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日暴涨171%!没有工厂的趣睡,将成小米弃子?

首日暴涨171%!没有工厂的趣睡,将成小米弃子?
2022年08月18日 00:47 包不同的观点

要说最近创业板中的话题股,N趣睡一定可以占有一席之地。N趣睡首日上市便持续拉升,盘中强势大涨217%,较开盘价涨幅达60%,触发二次临停。首日收盘,涨幅达171.04%。

关于趣睡科技的上市,很多人强调他是小米生态链企业。但是回归本质去看趣睡也只是一家卖床垫和家居的公司。虽然拿了小米的钱,但是在上市问询时也是自称“非典型生态链模式”。

那么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这所谓的专注于睡眠科技、寝具产品的公司,致力于成为睡眠产品和睡眠改善方案提供商,与科技,与小米之间的关系,且这种首日呈现出的狂欢能否长期维持。

01科技只是噱头?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趣睡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5亿元、4.78亿元和4.7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392.98万元、6787.95万元和6845.51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6260.97万元、5308.26万元和5665.15万元。

要说趣睡科技与其他同是做床垫的公司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其自我标榜的“科技”元素。根据网上可查的信息,趣睡科技所标榜的大多是面料抗菌方面,选用瑞士Polygiene银离子抗菌剂,以及一些有关于设计的宣传。

但是根据招股书数据,截至2021年底,趣睡科技研发人员总数为43人,占员工总数比例为27.74%。且近三年的离职率均超过30%。这与其所说的设计作为企业强项并不相符。

同时注意到,截至2021年底,公司已获授权专利194项,其中实用新型专利144项,外观设计专利50项,2021年新增已获授权专利77项。但是,截至2022年2月底,该公司在申请专利49项,其中发明专利11项,该11项申请中的发明专利有9项处于等待实审提案阶段。

尽管如此,趣睡科技所标榜的科技属性,其研发费用率与研发人员数量肉眼可见的低于同行均值。

观其产品,趣睡科技曾经推出过一款名为“8H太空树脂能量球床垫”的产品,感觉上是科技感十足,在官方旗舰店也标出了6500至7500的高价。

但实际上,这个所谓的太空树脂能量球,跟太空却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就是一种非常普通的化工聚合物,一种苯乙烯弹性体和石蜡矿物油的复合物,就是苯乙烯主要用作合成树脂,里面再加一点石蜡矿物油。早前ASLEEP早已经使用过这种材料,并在说明书中明确这只是一种“树脂和油的混合体”。 可是这一切到了趣睡科技就变成了“厦门大学研发的全新睡眠材料”?!

更有意思的是,根据趣睡科技在招股书中表示,8H 乳胶床垫采用了纯发泡结构,包装时可通过工艺压缩后,卷装在体积较小的盒子中,解决传统产品入户难的问题。也就是说趣睡科技并不是一家睡眠的科技公司,而只是借助于发泡材料技术对产品进行了应用场景的改进。看来趣睡科技是对科技材料有什么误解吧。

当然,只要抓住了科技的噱头,传统的消费品就可以像资本讲出一个好故事这样的逻辑大家都懂。

早在2018年,梦百合就已发布了其智能睡眠系统,包含智能床垫、止鼾枕、智能电动床等。“床垫第一股”喜临门也在2020年开始尝试智能睡眠产品,近几年来相关新品不断。在近期的家博会上,业内龙头慕思股份已将其智能睡眠系统开发至第八代,旗下智能床垫产品售价可达3万元以上。

只是趣睡的问题又何止于此?

02趣睡没有工厂

趣睡科技产品主要包括家具、家纺两大类别。家具类别主要包括软体家具与木质家具,其中软体家具包括床垫、沙发、软床等产品;木质家具包括实木床、实木茶几、实木组合柜、实木餐桌椅、实木床头柜等产品。家纺类别则主要包括枕头、被子、床褥、四件套等产品。

然而以上琳琅满目的商品类目,看似趣睡拥有着的庞大产业链,但趣睡却连一家工厂都没有。

虽然没有工厂,但趣睡却表示通过“智能制造和互联网+”,一样可以俘获年轻消费群体,构建有别于传统家居企业的差异化竞争优势。

接下来就是与1%的研发费用形成鲜明对比的,趣睡科技2018年至2020年的销售费用均在10%左右,远远高出了同类型企业的销售费用。

用趣睡科技在招股书解释就是,较低研发费用的主要原因在于其在产品开发的过程中,通过将新产品试生产一并外包,减少相应厂房、设备的固定投入,因而使得研发成本较低。

报告期内,该公司前5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 62.71%、52.22%和50.31%,主要供应商包括:宁波梦神床垫机械有限公司、浙江梦神家居股份有限公司、喜临门家具股份有限公司、小米集团、京东集团等。

正是因为代工生产,才使得趣睡科技在数据上表现出了“重销售、轻研发”的情况,另一方面,因代工生产的产品生产流程很难把控,所以产品便容易出现质量问题。趣睡科技的8H床垫就曾出现多起质量问题投诉,在黑猫投诉[投诉入口]平台上,多名用户反映8H床垫出现不平等质量问题。

对于趣睡来说,互联网+说的再好听,回到消费者需求端来说,首先他们想要的还是一个质量好,安全的商品。

03或成小米弃子?

在去年12月8日的问询函中,证监会这般发问:

(1)说明一直以来以小米渠道为主要销售渠道,拓展第三方线上平台及无关联销售渠道力度较小的原因,是否存在障碍;

(2)请说明发行人对小米电商平台不构成重大依赖的可比性、合理性,是否存在销售渠道持续依赖小米电商平台的情形;

(3)请补充披露发行人与小米及京东电商平台若无法长期合作,导致的无法通过其运营平台实现收入的风险及其影响。

今年1月24日,趣睡科技对此进行了回复称,在公司发展初期主要深耕小米商城和小米有品渠道,取得了良好的经营成果。除小米渠道外,目前已逐步在京东、阿里、苏宁、拼多多、国美、有赞、得物等平台上开设店铺,在拓展第三方线上平台及无关联销售渠道不存在相关障碍。

趣睡科技同时也承认,现阶段公司主要在小米系列平台上运营,相对单一,“如果未来小米自身经营的稳定性或业务模式、管理政策发生变化,公司不能及时作出调整,可能会对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于是在回复后的第5天,证监会再次进行了问询:

(1) 说明对公司主营业务的定位和描述是否真实、准确;

(2)说明公司在小米平台销售、推广、返利等方面是否存在特殊待遇或优惠。对比分析公司在主要电商销售平台上的销售政策是否存在差异,如有,分析公司对小米是否存在依赖,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情况,主营业务是否具有稳定性和持续性。

证监会的担心也是投资者最关注的问题。可事实证明小米与趣睡科技的关系并非只是孵化与被孵化,生态与被生态这么简单!

2017年-2019年,趣睡科技的第一大客户都是小米集团,销售金额分别为1.25亿元、1.91亿元、1.47亿元,同期占营业收入比例为40.93%、39.83%、26.69%,远高于第二名的天猫平台运营商北京三大于三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除销售出口外,小米集团依然是2020年趣睡科技的前五大供应商。

据天眼查显示,由雷军实际控制的顺为资本,早在2015年天使轮,便投资了趣睡科技,同时入股的还有京东科技。而后,由小米科技控股的另一家私募基金,天津金米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天津金米”)也入股趣睡科技,成为公司股东。顺为资本和天津金米合计持有趣睡科技12.0055%股权,仅次于实际控制人李勇。

从趣睡科技自行披露的数据上看,小米既是它的大客户、主销售平台,又是它的股东、主供应商。

从前期小米对于趣睡的发力来看,似乎趣睡被予以众望。可是事情随着趣睡科技的表现逐渐疲软而变得有一些耐人寻味。

报告期内,趣睡科技的营收分别为5.52亿元、4.79亿元、4.73亿元,呈逐年下滑态势。而对比同行喜临门、梦百合与顾家等同行,趣睡科技的营收规模也一直垫底。

不仅如此,报告期内,趣睡科技的毛利率也在可比同行公司中始终处于垫底的位置。

随着业绩的下滑和始终无法提升的市场占有率,趣睡失去的还有雷军的耐心。

招股书显示从2015年雷军入股到现在,他旗下的顺为资本所持有的趣睡科技股份,已经发生过7次股权转让。

招股书数据显示,雷军的7次套现行为,合计套现超1.9亿元。

除去最新为了上市进行的入股增资花出的近900万元成本,雷军在这几次股权转让中已经赚了超1.8亿元。

而根据招股说明书,顺为资本和小米集团作为雷军的关联企业,还持有趣睡科技超过12%的股份,是第一大机构股东。如果上市后解禁,他们还可以在二级市场获取到超过2.5亿元的收入。

也就是说,雷军在前后投出可能接近2000万的投资成本后,在趣睡科技身上最终会赚取超过4亿的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雷军投资的第一家小米产业链公司华米科技,上市4年多来累计被套现18亿元;石头科技上市后,顺为资本于2021年3月16日至4月14日,率先减持了50万股,粗算下来也接近5亿元。

04结语

根据小米公布的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小米共投资超过390家公司,总账面价值人民币603亿元,同比增长25.7%。这些企业不乏有一些已经上市,也有一些被堵了上市的门口。

虽然首日暴涨的趣睡在A股赚足了眼球,但是深挖之下却只是一家伤痕累累的,劣迹斑斑的企业。

无数的企业想抱住小米这条大腿,但既然是生态链那也必然遵循弱肉强食的游戏规则。

收录于合集 #小米

3个

下一篇素士科技冲刺电动牙刷第一股失败,国产电动牙刷上市还要走多久?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