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从1800亿到67亿,乐视迎来全剧终

市值从1800亿到67亿,乐视迎来全剧终
2019年05月19日 21:00 天下网商

]article_adlist-->

文|王金成

贾跃亭这个山西人很有财运,九城带着6亿美元的投资出现,让他一再陷入困境的造车梦得以继续下去。

而贾跃亭担任大股东的乐视网,上市9年,最高市值曾接近1800亿元,却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由于2018年净资产为负数,乐视网从4月26日开始停牌。5月10日,深交所决定暂停乐视网的股票上市交易。如果一年后经营状况不能有改观,就将被要求退市,彻底告别A股。

贾跃亭曾经要为之窒息的梦想破灭,还有25.72万投资者被埋,“下周回来”的贾跃亭对此甚至没有出来说上只言片语。

2019年,对乐视而言再难有乐事。

乐视的黄金时代

1973年出身的贾跃亭,是个经商热情很高的人。

从财校毕业后在老家税务局做了不到两年,就辞职做生意。他做过煤炭业务,还做过印刷、钢材贸易、运输,也开过砖厂、快餐店,在垣曲县时还开办过双语学校和电脑培训学校……

只要能挣钱,不管什么行业,精力充沛的贾跃亭都要去试一试。贾跃亭缺乏专注,并没有在任何一个行业里深耕下去,几年下来,没有赚到太多钱,但是却为他积累了很多资源。

199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贾跃亭接触到了“通信业务”。他又跑去太原,成立了一家公司,靠为联通的基站生产和安装避雷器,他才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很快,他又跑去北京,创建了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第二年,也就是2004年,乐视网成立。

贾跃亭成为视频网站的拓荒者。

在那个视频网站还是一片蛮荒的时代,后来的优酷、土豆等都还未建立,没有规则,野蛮生长,大家看着各种盗版视频。贾跃亭带着乐视网低成本购买了众多版权,率先打出正版授权的大旗,开始卖会员赚钱。贾跃亭对外高调宣传:“乐视的视频都是正版,支持正版,从我做起!”

乐视网也借此早早赢利,2010年成功在创业板上市了,它是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视频网站。

当竞争对手们反应过来,卖会员远比卖广告赚钱多,纷纷转向开始购买版权,中国的网络影视剧版权价格也是在这个阶段开始快速涨起来,贾跃亭功不可没。

很快,乐视网不再满足于卖会员,开始把重心放到自制剧上。等对手们也跟风做自制剧的时候,乐视网又转身去卖互联网电视。

从买版权卖会员开始,贾跃亭的思路总是与别人不一样。

2013年5月7日,乐视专门举办了一场产品发布会,推出了一款超级互联网电视,里面还植入了乐视的影视内容。一款配置很高,但售价极低的电视,低到每卖出一台电视,乐视都要亏钱。

乐视早有了流量意识,通过低价销售电视,迅速扩大用户量,最后让用户成为会员付费看乐视视频、乐视体育和乐视电影。

2015年,贾跃亭又转身卖起了乐视手机。这一年股市很疯狂,乐视也疯狂地开发布会。一年150场发布会,让贾跃亭成为科技公司中最耀眼的一位,一张张ppt配上颇具煽动力的文案,让30多万投资人与他一起做起了梦。

很多人还记得当年4月14日,乐视超级手机发布会上,贾跃亭演讲的最后,做出一个张开了双臂的动作,他背后的PPT上是一句令人沸腾的口号:“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

乐视迎来了它的黄金时代。

从2014年12月开始,乐视走上牛市,从6元多的价格,一直飙升到2015年5月13日的44.72元。短短五个月时间,乐视市值将近1800亿,成为创业板第一股。

2015年10月,贾跃亭又宣布要做一款乐视超级汽车,他一次次震撼出手,让追溯他的股民们相信,他们正在一起追逐梦想。

这一年,贾跃亭的人格魅力升到顶峰,他和他的乐视帝国一时间风光无两。

帝国的崩塌

“依托全新的互联网生态模式,打破边界、生态化反、蒙眼狂奔,创立互联网生态经济这一全新的经济形态。”

在乐视的黄金时代,贾跃亭这样为股民们描绘他的宏伟梦想,他没有说的是乐视的资金链早已存在隐患。

仅仅一年时间,乐视的市值就急转直下。

进入2016年下半年,乐视的负面消息频繁出现:工厂停工、供应商追债、资金链危机、财务作假……

11月2日,乐视供应商拉横幅讨债的照片在网上流传,乐视资金出问题,拖欠供应商上百亿的消息开始传播,乐视股价也因此瞬间蒸发66亿元。

4天后,贾跃亭的一封内部信证实了资金链出问题的传言。

在这这封题为《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 还是把海洋煮沸?》的信中,贾跃亭称反思乐视超级手机战略烧钱扩张太快,造成了资金面上的问题,他称日后七大生态快速扩张要告一段落,同时表示自己只领取公司1元年薪。

事实上,乐视推出超级手机后,采用低价抢占市场的策略。每卖出一台手机,乐视要亏200元,两年不到的时间里,在手机业务上乐视就亏出去了40亿。

这样的亏损,让乐视在现金流殇捉襟见肘,手机厂商们收不到钱只能通过断供来减小损失,同时部分厂商开始上门追债,才让乐视的债务危机彻底爆发。

乐视帝国在崩溃的边缘徘徊。

危机重重之时,白衣骑士孙宏斌当了一次救世主,他带着150亿来救场。

2017年1月13日,融创进入乐视。后来,孙宏斌不得不承认,在做了一个月的尽调后,仍然是低估了乐视的债务规模。

2017年乐视网发布半年度财务报告,账面资金只剩下11亿元,同期负债却高达195亿元,孙宏斌的救场仅仅缓解了几个月。

当年4月15日起,乐视经历了9个月的停牌,贾跃亭则是辞去乐视一切职务,在7月初去往美国,至今没有回来,留下一句“下周回国”成为网络上流传的吐槽段子。

年底,他也背上了“老赖”的标签。

在当年的一次乐视股东会上,孙宏斌终于忍不住对贾跃亭的不满,他指责贾跃亭死守7个字生态,该卖不卖。在他看来,乐视的生态,只要能做好一个就够牛了。

2017年11月,融创又借款20亿给乐视补充运营资金,这是孙宏斌的又一次赌博。 最终,他没有拯救乐视,还把自己也搭了进去。2018年3月14日,孙宏斌辞去了乐视网的董事长位置,承认自己投资失败,损失165.5亿元。

乐视剧终

从此,再没有谁来解救乐视的危局。

拍卖资产成了乐视唯一获取资金的办法,可是即使是这一步都走不顺了。今年1月至4月,乐视控股两次在阿里拍卖平台拍卖旗下最值钱的资产——世茂工三商业地(估值约33亿元),但最终两次都以流拍告终。

4月26日凌晨,乐视网公布2018年年报,营收为51.58亿元,比2017年减少了77.83亿,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0.96亿元,归属母公司净资产为-30.26亿元。

乐视的财报上,净资产为负一条,就已经触发了暂停上市的条件。若要恢复上市,在2019年年报时,乐视网要实现净利润和净资产为正,并且没有被注册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等。

从近几年乐视网的经营情况来看,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完成净利润和净资产双双转正,几乎只有理论上的可能。如果没有资金入场拯救,那么明年6月将是乐视网彻底告别A股的日子。

即使乐视经营如此之惨,市值从最高时的将近1800亿跌到如今不足70亿,仍有众多股民相信乐视还有明天。截止去年底,乐视仍有股东28.1万户。

今年以来,乐视网一共发出18次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但并没有引起投资者重视。直到4月19日,乐视发出警告称若被暂停上市,公司股票在26日起停止交易,才迎来连续四天跌停。

但是,在停牌前一天,也就是4月25日,乐视网的跌停板被打开,最终将价格定在1.69元,当天全天成交额达到了9亿元,冲进来的投资者似乎还相信曾经辉煌过的乐视不会被轻易退市。

如今,乐视网和贾跃亭都在被深交所立案调查,接下来,还有谁来拯救乐视?

孙宏斌在退出乐视后,曾被人追问乐视网怎么办时,回答简单粗暴:“能怎么办呢?我再借他100个亿,我傻啊!”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