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时股份IPO:上市前突击分红,关联交易频繁

盛时股份IPO:上市前突击分红,关联交易频繁
2022年05月28日 00:02 包不同的观点

近日,有不少企业在上会前主动撤回IPO。

5月25日,盛时钟表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动撤回申报材料,原本在第二天即5月26日,应当上会接受首发审核,现在证监会发审委决定取消对盛时钟表的审核。

盛时股份是国内领先的腕表全渠道流通服务商,是全国领先钟表集团劳力士集团、历峰集团等重要合作伙伴,并且获得授权品牌超过40个。

盛时股份主要销售的品牌有劳力士、宝格丽等,每年销量超过160万只,有200多万注册会员。

01

盛时钟表与亨得利

其实单说盛时钟表可能大部分人都不太了解,但是提到亨得利,也许能唤起部分人的记忆。

盛时钟表是亨得利的全资子公司,与亨得利有着深厚的渊源。盛时钟表的第一大股东是譽丰有限公司,实控人为张瑜平,但张瑜平也是亨得利的实控人。

1915年,最早的亨得利钟表店最早成立于镇江,它的创办人是王光祖。出生在浙江定海的王光祖原本是一位普通的裁缝,在家乡开着一家裁缝店供日常的营生。

由于店铺生意不佳,王光祖就离开家乡,想到外面寻求机会,王光祖也确实谋得了一份工作,在上海的一家洋行里给人做衣服。

王光祖还干起了打广告的工作,也就是在身上挂着一块有瑞士表图形的牌子,吸引人的眼球,为洋行做行走的广告。

后来他认为替人家做广告不如自己做买卖赚钱,便从洋行里拿表,跑码头做起行商的生意。

之后的王光祖认为这不是长久发展之计,于是就开始着手自己做生意,也因此攒下了人生第一桶金,创办了第一家“亨得利”钟表店。

亨得利意蕴丰富,有着“生意亨通,利市百倍”的意思,满含着生意人的殷切期盼。

王光祖的生意兴隆,发展势头一路向好,1919年,王光祖又在上海开设新的店铺,拓展了商业蓝图,并且添加了眼镜业务。

由于上海的市场反应良好,王光祖以上海亨得利为总店,正式开始了全国布局,先后在天津、北京、南京、广州等城市开设了60多家分店。

之后的亨得利在经历了国企改制,于2003年,由上海新宇、北京亨得利、上海钟表商店及集团的其他公司重组,成立新宇亨得利控股集团。

早在2005年,亨得利控股就已经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并且当年的销售额约为14亿人民币。

发展到2016年年末,盛时表行由新宇表行控股,并开始着手打造“盛世体系”,融合盛时表行、盛时网、盛时维修三位一体。

如今的盛时钟表已经能够独挡一面,甚至打算冲击A股IPO,但现在又在上会前主动放弃,说明也许公司还是有一些自身的问题。

02

三年分红11.6亿元

招股书数据显示,盛时股份的业绩增幅存在一定的波动,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盛时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1.1亿、95.21亿、103.79亿、63.13亿,与之对应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亿、5.94亿、5.36亿、4.61亿。

虽然表面上看着经营面不错,但是再观察一组数据能发现,在2019年公司的净利润增幅为19%,而到2020年就跌至-10%。

再详细点说,2019年盛时股份的营收增长为4.52%,与此同时,净利润也在高增长19%。

但是到了2020年,营业收入增幅达到了9%,但是净利润这次却没有跟着增长,而是为负数。

盛时股份的营收增长与盈利增长波动较大,尤其更加重要的盈利能力如此波动,不利于整个公司的经营发展。

另外有意思的是,盛时股份一直坚持大金额分红,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盛时股份分红金额分别为3.68亿元、1.28亿元、5.50亿元,而2020年公司的净利润为5.36亿元,也就是挣的钱都分完了?

根据招股书,2018至2021年6月,盛时股份向所有股东分配利润合计11.6亿元。这么大手笔地给股东分红很难不引起大众的注意。

另外,可能因为盛时股份的商品大部分是高奢产品,单品价格较高,容易产生货品积存。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1年6月,盛时股份的存货金额分别为40.40亿元、41.23亿元、46.82亿元和48.61亿元,占同时期的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56.88%、53.76%、57.11%和52.46%。

03

关联交易风险

盛时股份还存在供应商较为集中的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至2021年6月,盛时股份向前5大供应商采购的腕表金额占总采购金额的95.75%、96.24%、95.23%和96.74%。

主要原因是由于劳力士集团、历峰集团等在内前5大腕表集团已经占据中国大陆中高端腕表市场的80.80%市场份额。

过度依赖中高端品牌供应商存在一定的风险,因为品牌供应商在品牌授权、产品定价、销售模式等方面具有较高话语权。

但如果品牌供应商改变在中国的经营策略或品牌定位,降低市场推广投入等,有可能会导致经营成本上升,进而影响盛时股份的营业收入。

另外,盛时股份的关联交易较为频繁,具有一定的风险问题。

从2018年到2021上半年,盛时股份向实控人张瑜平控制的亨得利及其子公司采购装修及广告服务,涉及金额分别为1696.24万元、2222.98万元和2611.77万元、 984.18 万元。

也就是说向亨得利及其子公司累计采购金额高达7000多万元,并且占到对应时期的装修及广告相关支出成本的比例分别为13.25%、19.07%、15.53%和 11.10%。

另外,瑞韵达是盛时股份的联营公司,同时也是盛时股份的主要供应商。报告期内,盛时股份向瑞韵达采购中高端品牌腕表的金额分别为 26.18亿元、27.23亿元、29.8亿元、16.91亿元。

关联交易是否会涉及利益输送,不仅是广大股民关心的问题,而且也是证监会关注的重点,此次盛时股份主动撤回IPO也许也与该问题有关。

04

结束语

目前,盛时股份的零售业务在线下开了近400家实体门店,遍布120多个城市。

盛时股份的参与批发业务的经销商约300个,分布在300余个城市,同时还布局了200余个手表维修网点。

盛时股份还跟上了数字销售的潮流,在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也打造了销售渠道,还建立自己的线上销售平台。

盛时股份若是想再次冲击IPO,也许要更加合理地处理关联交易问题,避免过于依赖前五大集中商,优化自身产业布局,拥有更大的话语权。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