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母婴平台“好孕妈妈”陷跑路疑云,消费者退费无门,月嫂被欠薪

知名母婴平台“好孕妈妈”陷跑路疑云,消费者退费无门,月嫂被欠薪
2022年05月21日 12:00 消费者报道

■按:

投诉者不仅仅是消费者,还有被好孕妈妈拖欠数月薪酬的员工与月嫂。

知名家庭护理平台好孕妈妈近期深陷“跑路”传闻。

据多名消费者向《消费者报道》反馈,在好孕妈妈平台上签订了月嫂服务,但近期门店疑似“跑路”,服务无法履行,自己交的中介费也打了水漂。与此同时,也有不少好孕妈妈员工、月嫂表示,已被公司欠薪数月。

值得注意的是,《消费者报道》调查发现,近期在微博、知乎等平台上,关于好孕妈妈的投诉量正持续猛增,大量消费者、员工留言,要求好孕妈妈尽快退款、发放薪酬。许多受害者表示已申请求助,还有人称已聘请律师,展开维权行动。此次事件涉及地区遍布北京、湖北、山东、广西等地。

《消费者报道》留意到,好孕妈妈创始人肖哲文存在585条周边风险信息,其中,91条为高风险信息。而目前,肖哲文已被限制高消费。与此同时,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好孕妈妈合肥、广州、深圳、长沙等多家分公司被各地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时间集中在今年3月至5月。

刚签完约,门店就倒闭了

“大无语事件!交了定金才几天,钱不知道能不能退回来了。”来自武汉的孕妈小芳(化名)告诉《消费者报道》,她于5月3日才与好孕妈妈武汉分公司签订月嫂合同,交了50%的首付款5650元。谁料,才刚交完费,就被告知平台就倒闭了。

5月11日凌晨,销售人员给小芳发信息称,“各位宝妈宝爸及家人们,我们公司管理层集体离职了,发不出来工资,你在小程序绑定银行卡,到时候直接会退到你的银行卡里真的很抱歉,我们也是受害者,现在在申请劳动仲裁,你在小程序赶紧申请退款,这是我最后能帮你做的事情。”

之后,该名销售人员将小芳拉进了一个好孕妈妈客户维权群,“里面都是付了首付款未得到服务,以及正在被服务中的宝妈”小芳称。

根据小芳向《消费者报道》提供的维权群内孕妈们自发统计的定金汇总表,本刊发现,截至5月13日下午,85名消费者统计的退款金额已高达84万余元,金额少的消费者为四五千元,多的则有三万多元。在这之中,还有不少孕妈才刚签订合同,平台还未开始提供任何服务。据此计算,好孕妈妈涉及的总金额或不菲。

而令小芳气愤的是,本月初,好孕妈妈武汉门店还在举办线下促销活动。5月9日,该门店销售人员还在朋友圈发促销广告。

来自青岛的孕妈李女士有同样类似的遭遇。

李女士告诉《消费者报道》,今年3月11日,她在好孕妈妈青岛门店签约了月嫂,支付了6400元押金。5月12日,她突然收到好孕妈妈销售人员发来的“闭店通知”。

签合同的时候也没什么异常,没想到才过了两个月,公司就”李女士抱怨道。

《消费者报道》从李女士提供的青岛门店“闭店通知”中注意到,好孕妈妈方面称,“过去的一年,由于疫情持续影响,公司业务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冲击,为了整体业务的稳定发展,经集团研究决定青岛宝米家政服务有限公司自2022年5月9日起暂停营业,以降低成本,集中资源,保证公司顺利度过难关。

“闭店通知”中还提到,“公司将继续履行合同,并安排售后团队维护现有客户,努力使服务不受影响。同时,也将积极面对门店存在的员工薪酬延期发放、客户退款和相关方应付款拖欠等问题,制定解决方案,以期上述问题能够尽快得到妥善解决。”

李女士表示,销售人员为其提供了月嫂继续上户服务或者直接向总部申请退款两项方案。“这种情况之下,平台提供的月嫂她也不敢使用了”,李女士因此希望退回款项。不过,她曾多次拨打北京总部联系电话,但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退款问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解决!”

李女士透露,据她所知,目前青岛至少有两百多名宝妈和自己的遭遇类似,并且已经有好多宝妈也提起了诉讼。

月嫂、员工被欠薪

投诉者不仅仅是消费者,还有被好孕妈妈拖欠数月薪酬的员工与月嫂。

来自武汉的孕妈小曼(化名)向《消费者报道》称,她的上户月嫂已提前30多天离职了,声称要回公司讨工资,月嫂曾向小曼表示自己被武汉公司负责人汪某骗了,之前的工资仍未结清。而小曼今年4月才在销售人员的催促下交了18700元剩余尾款。

根据小曼提供的与销售人员的聊天截图中,《消费者报道》注意到,该名销售人员抱怨称,因为现在公司没有钱,员工的工资都拖欠着,并称已经寻求劳动局的和警察的帮忙。

值得注意的是,《消费者报道》调查发现,近期在微博、知乎等平台上,关于好孕妈妈的投诉量正持续猛增,大量消费者、员工留言,要求好孕妈妈尽快退款、发放薪酬。许多受害者表示已申请求助,还有人称已聘请律师,展开维权行动。此外,在黑猫投诉[投诉入口]平台上,近30天的投诉量已累积到61条,且仍在快速增长中。

《消费者报道》梳理相关报道发现,好孕妈妈多地门店早已“人去楼空”。而事实上,好孕妈妈的“倒闭”其实并不突然,其资金链问题早有端倪。

早在今年年初,就有多家媒体曾报道包括上海、福州、长沙等多地好孕妈妈的消费者和月嫂的维权困境。

今年2月,看看新闻Knews曾报道好孕妈妈资金链疑似断裂,拖欠月嫂工资的消息。彼时,好孕妈妈上海分部负责人表示,由于经营情况不佳,目前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后续将进行协商,目前给出的方案是分10个月,将拖欠月嫂的工资还清。

同时间内,长沙电视台也报道了好孕妈妈长沙分公司不提供服务、无法退费的消息。当时,长沙大区负责人表示,“由于公司的极速扩张,导致目前资金出现了问题,我们对消费者深表歉意,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客服人员流失,工作衔接不上,截至目前长沙地区有30到40名消费者需要退款,涉及资金30到40万元左右。”该负责人同时表示,公司目前正在协调资金,具体退款金额将根据合同约定执行。

对于多地好孕妈妈闭店,以及由此引发的客户退费、欠薪等问题,《消费者报道》于5月19日向好孕妈妈方面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应。就相关问题,《消费者报道》多次致电其官网服务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曾被爆出疑似虐待婴儿

值得注意的是,《消费者报道》发现,好孕妈妈曾因“育儿嫂粗暴对待新生儿”事件遭警方介入调查。

2021年12月,海峡都市报曝光福州好孕妈妈的一名育儿嫂,疑似虐待两个月大的婴儿。在市民提供的监控视频中,这名由福州好孕妈妈介绍的所谓金牌育儿嫂对爆料人的孩子猛烈上下抖动,或者是拎起左手直接翻转,动作十分粗暴。经曝光后,福州仓山警方介入调查,该育儿嫂行为构成故意伤害涉嫌违法,被处以行政拘留15日的处罚。

多家分公司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天眼查信息显示,好孕妈妈主体公司为北京象网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7月,法定代表人为肖文哲,注册资本约187万人民币。其经营范围包括母婴护理、育儿早教、产后修复、家庭管家等等,业务遍及华北、华东、华南、西南等全国多地。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1年5月13日,好孕妈妈的业务已覆盖全国36座城市,拥有46家直营门店。截至目前,好孕妈妈已完成2次融资,最近一次发生在2021年5月,其完成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而在2020年6月,其获5000万元A轮融资时,曾宣称,未来3年,公司将会以每年新增50家店的速度进行扩张。

5月20日,《消费者报道》在天眼查检索发现,好孕妈妈创始人肖哲文存在585条周边风险信息,其中,91条为高风险信息北京总公司当前司法风险则有258条,经营风险为96条。其中,近期涉及多起服务合同纠纷及劳动合同纠纷,且均为被告方。

而目前,肖哲文已被限制高消费,好孕妈妈北京总公司、宁波分公司已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

此外,北京总公司、广州、南京、温州、厦门等10家分公司均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立案日期均为今年4月至5月。其中,今年4月底以来,好孕妈妈主体北京象网科技有限公司已有5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67.7044万元。

与此同时,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好孕妈妈合肥、广州、深圳、长沙等多家分公司被各地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时间集中在今年3月至5月。

此外,《消费者报道》留意到,好孕妈妈微信公众平台自2021年10月14日后便再无更新,官方微博则自2021年5月24日后再无更新。5月19日,《消费者报道》登陆了好孕妈妈官网,页面显示正常。

关于好孕妈妈退费、欠薪的后续处理方案,《消费者报道》将持续关注。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