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耳阿卡波糖集采后销售额锐降 企业“自杀式”报价动机耐人寻味

拜耳阿卡波糖集采后销售额锐降 企业“自杀式”报价动机耐人寻味
2020年08月07日 20:19 财联社

今年1月,因为出其不意地给出了一个超低报价,拜耳成功拿下了阿卡波糖的集采竞标。然而,从拜耳最新公布的财务数据来看,以“超高”代价夺标之后,公司似乎也并未因此获益。

阿卡波糖是今年1月集采的最大冷门。在那一次的集采竞标中,拜耳阿卡波糖片最大的成功在于,其单片0.1807元的报价不仅让公司以“第一顺位”(最低价)的优势中标,同时依据集采相关规则,还顺利将另外两家国内企业华东医药(000963.SZ)全资子公司中美华东以及北京福元PK出局,可谓是集采竞价中的经典一战。

图|阿卡波糖集采企业报价

不过,即便如此,从拜耳最新公布的财报数据来看,公司还是遭到了“反噬”。通过集采,虽然阿卡波糖片(拜唐苹,Glucoba)的销量有所上升,但这并不能抵消价格大幅下降的影响。2020年Q2,拜耳Glucoba全球销售额仅为4000万欧元,同比大幅下滑74.2%;整个上半年累计销售额1.56亿欧元,同比下滑54.4%,成为公司财报期内销售降幅最大的一个产品。

图|2020年Q2拜耳药品销售

IMS数据显示,2019年阿卡波糖片全球销售额大约为6.03亿美元,其中中国市场销售额达5.04亿美元,占比超过80%。阿卡波糖国内市场的销售又以拜耳为主,占比逾60%,其次是中美华东,占比约30%,绿叶等其他企业占比则较小。由此可见,对于拜耳阿卡波糖销售来说,中国市场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

也因此,当拜耳在集采中祭出远远低于其他几家的竞标价时,很多人认为公司此举是出于保卫原有市场的目的。然而,如果对比其他几家企业的竞标价,可以发现,拜耳的报价似乎又是过低了,因此在不少人看来这算得上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自杀式”报价。

事实上,类似拜耳这种略显蹊跷的报价并非个例。比如在2019年9月的那一轮集采中,齐鲁制药的奥氮平、利培酮、替诺福韦、阿托伐他汀、吉非替尼五个产品也曾以第一顺位的价格中标,并且价格比第二、三顺位的企业都低了不少。

明明无需做出如此巨大的“牺牲”就能夺标,但企业为何还要为之?“据我了解,拜耳这次的报价比其在韩国市场的价格都低了非常多,所以感觉公司中标绝不仅仅只是为了保住原有市场。”对此,也曾有不愿具名的集采观察人士这样向《科创板日报》记者提出自己的猜想。

商场如战场。在与多位业内人士的交流中,记者曾了解到,虽然集采被市场视为“洪水猛兽”,是药品价格的大杀器,但在一些人眼里,集采也并非没有运作的空间。比如,对于一些产品管线较为丰富的企业来说,即便集采品种毫无利润可言,但由于有替代品种在手,因此仍旧可以通过集采打压某个品种及相关企业,借此扶持替代品种。

但从拜耳在中国糖尿病市场的布局来看,这样的可能性似乎又并不存在。目前,公司在国内上市的糖尿病治疗药物并不算多,总共只有2个,其中主打产品就是1995年获批上市的口服降糖药拜唐苹,另一个则是重组人胰岛素(商品名:重和林),而这两款产品不可相互替代。除此之外,拜耳中国糖尿病保健业务还包括血糖仪和试纸、糖化血红蛋白监测仪等其他一些仪器产品,均与阿卡波糖销售无直接联系。

“从拜耳阿卡波糖的报价来看,公司的最终目的应该是想淘汰所有国产企业。对于拜耳来说,拜唐苹已在中国上市多年,因此这个产品的利润早已收回,现在公司只要不低于成本运行就行,并且集采后也不需要进行销售推广了。”对此,某企业人士这样推测道。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内阿卡波糖片(50mg)过一致性评价的企业有中美华东、北京福元、海正药业(600267.SH)、石药欧意四家企业。阿卡波糖胶囊是绿叶制药的独家剂型,而华东医药则有阿卡波糖咀嚼片这一独家剂型,公司希望能以此替代片剂提高市场占有率。不过,由于片剂在集采后大幅降价,华东医药阿卡波糖咀嚼片毫无疑问也将面临更大的价格压力。

集采之后华东医药阿卡波糖国内销售又会有怎样的表现?记者将持续予以关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