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里买口罩?你已经掉进了“资金盘”骗局!

朋友圈里买口罩?你已经掉进了“资金盘”骗局!
2020年02月17日 13:56 中金在线网

文/白的银

  现在微信朋友圈里微商在卖口罩、搞旅游的在卖口罩、做金融的在卖口罩,几乎所有人都在卖口罩,但是,只有药店、超市、医疗供应商,他们却都说自己断货,没有口罩。

  这些存在于朋友圈里的口罩,是真的吗?

  如果你买了口罩,只要看看自己有没有真的收到口罩,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很明显了。

  这些关于口罩的骗局,手段多样,有人在购买时让对方发照片验证了口罩的存在,甚至还验证了口罩的质量。但就是没想到,那批口罩只存在于照片里。

  还有公益人士,为了给疫区买口罩,被骗子骗走了100多万捐款。

  如果你以为一个几块钱的口罩,并不值得骗子大费周章,那你错得更离谱。现在,口罩生意才是致富机会。否则卖护肤品的微商们,怎么会开始转做口罩?

  01  永远不会发货的口罩

  许多人在朋友圈下单口罩的时候,都以为自己只是在买口罩而已,并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掉进了骗子的圈套。

  比如这几天新闻里的珠海的陈小姐。和朋友募捐了100多万元,想给武汉买口罩后捐赠过去。

  有网友就给她推荐了一个上海的口罩供应商。陈小姐还机警地让对方发了资质证书、产品图片,但觉得对方产品太差了,不符合捐赠医疗物资的标准。

  这时候有一个组织表示,他们对产品的要求不高,于是陈小姐又回头找上了之前的上海供应商。

  这下对方底气却硬起来了。货是不高档,但全国都紧缺啊,很多采购商找他要。你想要这批货,就得先付全款。

  陈小姐答应了对方的要求,给对方提供的厂家账号分三笔转账,一共转了133.5万多元。

  1月26日,钱打过去了,却没有任何发货信息。一问,对方就说,货已经发了,但是物流交通瘫痪了,货在路上没发出去,再等等看。

  陈小姐想了想,有道理,于是等到了1月27号,还是没有消息。陈小姐等不了了,催促对方。可供货商表示,因为物资很缺,货刚到站就被政府征用了,得重新再筹集一批货给她。

  此时,交通中断的事情正在全国各地发生着,这个理由令人无法反驳。口罩被政府征用的案例也常有发生,因此,这两个解释似乎都无懈可击。

  但到了1月28号,这批口罩还没发货,如此一来,凑钱做公益的想法就落了空。于是陈小姐试图让对方退款。

  供货商再次使出了拖延大法。先是账号出了问题,再是退款要走手续。拖到30号也没退成款。

  陈小姐彻底坐不住了,这才真的发现自己被骗了,选择报警。所幸,钱最终被追回来了。但关于口罩的骗局,仍然在继续。

  事实上,这些所谓“供应商”一个口罩都没有,但他们仍然敢往外发链接,告诉别人自己手头口罩一大把。甚至买了好些天都还没卖完。

在卖家朋友圈里,口罩仿佛不会缺货

  在一个接一个“顾客”上钩后,这些不明就里的下单量就成了他继续滚雪球的凭证:这么多人都买了,你又为什么还犹豫着不下单?

  收钱了之后,供货商还要跟工厂对接,对接上了工厂又有变化,声称发货了单物流管控、海关限制、国家征用,反正一切都是他们推迟交货的理由。而在这个链条过程中,大量的现金,汇集到了“发起人”手里。

  即便侥幸供货商发货了,你以为就万事大吉了?

  02  来路不明的口罩

  被骗钱当然令人愤怒,但更令人愤怒的,是花钱买到了假货。

  1月末,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乡善各庄村一名工作人员想要给村民免费发放口罩。

  经朋友介绍,他们认识了一个贩卖口罩的中间人梁姐。得知她有3M、N95、一次性医用口罩,但是价格比较贵。最终决定购买一种三层加厚医用口罩,价格2.6元一个,起订5000个。善各庄订购了1万个,1月29号,给她银行卡转账了2万6千元。

  之后又追加两批,每批1000个,总计2000个。这时候,他们已经在这位梁姐这里订了12000个口罩。梁姐说从上海发货。

  2月4日凌晨5点左右,这批货到了北京,善各庄的人直接去了顺丰的配送点拿货,先到的是第二批里的2000个。

  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些并不是什么一次性医用口罩。口罩外包装上写着“时尚口罩”,包装上标识的执行标准却是写着:GB2626-2006KN95。

  N95型口罩,是NIOSH(美国国家职业安全卫生研究所)认证的9种防颗粒物口罩中的一种。“N”的意思是不适合油性的颗粒(炒菜产生的油烟就是油性颗粒物,而人说话或咳嗽产生的飞沫不是油性的);“95”是指,在NIOSH标准规定的检测条件下,过滤效率达到95%。这是专业防护级别的口罩,什么时候变成了“时尚口罩”?

  拆开一个口罩后,善各庄村的人们发现这根本不是三层防护而是两层的,也不是医用的,防病毒能力基本上可以说是没有。口罩包装上表明,生产厂家为河北遇见日用品厂,完全不具备N95口罩这类专业防护品生产资质。

  第二天,2月5日早上,第一批一万只口罩的货到了。但纸箱内的口罩和第一天接到的口罩还不是一个牌子的,包装盒样式不一样,连厂家地址都没有,是纯粹的三无产品了。

粱姐发过来的口罩,质量奇差

  至于这些口罩从哪里来的,没有人说得清。

  也许,它们是从某个小作坊里生产出来的三无产品,也有可能,这些口罩不是全新的。

  此前,柏普医疗非法回收口罩已经被曝光,掀开了口罩回收这个黑色的利益链条之一角。

  更可怕的是,有部分不法分子直接去垃圾箱,废品站回收成吨的已经成为医疗垃圾的口罩,然后在自己的加工厂处理后流向市场。

  你也很难知道,这些厂区里,将口罩消毒时用的是紫外线,还是用大锅煮。

  03  即便能拿到合格的口罩,你也亏了

  但也不是说,所有的朋友圈口罩都会是这样,要么纯粹空手套白狼,要么以假货充好货。

  你还是有可能从他们手中买到真正的合格口罩。

  问题在于,这要经过一段漫长的时间,或许等你拿到口罩的时候,楼下的小药房里都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口罩供应。

  对你来说,花高价从朋友圈买口罩并没有解燃眉之急,但对朋友圈里的卖家来说,这是这个套路里最安全的退出机制。

QQ也有大量口罩交流群

  以当下的行情来看,一个朋友圈口罩至少也要4-5元,一旦他们以此吸引大量购买者,就能创造一个巨大的资金池。即便一个人只买100个,有100个人就能截留出4万-5万元的资金池。随着人数的增加以及购买数量的增加,资金池将会越滚越大。

  如果卖家手中的订单有100万片,这就是一个最高可以到500万的资金池。

  手握资金的他们,等到口罩产能恢复大量上市时,再以2元的低价买下合格口罩,正常发货。此时,他们仍然能挣300万。

  前后,不过是耍了一个以时间差换价格差的小聪明。

  这甚至有点像炒期货。这种“商业模式”并没有欺骗谁,但能让每一个参与其中的购买者,吃个哑巴亏。

  为什么这样的骗局能够行得通?

  就是因为,即便卖家一直不发货,我们这些个人买家也不一定会找他们退款。

  绝大多数购买者或是觉得退了也没地方买无济于事不如等待,或是在许多渠道都下了单,这里100,那里100,最后自己都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还有一笔订单,也就更不用说退款了。

该退款就要赶紧退款

  而当我们回过头去看,这些骗局的套路基本相似,骗子在QQ群、微信群中发布售卖口罩的虚假信息,引诱受害者前来详谈,谈好交易后,骗子会以“不能货到付款”“货品抢手”“不好发货”“需要定金”等为由要求受害人先付款再发货,等受害人付款后或是拖延发货,甚至直接拉黑。

  听起来,买口罩变得像是买地下六合彩一样。

  所以,要想不被骗,最紧要的是通过正规渠道购买。

  不用存有侥幸心理,现在绝大部分口罩厂都已经被征用,生产的产品被统一征调,统一调配,首先将被送往疫情最前线,能正常流到市场上的少之又少。

  既然如此,那朋友圈里海量的口罩,也只能是假的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