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闳资本:疫情、气候危机与资本使命

禹闳资本:疫情、气候危机与资本使命
2020年02月26日 19:45 陆家嘴杂志

新冠疫情再次警示流行性病毒对人类的可持续发展已构成巨大的威胁。

近几年,国内外许多科学研究表明,气候变暖与极端天气的频发加剧了物种的变化与变异,滋生新的病毒,加剧病毒的蔓延,并在一定条件下通过野生动物传染到人类;同时,气候变暖也导致世界各地的冰川缩小,有可能释放出一些人类未知的古老病毒,从而威胁到人类。

进一步考察不难发现,与澳大利亚森林大火、北非蝗灾等一样,流行性病毒疫情的爆发都可能与全球气候变化高度相关。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记录,过去80年当中发生的20多次跨国界重大疫情,其中约60%发生在本世纪,有8次则集中爆发于最近的10年(见下图)。

而美国NASA/GISS的数据显示,2019年平均气温较80年前的1939年上升了1℃,且自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全球气温呈持续上升态势。

另据世界气象组织(WMO)统计分析,2019年全球年均气温比工业化前的平均值高出1.1℃,2010-2019年则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十年。由于全球气候的变暖,世界各地的冰川也在加速融化,海平面正以平均每年3.6mm的速度上升,而海水中的酸性也比工业化初期增加了26%,以往数十年或百年一遇的极端天气也变得越来越频繁。

可见,近二、三十年来全球气温加速变暖,而全球性重大病毒疫情的发生也愈加频繁。

关于气候变暖,近几年国际社会已达成共识,普遍认为人类活动产生的温室气体过度排放是其根本原因。

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数据显示,其用于反应温室气体浓度增加对于气候变暖直接作用关系的指数AGGI在过去的40年当中上升了近82.5%(见下图);

据国际能源署(IEA)统计分析,2019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仍处于历史高位,达到330亿吨,相比1990年增长了60.8%。

为了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近二三十年来国际社会作了许多努力。

自1992年联合国推出《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以来,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先后签订了《京都议定书》、《哥本哈根协议》和《巴黎协定》,2015年联合国还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的十七项目标,应对气候变化则是其主要内容。

在上述努力之下,近年来全球二氧化碳排放的增长势头有所遏制,但不幸的是,2019年仍是有记录以来第二高温的年份。最近,巴西科学家在南极北端测得高达20.75℃的气温,而这是有观察记录以来,南极气温首次超过20℃。

另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的《2019排放差距报告》,即使《巴黎协定》中所有无条件国家自主贡献(NDCs)承诺都得到充分落实,1.5℃目标下的全球碳预算仍将提前于2030年用尽;若根据现有的“国家自主贡献”行动目标推算,即便《巴黎协定》得到充分的履行,到本世纪末全球气温仍将上升约3℃,将造成不可逆转的严重破坏。

然而,目前,全球用于可持续发展的投资严重不足。

据联合国贸发组织测算,每年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全球投资需求在5万亿至7万亿美元。而发展中国家每年的可持续发展投资需求约在3.3万亿至4.5万亿美元。按照目前的投资水平测算,仅发展中国家每年就有2.5万亿美元的投资缺口。显然,单纯依靠政府与第三部门的投入是远远不够的,需要商业资本的共同参与。

如果大部分的商业资本在追求财务回报的同时,也充分注重对环境的影响,那么人类应对气候变化的目标才有可能实现。

可喜的是,商业界已开始付诸行动,资本的使命也在发生变化。

2019年8月,181家美国顶级公司CEO联合签署了《公司宗旨宣言书》,宣称股东利益不再是一个公司最重要的目标,承诺为环境可持续和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社会而承担责任。

最近,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宣布成立100亿美元基金,用于应对环境气候的变化。

支付宝2016年8月推出蚂蚁森林计划,仅此一项就带动5亿多人参与低碳生活,累计碳减排792多万吨,其绿色能量转化为种植在荒漠化地区的树林已超1.22亿棵,也因此支付宝在2019年获得了联合国颁发的“地球卫士奖”和应对气候变化“灯塔奖”。

而比尔·盖茨早在20年前就成立了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到目前为止,已出资538亿美元,通过捐赠、项目相关投资和参与影响力基金等方式,支持全球健康、发展与公平教育事业。在2020年的公开信中,比尔·盖茨宣布将应对气候危机与促进性别平等作为未来20年的工作重点。

在金融投资领域,可持续发展的理念也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绿色金融、ESG责任投资和影响力投资亦趋活跃。

其中,影响力投资以解决环境和社会问题为使命,应对气候变化是其核心议题,注重在实现财务回报的同时创造正面的环境和社会影响。因其强调投资须有积极创造环境和社会价值的主观意图以及全流程进行环境和社会影响力的度量与管理,从而使得影响力投资突破了工具创新的范畴,具有了自我革新、使命升华的资本特征,成为可持续金融最具创新性的资本形态。

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影响力投资已成为家族财富管理和传统金融机构资产配置的一种方式。除了上述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诸如摩根大通、安盛保险、KKR等主流金融机构也已开展影响力投资。

在国内,影响力投资这一创新性的投资方式也在近两年受到关注,但参与者仍为数不多。此次疫情危机过后,是否会有更多的投资机构与高净值人群参与到影响力投资等可持续金融活动中来,很值得期待。

“当灾难来临时,没有人可以是孤岛”。

我们需要作出选择:是携手并肩,切实行动,加入到应对气候变化、推动可持续发展的行列中来,还是依然故我,任凭“我们的星球在燃烧”?

(本文作者系禹闳资本创始合伙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