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发医疗市场争流者雍禾植发:从逐美游戏到规范赛道

毛发医疗市场争流者雍禾植发:从逐美游戏到规范赛道
2022年09月29日 17:41 消费者报道

■按:

对于消费者而言,提前做好功课、了解植发机构水平、确定医生医疗资质非常重要。

毛发研究的代表学者库尔特·斯坦恩在其著作《头发:一部趣味人类史》中写道:“生长旺盛的头发会传递出身体健康、魅力十足和性能力强的信号。”类似这样的“信号”随着社会发展愈加强烈。

“脱发”这件事已成为当代年轻人的心中痼疾,丁香医生发布的《2020国民健康洞察报告》显示,国民健康困扰TOP 10中,脱发问题占比27%,超过“眼睛”“鼻子”等相关困扰排名第七,仅次于“肠胃”“口腔”问题。脱发问题对不少人的生活都已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脱发危机已然降临。

在一众试图解决“脱发”这个大麻烦的法子里,植发似乎是个“核武器”般的存在,当人们求助各种防脱手段无果后,几乎都会将目光投向“植发”。

“你什么时候带我去植发?”

关于毛发的问题,放在任何年代都是人类的头等大事。来自保定的欧阳才20多岁,但他似乎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期待,因为一顶稀拉的头发。

欧阳已经很久不出门了,不上班,也没有任何社交,甚至有轻度抑郁。一次偶然的交谈,他得知母亲的单位有一个同事做了植发,之后便对植发上了心,开始不断在网上搜索植发的相关信息,许多植发成功的案例分享让他重燃希望,此后每见到母亲只有一句话:“你什么时候带我去植发?”

母亲实在不忍拒绝欧阳的请求,于是打听到了同事去的植发机构,终于在夏天来临之前,带着欧阳来到了雍禾植发。

北京雍禾医务院长王文仲清楚地记得,当时这位母亲带着孩子来面诊,全程都是由母亲代为转述,小伙子非常沉默,基本不怎么说话。

让王文仲院长印象深刻的一点是欧阳植发半年后来复诊时的状态,与之前截然不同,仿佛换了个人,“小伙子再回来,就不是他妈妈替他说了,基本上都是他在分享手术后这半年来的一些变化,是他自己主动向我们讲述。”

“这就是植发手术给人带来的巨大的变化。”王文仲感慨。

类似的例子有很多,因为脱发不敢以全貌示人,有的人拥有各式各样的帽子,有的人常年戴着一顶假发,有的人甚至选择在头顶纹绣,但都在做完植发手术后才重获信心,王文仲对《消费者报道》说,“通过这种外在的改变,也给他们内在心理带来了一些积极的影响。”

急剧“膨胀”的植发市场

据《2021年中国防脱洗发水市场分析报告-行业现状调查与未来动向研究》,我国毛发医疗行业市场规模由2016年的78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84亿元。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预计到2030年,这个数字将暴涨到1381亿。

与以往相比,近几年植发的关注度暴增。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以后,植发搜索指数均高于脱发搜索指数,可以看出,在众多防脱手段中,植发开始引起更多脱发人群的关注。华经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4年植发相关企业仅83家,2017年突破150家,到2021年植发相关企业174家,7年涨幅超109%。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在各种防脱方法中,相对于防脱洗护产品、药物治疗等针对头皮养护的方式,植发可以说是“终极”防脱手段,价格最高、效果最好、过程也最复杂。

根据《中国脱发人群调查》,中国30 岁左右脱发群体发展最快,比上一代人脱发年龄提前了整整20年,脱发问题呈现出年轻化、低龄化的趋势。而90后逐渐取代80后成为“人间蒲公英”。

越来越多“秃如其来”的年轻人成功加入植发大军,又或者成为植发大军的预备队员,数量剧增的脱发人群催熟了植发市场。雍禾植发、大麦、碧莲盛等的行业巨头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扩张,将植发推向大众市场,其中,雍禾植发也成为国内第一家上市植发公司。

植发到底怎么植?

郑雨常年戴着鸭舌帽,无论晴天雨天、夏天冬天、室内室外,他都不轻易摘下帽子,唯一可以让脑袋透口气的时刻就是回到一个人住的家里。

没错,郑雨的头上有着即将要“退役”的发际线。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如今只能摸着愈发光滑的脑袋自嘲“仿佛是干了20年的程序员”。

王文仲也表示,在他接触过的植发患者中,男性更多一些,前几年甚至有人为雍禾植发贴上标签,将雍禾植发归类为“程序员”相关行业。

2019年,足球巨星C罗正式踏入植发行业,他投资2500万欧元开设的第一家植发中心于马德里开业。目前,C罗投资的这家植发中心仍在不断扩建中。

据公开报道,C罗在开业典礼上说道 :“每个人都很注重自己的形象,就像我一样。所以当有人找到我和我说起这个项目后,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们可以帮助人们实现重生,所以当你有需要的时候,千万不要因为害羞而不来找我们。”

正如C罗所说,圣人也爱美,而如今的年轻人更愿意通过科技手段提升颜值,植发自然在他们的选择范围内。

植发,全称“自体毛囊移植”,这个名称其实就可以回答当前许多发友们关于植发的几大疑惑。

自体”:意思就是只能提取和种植自己身上的毛发,别人的可行不通。

毛囊”:说明移植的其实不是头发,而是毛囊,一个毛囊单位一般有1~3根头发。 

移植”:意味着植发是将健康毛囊移植到对颜值影响更大的区域,但移植并不能“无中生有”。  

如今植发市场上最常见的植发技术是FUE“毛囊单位提取术”,这种技术不用开刀,但需要医生用毛囊提取机在后枕部分散提取毛囊单位。如此产生的伤口是分散的点状瘢痕,无需缝合。

为了回答广大网友对于植发的“三千问”,《消费者报道》专访了雍禾植发北京分院医务院长王文仲。

雍禾植发北京分院医务院长王文仲

1.你到底适不适合植发?

在手术前,最需要确认的不是使用什么技术植发,而是你到底适不适合植发?这个需要跟医生面诊来确定。

王文仲表示,在患者植发前,雍禾医生都会进行术前诊断,一般来说女性在雄激素刺激下造成的弥漫性脱发、斑秃或其他病因不明及病因较复杂而导致的脱发,由于这些情况通常供区资源不好,不建议做植发。“此外,有一些基础疾病,比如心脏病、严重的糖尿病等,我们也不太建议做植发。”

2.提取后枕部的毛囊,会让后脑勺的头发变秃吗? 

王文仲:通常提取毛囊的数量,是在不影响后枕部的外观状态下的预估数量。

移植完以后,后枕部供区周边头发稍微留长一点,外观不会有太大的出入,也不会取毛囊的时候取秃了。雍禾植发在做术前评估的时候,基本上把这种可能性排除了,不会过度提取毛囊影响美观。

3.做一台植发手术的平均价格是多少?

王文仲:平均价格在2万到4万之间。主要根据脱发面积、提取毛囊单位数量,以及医生的资质高低这几方面评估。

4.移植一个平均的数量,比如3000毛囊单位,手术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王文仲:一台手术通常是由一个团队操作完成,移植短发3000个毛囊单位,大约需要4个小时。

5.手术过程会不会很疼?

王文仲:注射麻药是整个植发过程中相对比较痛苦的环节。而术后的疼痛因人而异,植发手术基本上就是疼的少,不疼的多,绝大部分患者不需要止痛药。

有的患者在心理因素的影响下,会感觉特别疼,有的患者可能就没有疼痛,也有一部分患者会出现火辣辣的感觉,就像皮肤被开水烫了一样,不过一般这种疼痛都在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6.术后患者需要注意哪些事项?

王文仲:术后7天以内,烟酒、辛辣刺激食物、牛羊肉、海鲜等容易致敏的食物,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发物,都要避免。

重中之重是尽量不要碰到种植区。因为我们刚移植完的毛发还不是很稳固,如果前三天碰到种植区,毛囊有可能会脱离毛孔。

7.术后种植区的清洁工作怎么办?

王文仲:术后三天内,后枕部取毛囊的供区伤口没有闭合,种植区种植的毛囊皮肤也没有完全愈合,如果种植区比较痒的话,建议三天后来医院冲洗,我们会用无菌的生理盐水进行清洁,避免皮肤感染的可能。

8.不剃发种植有什么优缺点?

王文仲:不剃发种植优点在于植发后即刻视觉效果好。

但是因为绝大部分的患者毛发移植后都会经历脱落换茬,也就是说,不管植的是短的还是长的,移植上去的头发都要经过一次脱落再重新生长。因此,长发种植后的半个月左右,移植上去的部分头发就会开始陆陆续续脱落了。

9.植发手术后多长时间能恢复到“最佳”状态?

王文仲:一般脱落换茬期是2~3个月,三个月以后,生长出来的头发数量会越来越多,大约半年时间能长60~70%,接上去的毛发基本上有一个大体轮廓了,一般一年之后可以达到最佳效果。

10.女性对于发际线的设计要求更高,作为一个专业植发医生,如何将美学融入发际线设计中?

王文仲:对于发际线设计的要求,医生都会跟患者沟通。植发手术不像阑尾炎、甲状腺、疝气等这种经典外科手术,有经典的术式,不需要为患者设定个性化的治疗方案。

而发际线手术不一样。这个手术要考虑到患者自身的需求,比如有人喜欢圆弧状的发际线、有人喜欢大波浪的……这些个人的喜好是可以加入到设计中的,再结合医生专业的建议,给患者画出发际线的形态,经过双方反复的斟酌和确定才开始手术,最终方案都需要征得患者本人的同意。

11.如何判断植发机构的医生是否靠谱?医疗资质是否合规?

王文仲:首先最好找一家大的机构或连锁机构,专业相对过硬。

其次,医生的执业资质要在国家卫计委的官方网站可以查到。

再者,就是从业资格,从业资格一般每一个医生在院部都会有简介,从医生的简介基本上就能看出他的从业年限、毕业院校以及对毛发移植哪方面有专属特长。

此外,医生还需要有美容主诊备案,如果没有美容主诊备案的话,手术要在美容主诊医师在场的情况下才可以开展。

行业飞速扩张暗藏隐患,植发医疗体系亟待规范

随着植发市场日渐“火热”,大大小小的植发中心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许多医美机构也将植发纳入经营范畴。但与此同时,虚假广告、非法行医、使用非法医疗器械等乱象频发,许多第三方投诉平台[进入黑猫投诉]都有不少关于“植发”的投诉内容。

正如王文仲院长所说,植发机构对医生水平要求很高,但近几年,随着植发行业的迅速发展,行业内医生的水平良莠不齐,部分人可能仅仅通过短期培训,在一些大机构待两三个月,就以为自己可以出去独当一面了。

“其实这样隐藏着很多问题。毛发移植手术看着似乎简单,其实真要做精的话并不容易,没有个三年五年的工作,很难做出一台漂亮的手术。”王文仲如是说。

植发是一项精细的外科手术,术中的麻醉、医生的操作都至关重要。与此同时,门诊医生的术前诊断、方案设计,又决定着手术的基本方向;术后的复查、养护,更影响着手术的最终效果。因此,问诊、手术、养护的全流程,都应该由医生来主导。

2022年9月21日,“2022雍禾医疗品牌价值观暨新品发布会”在京召开,发布会上,“植发第一股”雍禾医疗透露了目前已实施了“医生门诊制度”,践行“毛发一体化诊疗”的理念,并正式实施“好医生体系”再升级的“强医计划”。

据了解,“强医计划”志在打造一支资质规范、技术精湛、分级明确、行业领先的医护团队。

在脱发诊疗领域,要求团队强化诊断能力,明确诊断常见皮肤及毛发问题,明确给出不同脱发人群及时期匹配的治疗方案;能够操作植发手术、中胚治疗,能够给出综合性诊疗方案。

在植发技术能力方面,要求医生团队强化技术能力。在植发上展开更高标准、全方位的技术升级认证。

在学术交流领域,筹办学术会议、筹建学术平台,为“强医计划”奠定坚实基础。

最后,坚持规范透明医疗,强化医生体系建设。雍禾的执业医生、执业护士,均要求拥有正规医疗资质、丰富的行业经验。

雍禾医疗COO徐洋表示:“这次发布实施的‘强医计划’,将进一步开展门诊医生和手术医生的一体化培训、岗位融通,达到医生一专多能,将医生的专业价值放大,切实提升服务效率和品质。”

植发医疗新态势:从“防秃头”到“美元素”

近几年,随着植发技术越来越成熟,植发不再是脱发人群的专利,女性植发增长态势明显,据雍禾医疗发布的《2022女性美学植发趋势报告》,2021年女性植发需求增长,植发消费者占比从不到20%增长到30%~40%。

雍禾植发在实际的诊疗过程中关注到女性植发正上升到美学层面,通过改善发际线形态来修饰脸型的美学需求,逐渐成为主流。

随着植发从功能型到美学型这一转变,对医师的审美和设计造型要求也越来越高。雍禾医疗旗下专业女性植发品牌发之初,通过“六点五区一线”方法,将额际线和额鬓角进行个性化的精准定位,将发际线设计上升到美学标准。 

从发展趋势来看,植发呈年轻化发展趋势,女性消费者数量不断增多,除了发际线种植,眉毛种植需求也在不断扩大,植眉逐渐取代纹眉,成为眉形设计的新潮流。

面部的女性气质主要来源于眉骨、眉形以及发际线形状和位置的相互作用。眉形设计根据求美者的面部轮廓和五官特征以及个人意愿设计眉形。

发之初结合面部三庭五眼比例,肌肉运动方向、眶骨发育轮廓,使用“五点五区一弧度”的方式来设计消费者的眉形以及眉毛生长方向。

写在最后

无论是为了让头顶毛发重现“郁郁葱葱”,还是单纯为了美而去种植发际线,对于消费者而言,提前做好功课、了解植发机构水平、确定医生医疗资质非常重要,毕竟动辄几万的手术费用不是大风刮来的,术后可能需要承担的风险也绝非一句玩笑话。

植发行业的生意“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越来越多毛发医疗机构选择规范发展,更多倾听消费者的意见,如雍禾植发这样的行业头部企业,主动选择向更规范的医疗机构“进化”,让医生成为植发行业的核心,让这场逐美游戏更令人安心。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欧阳、郑雨为化名)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