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20年的较量!做空香港的空头之王,与金融大鳄索罗斯谁更强?

跨越20年的较量!做空香港的空头之王,与金融大鳄索罗斯谁更强?
2020年06月26日 15:06 金十数据

导语:港元美元实行联系汇率制度已近37年,经历多轮经济周期跌宕起伏的洗礼,至今依然保持有序运作,但仍有空头不甘心,企图沽空港元大赚一把。然后,空头能否成功?与历史做空事件相比又存在哪些异同点?本文将从资金实力、做空方式、成功机率等方面梳理本次香港做空的手法与20年前相比有何不同,以供大家参考!

据《证券时报》近日报道,海曼资本管理公司的创始人凯尔·巴斯(Kyle Bass)正打算买入港元的看跌期权,并为此撬动了200倍的杠杆。这种情况下,如果18个月后港元下跌40%,巴斯能够赚取64倍的收益,如果港元汇率不为所动,他将失去所有资金。

不难看出,这位对冲基金经理正在进行一场豪赌,押注的是港元汇率的暴跌。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23年前,还有一位对冲基金经理也在做类似的事情,那场世纪豪赌的结局我们都知道——金融大鳄索罗斯铩羽而归、中国香港金管局最终获胜。

此番国际空头再袭香港,跟20多年前索罗斯做空香港有何异同?香港金融市场和经济形势又能否像之前那样,经得住考验呢?

1. 20年后卷土重来,新老“空头”有哪些共同点?

首先,凯尔·巴斯和乔治·索罗斯一样都是全球顶级的对冲基金经理,其职业生涯也往往以做空交易而著称,是名副其实的“大空头”。

在索罗斯辉煌的投资生涯中,1992年狙击英镑是最为经典的做空案例。当时,索罗斯判断英镑无法保持对马克的汇率,并为此投下了巨额的赌注,最终因此获利10亿美元。经此一役,索罗斯成为英国家喻户晓的人物,并被冠以“打垮了英格兰银行的人”的称号,旗下基金当年收益率高达67.5%。

凯尔·巴斯的成名一战相比索罗斯并没有逊色太多。他在2006年就注意到美国的次级抵押贷款市场存在问题,并积累了大量的空头头寸,最终在08年次贷危机中获利超过40亿美元。他的这笔卖空交易被《金融月刊》评选为历史上最伟大的证券交易第三名,这次经历还让他成为好莱坞大片《大空头》的原型之一。

其次,凯尔·巴斯和乔治·索罗斯都是做空港元,也都瞄准了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这一汇率制度由香港政府于1983年10月15日公布并实行至今,在这种固定汇率制度下,港元以7.75至7.85港元兑1美元的汇率与美元挂勾,因此维护汇率稳定也成为香港金管局的首要货币政策目标。

不过,维持联系汇率制度最重要的保障就是充足的外汇储备。1997年底中国香港的外汇储备约为928亿美元,如果做空力量能够强大到耗尽这些外储,香港就可能无力维持联系汇率制度。在1998年上半年,索罗斯筹集了巨额的资金,其用意就是打击联系汇率制度。

当时的中国香港财政司司长曾荫权在多年后回忆,如果当时的联系汇率制度不保,可能让人们一夜之间对港元信心尽失,更会令利率飙升、股市楼市急挫,经济环境进一步恶化。

如今凯尔·巴斯做空港元,也是将矛头直指联系汇率制度——如果港元与美元脱钩他将大赚,如果联系汇率位置不变,他将亏掉所有资金。今年5月,巴斯还在推特上发文,督促投资者及时将港元资产转换为美元,暗示联系汇率制度可能无法维持。

最后,两大空头做空港元都不是心血来潮之举,而是蛰伏观望了许久,并挑选了香港经济形势较为特殊的时期采取行动。

1998年,索罗斯刚刚成功狙击泰铢成功,并获取了巨额的收益,其声势之浩大和资金之雄厚都非此前可比。而彼时的香港刚刚经历了1997年席卷亚洲的金融风暴,投资者人心浮动,偏偏香港的楼市和股市也经历了长达数年的牛市,泡沫较为严重,这都为做空者提供了可乘之机。

而凯尔·巴斯早在2019年就发表了一篇名为《香港无声的恐慌》(The Quiet Panic in Hong Kong》的文章,声称港元汇率制度正处于危险之中。他之所以选择在2020年这个时候大举建仓,也有趁人之危之嫌。

今年香港受到疫情等因素的干扰,经济发展遭遇一定的困难,多项经济指标大幅下滑。据人民网6月7日报道,香港一季度本地生产总值(GDP)按年下跌8.9%,按季下跌5.3%,双双创下香港有记录以来的单季最大跌幅。

考虑到两大空头的诸般共同点,这次“新一代”空头大举来袭,香港是不是又将面临类似1998年那样的危急局面呢?事实上,凯尔·巴斯和索罗斯相比,功力火候尚有不足,毕竟姜还是老的辣!

2. 空头之王vs金融大鳄,索罗斯或许更胜一筹

在美国知名媒体CNBC的一份榜单中,索罗斯被评为“在世的最杰出交易员”第一名,排在第二位的是另一位交易传奇保罗·都铎·琼斯。而凯尔·巴斯相比之下还算是后起之秀,做空香港的资金实力、做空手段和成功几率等方面都不可与前者同日而语。

(1)资金实力

在1998年索罗斯狙击港元的战役中,索罗斯不但动用了量子基金的大笔资金,还动用了杠杆,跟随索罗斯行动的国际炒家也有相当数量的资金。在1998年8月,港币空头达到300亿港币以上,在股市还有大约8万份空头合约。在那场资金攻防战中,当年的香港政府动用了100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才获得惨胜,可想而知索罗斯当年做空香港的资金实力有多么强大。

相比之下,根据凯尔·巴斯透露的消息,这次他虽然动用了200倍杠杆,但其旗下的海曼资本资产管理规模一共才4.3亿美元(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的资产规模超过200亿美元)。而且,巴斯这次采用了买入看跌期权的方式来做空港元,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其资金实力并不够强。

(2)做空方式

做空港元,简单来说就是先从银行借入港元,然后再抛售来获利。做空者除了要面对价格上涨带来的损失之外,借入港元的利率也是做空者的重要成本。

当年,香港金管局在港元汇率上严防死守,不断提高利率以增加做空者借入港元的成本,但这对香港股市又是一大利空,嗅到机会的索罗斯转移战场,转而大举做空恒生指数。在汇市和股市上两面夹击,制造恐慌情绪,让对手方首尾不能兼顾,是索罗斯当年横扫东南亚的制胜法宝。

凯尔·巴斯这次采用的是买入看跌期权的方式,这种做空方式相对来说风险较低。所谓看跌期权,就是给予投资者在特定日期之前以执行价格出售某种资产的权利,如果港元真的暴跌,巴斯可以用低价买入高价卖出,如果港元汇率没有跌倒对应的位置,巴斯损失的仅仅是期权费用。

(3)成功机率

无论是英格兰银行这样的百年大行,还是泰国等东南亚诸国央行,面对索罗斯的狙击几乎无一幸免,只有在中国香港这里才碰到了硬钉子。要不是当时的香港金管局当机立断、破釜沉舟,再加上中央政府全力支持,香港经济的命运会怎样还很难说。除此之外,索罗斯这位身经百战的交易员也很少失手,量子基金1960年代到1990年代的平均年化收益率为32%,如此稳定而又可观的投资回报率只有巴菲特堪与之匹敌。

而凯尔·巴斯对次贷危机成功预测确实难得,但也难以掩盖他的诸多“败笔”。2011年,他曾表示日本是“庞大的旁氏骗局”,还投入巨资做空日本,最终以失败告终。2015年,他又建立了离岸人民币空头仓位,结果在坚挺的人民币走势下损失惨重,被迫在2019年割肉离场。如今他又押注港元汇率的崩溃,最终的结果也可能非其所愿。

除了上述因素之外,凯尔·巴斯和索罗斯在投资格局上可能也有差异。今年2月,凯尔·巴斯曾经在推特山发布关于中国的“错误”言论,并在事后拒绝道歉,与索罗斯在全球慈善和公共事业上做出的贡献相比,前者的投资格局显得狭隘。

3. 二十年风云变幻,香港经济“定力”更胜往昔

上文对比了凯尔·巴斯和索罗斯两大空头的异同点,最后我们来看看抗衡空头的主要力量——香港金融市场和香港经济的现状如何,是否有能力应对这一次国际空头的袭击。

(1)今年港元走势强劲,多次触发“强方兑换保证”

从港元对美元今年的走势来看,港元汇率自4月起显著走强,并自2015年10月以来首次触发7.75的“强方兑换保证”,反映出市场对港元升值的普遍预期。这种情况下,香港金管局已经多次出手维护固定汇率,刻意打压强势的港元走势。根据6月24日最新消息,香港金管局在市场卖出39.53亿港元,以捍卫联系汇率制度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很难想象国际空头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2)港元美元利差不断扩大,将支撑港元汇率

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打击了美国经济,美联储为了救市已经将利率降低至零,这导致美元和港元的利差扩大。截至6月24日,3个月Hibor为0.82167%,3月期美元Libor(伦敦同业拆借利率)为0.29663%,利差仍超过50个基点。市场对港元的需求推升了Hibor,而港元和美元的价差拉大将进一步吸引资金流入,推升港元汇率继续上升。这恐怕也是做空者不愿意看到的。

(3)恒指冲上25000点关口 多蓝筹股迈入“技术性牛市”

1998年索罗斯曾试图通过做空港股来打压港元,如今的空头如果想故技重施恐怕也要失望。6月24日,香港恒生指数一度上坡25000大关,相比今年3月的低点已经反弹15%以上,多只蓝筹股已经迈入“技术性牛市”。

(4)中概股掀起回归潮,香港金融中心地位依然稳固

网易京东等互联网公司今年回归香港上市。随着中概股在美国上市的风险加大,预计有更多的中国公司将返回香港上市,这将持续吸引资金流入,带动港元汇率上升。更重要的是,中概股回归潮还有助于继续做强做大香港资本市场,维护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5)4400亿再加31000亿,香港金管局“弹药”取之不尽

我们在上文介绍过,维护香港联系汇率的关键在于充足的外汇储备,1998年港府就是用它击败空头的。如今,中国香港截至5月末拥有4423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背后还有中央政府高达3.1万亿美元外储的强大支撑,足以在资金上打爆任何级别的国际空头。香港金管局前总裁任志刚也在近期表示,抛空港元赌联系汇率制度失守的投机者“一如以往将损手离场”。

综上来看,港元汇率和港股市场都异常坚挺,香港经济和金融地位也依然稳固,香港金管局更是为迎战空头做好了充足准备。可以说,香港经济的“定力”更胜于20多年前,即使90岁的大空头索罗斯再次出山,多半也会无功而返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