南吸引外资金额为202亿美元(约合1402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3.4%。外资企业此前曾毫不掩饰地指出,在越南建厂最让他们担忧的就是用电的问题。

显然,越南的电力供给已经成为该国经济发展的拦路虎,但更加艰难的是,越南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一问题,只是在其通过自身努力试图去解决这一短板之后,仍屡次陷入困境。而从更详细的角度出发,越南面临的电力发展难题存在以下这3个部分。

(1)火力发电遇瓶颈

在2015年之前,越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煤炭出口国,年均出口煤炭量约达到2100万吨;加之由于煤炭价格低廉,越南也开始力推煤炭作为发电燃料,火力发电由此成为越南发电行业的中流砥柱。据越南政府的数据显示,2015年,越南的燃煤发电量已经从2009年的2吉瓦跃升至15吉瓦。

伴随着燃煤发电量的增加,加之工业的不断发展,越南的煤炭需求也在不断增加,更是在2015年转变为煤炭净进口国。数据显示,越南2015年的煤炭进口量较2014年翻了一番,达到770万吨,出口量则减少至170万吨。目前,越南仍在从传统的煤炭出口国向煤炭进口国转变,但这也反馈出一个问题:越南靠燃煤发电已经变得越来越艰难。

(2)力发电靠边站

此外,在开发水电资源上,越南也是频繁受挫。实际上,作为越南可以唯一利用起来的河流,湄公河的上游地区(通常被称为“上湄公河”)占整体流域面积的44%,主要流经中国,一小部分涉及缅甸和老挝;而从水量分布上看,老挝拥有湄公河流量的35%,中国、泰国与柬埔寨均占18%,越南则占11%,缅甸仅占2%。也就是说,越南虽有水力发电的优势,但这一优势其实也相对有限。

另一方面,由于技术短板,越南国内电力项目建设进度过于迟缓甚至陷入停滞,这也让水电潜力久久未能得到充分的利用;加之连年来的干旱天气导致供水减少,这也增加了越南水力发电方面面临的威胁。总得来说,水力发电的可行性在越南相对有限。

(3)可再生能源电力上资金短缺

在火力、水力等发电方式陷入瓶颈之后,越南也开始另辟蹊径——由传统能源发电转为可再生能源发电;甚至还出台措施,对向对绿色生产、善对环境、可再生能源等行业进行投资的企业提供资金。即便如此,按照多家越南企业的说法,尽管比此前有更多的机遇和有利条件,但是可再生能源项目在资金方面仍面临许多困难,特别是对太阳能等施工时间较快的项目。

据了解,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投资发展经费虽然已大大降低,但与传统能源投资相比仍较高,特别是使用先进技术的项目。另一个,可再生能源领域对越南而言是一个新兴领域,需要较长的投资回收期,投资成本较高、高风险,因此特别需要关于贷款期限和成本的优惠,但越南政府能给予到的帮助却相对有限。

也就是说,不管走哪一条路,仅靠越南国内的力量来发展电力,确实有点力不从心。

2.借力中国:三大方面解决电力供应难题

于是,在自身无法解决发电难题的情况下,越南将目光转向了中国市场。作为世界能源生产第一大国,中国在发电领域具备极大的优势。据水利部门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国水电装机容量达到了3.5亿千瓦,年发电量更是接近1.24万亿千瓦时,较1949年初期增长了1027倍,年均增长率也连年稳居世界第一。

从更加直观的数据来看,当全世界以3.7%的平均增速在“发电”时,中国却以8.4%的巨大差距领跑全球,全年发电量(包括火电、水电、风能、太阳能等)达到71118亿千瓦时,生产了全球超过四分之一的电量;而有声音指出,如果按照总的发电量来计算,中国平均每2秒产生的电力,就足以满足一个国人一辈子的电力需求。

眼见中国电力工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越南向中国电力市场靠拢似乎也显得顺理成章。在梳理了这一东南亚经济体与中国市场的主要电力合作之后,可以发现,越南主要在以下这几个方面发力。

(1)加大购买中国电力

自21世纪以来,为了应对国内电力严重不足,越南就已谋求从中国购买电力,以解燃眉之急。起初的10年,越南向中国购买的电力是通过3套110潜伏的输电线路——即连接中国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兴和越南广宁省芒街、云南省河口和老街省老街市、云南省文山和河江省,输电能力总计达230兆瓦,每月的送电量平均近6000万千瓦时。

通过上述输电线路从中国购买电力,有效地缓解越南2007年4至7月北部电力供应紧张的问题。

自此之后,中越间的电力贸易更加突飞猛进。据南方电网统计,目前已有3回220千伏线路,向越南北部7省(越南老街、河江、宣光、富寿、安沛、山罗和太原)送电,最大送电能力110万千瓦;且自第一回110千伏线路投运至今,中越贸易电力累计约367亿千瓦时。

此外,目前中越还正按计划推进500千伏中越联网项目,争取为越南南部地区输送更多的电量。可以看出,通过以多条输电线路作为媒介,中国正将电力源源不断地输送到越南供电困难的地区,这显然也为早已不堪重负的越南电网缓解了不小的压力。

(2)吸引中企赴当地建电厂

除了从中国市场购买电力之外,越南近年来还向中国企业放开其电力市场,并通过在项目给予优先等扶持,吸引诸多中企赴越参与大项目合作。目前,中企投资承建的越南发电项目——越南海阳燃煤电厂、永新一期燃煤电厂等代表中国水平的大项目进展顺利,越南与中企对接成效显著。

在这一系列项目之中,被誉为“花园式工厂”的越南平顺省永新燃煤电厂一期项目尤为引发市场关注。2018年4月,中国企业投资建设的首个BOT电厂——越南永新电厂一期工程1号机组在越南实现首次并网,这标志着这一BOT项目从建设期正式转入运营期。

据悉,永新燃煤电厂一期项目由南方电网公司(投资比例为55%)、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40%)、越南煤炭集团(5%)共同出资,总投资额达17.55亿美元,建设两台60万千瓦级超临界火电机组,计划年发电量达80亿千瓦时,最大供电范围可达到越南北部十二省,投产后将极大地缓解该国中南部地区的“电荒”问题。

永新一期双机商业运行一年来,机组连续高负荷运行的优势凸显,2号机组还实现新机投产后连续运行277天的记录。永新一期投产一年来发电量达86.86亿度,提前17天完成本年度合同约定的可用小时数。平均负荷率、年等效满负荷发电小时数等重要衡量指标,在越南已投产的同类型机组中遥遥领先。

按照越南方面的说法,电力为该国经济持续增长提供了重要支撑。“越中企业加强在电力等能源领域合作,将为越南经济发展不断注入新动力。”

(3)推进与中国技术人才的交流

不仅吸引中企投资,对于中国技术人员,越南也抱着相当大的期待。此前,越南就曾喊话称,该国将对采用高科技的环境友好型项目给予优先,欢迎中国企业对越南企业进行技术转让。

在这样一种导向之下,永新燃煤电厂一期项目建设时期,南方电网就曾牵头组织编撰了首部中、越多语对照的燃煤火电专业技术工具书——《越汉英燃煤电厂技术词汇》,这不仅填补了中越燃煤火电合作领域中专业技术工具书的空白,同时也成为中越电力人员沟通交流的重要工具,为越南的燃煤火电发电建设带去了巨大的推进作用。

此外,为了确保向越南输电的安全可靠性,云南电网公司每年还定期与越南电力集团召开联席会议,尤其是开展电力技术交流、培训,解决生产、运行等问题,累计为越方培训58人次。也正是不断推进与中企的技术与人才交流,越南电力发展才从漫长的蛰伏期向投资高峰期进行转变。

诚然,不管是中国资源、技术,还是人才,都对越南电力发展起着难以忽视的重要影响。而实际上,中企的到来影响的也绝非是越南这一个国家。比方说,在南方电网的推动之下,澜湄国家的电力已经实现互联互通。

根据官方梳理,自2004年110千伏中国河口-越南老街输电线路投运至今,南方电网已经建成了13回110千伏及以上输电线路,并实现与越南、老挝、缅甸电网相连接,同时中越老缅四国间累计电力贸易超过560亿千瓦时,缓解了三国北部地区的电力紧缺,也为当地社会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

不难看出,中国市场的资源、技术、人才等发挥的带动作用已经为越南电力发展增添了不少色彩。而如果从越南整体的经济发展出发,包括从能源、贸易、投资等各方各面来看,中国市场的辐射作用其实也在越南经济交出的亮眼成绩单中或多或少地得以体现。

3.傍人篱落:越南经济跟上中国改革腾飞节奏

金十数据此前曾介绍过,对于整个越南经济而言,其在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也愈加依赖中国市场,这一结论其实从进出口数据就得以体现。最新一期数据显示,2019年11月,中越双边进出口总额超过100亿美元,其中越南对华出口额达42.34亿美元、进口额达66.18亿美元。

此外,今年前11个月,中越的进出口贸易总额累计达1057.5亿美元,为历史之最;而截至2019年底,中国仍是越南唯一的“百亿美元”贸易伙伴。中越间的经贸数据体现的绝不仅仅是双方贸易往来愈发密切这么简单,这背后其实也反映出越南市场依赖中国产品的事实。

早在2014年,越南就曾特别指出,希望能寻找到新的贸易对象,以减少对亚洲最大市场的进出口赤字;在这之后,不管是越南农民还是制造商,均纷纷开始寻找“替代的供应商”。然而,现实的情况却表明,从筷子、衣服到机械零件,当地商店和市场依然依赖中国产品。

其次,在投资领域,中国资金的到来也为越南经济发展注入了更加新鲜的活力。不过,在中企投资这一“下一个世界工厂”的过程中,其实也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据新华网援引调研小组的报告指出,日本和韩国一直是越南吸收外商直接投资(FDI)的主要来源——长期以来,来自日本和韩国的投资资金合计占越南FDI总额的40%左右,2017、2018这两年的数值更是分别达到48%和45%的高位水平。相比之下,中国进入越南投资布局是相对滞后的。

2006年起,中国企业才开始有规模地在越南进行投资布局。从纺织业、机电设备到电子设备等,从单个企业的转移,到整个产业的转移,虽然中企进军越南市场的时间较晚,但方向却更加明确、执行力更强。数据显示,2019年前11个月,越南吸引中国内地的FDI资金规模达22.8亿美元,低基数下同比增长155.5%,占比进一步提升至7.2%。

与此同时,尽管日韩企业目前对越南市场的投资规模更大,但从越南政府“开放”的这个理念来看,其实也是“源于”其高度重视学习中国开放发展的经验。

据了解,广东省是越南唯一一个以国家的名义与中国地方政府签署合作协议的省份,中国的开放措施对越南的影响力显然不容小觑;而不管是中国企业还是其他外资企业,他们目前仍认为,坚持对外开放、吸收外商投资依旧是未来越南政府积极融入世界的重要举措。

不难看出,越南目前已经清楚地意识到学习中国开放对自身经济发展的重要性,而其当前在经济上实现的质的飞跃或多或少也是跟上了中国改革腾飞的节奏。就如越南总理所说,中国开放40年来取得的巨大成就值得祝贺,而越南如果不实施改革创新,那“我们将失败”。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