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千网友牵挂!蓟州“豆奶宝宝”脱离危险之后……

万千网友牵挂!蓟州“豆奶宝宝”脱离危险之后……
2021年12月04日 19:19 津云

日前,蓟州“豆奶宝宝”的相关视频在网络上引起关注,那么“豆奶宝宝”的家庭情况如何?孩子的近况怎样?一些网民呼吁的“送福利院”方式究竟能不能行?津云新闻记者进行了详细的调查。

视频引发关注

接力救治“小爱心”已经康复

11月10日,爱心人士王女士发布的一条天津蓟州区一名3个月大的婴儿患肺炎没有医治的视频,视频中一个满脸皱纹的姥姥怀抱着生病宝宝的镜头,牵动了万千网友的心。因孩子长期被喂食豆奶,被称做“豆奶宝宝”。当时王女士去看望这个孩子,正好碰到孩子姥姥推着婴儿车出来遛弯,她看到婴儿车里的宝宝盖的被子有点薄,就想给塞塞被子,结果发现孩子脸色不好,才拍摄视频进行网络求助的。

视频中的这个宝宝是渔阳镇小毛庄村王春珍的第三个孩子,王春珍还有一个8岁的大女儿和3岁的二儿子,她们四口和孩子姥姥共同居住,王春珍没有工作,此前靠卖废品为生。据王女士介绍,她是偶然关注到王春珍生活困难,一直以来都在自发地关怀和救助这个家庭,此次孩子发病比较急,因自己经济条件有限,无力全额支付医药费,因此在抖音平台发布了求助小视频,并公布了有关部门办公电话,请求社会爱心人士给予捐款救助,当时已筹集捐款5000元。

而得知孩子的情况后,当天,蓟州区渔阳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就陪同爱心人士王女士将孩子送往宝坻区人民医院急诊救治。蓟州区妇联在10日接到求助电话,随即启动了应急救助,11月10日19时30分许,区妇联工作人员也前往宝坻区人民医院探望孩子。

区妇联工作人员现场解决救治问题

后来孩子转至蓟州区人民医院儿一科病房继续治疗,经过救治,病情逐渐平稳。据了解,11月11日上午,蓟州区妇联积极向市妇联儿基会协调、申请,筹措应急救助金专项用于救助患儿,渔阳镇政府为患儿支付了护理费用,并安排了有育儿经验的人员在医院全程陪护孩子。蓟州区人民医院也为孩子特别开通了绿色通道。

当天值班医生曹淑杰回忆说,孩子当天来的时候,已经是重症肺炎和贫血,脉搏P150/分,呼吸R60次/分,血氧饱和度为90%,随时可能发生心力衰竭,病情十分危重。儿科主任陈宝民、护士长杜艳秋紧急从家中赶来组织抢救,为了防止痰液堵塞和呼吸衰竭,医护们不停地给患儿拍背吸痰,经过儿一科医护竭尽全力的抢救与守护,这个懵懂无知的小生命终于脱离危险。

不仅如此,宝宝看着很瘦小,指甲长长的,衣服也是脏兮兮的,医护人员还给孩子买来适合孩子年龄段的配方奶粉,换上了全新的衣服和被褥,帮宝宝换尿不湿、喂奶、剪指甲。

蓟州区人民医院医护人员仔细看护“小爱心”

大家的接力救助,让尚未取名的宝宝有了全新的名字“小爱心”。11月20日,“小爱心”康复出院了。记者从渔阳镇工作人员和蓟州区人民医院医护人员处了解到,救治“小爱心”的过程中,孩子妈妈王春珍都在现场。

家庭情况特殊

“小爱心”今后成长受关注

虽然“小爱心”的病得到了救治,但是孩子的家庭情况仍然备受网友关注。

12月2日,记者在“小爱心”家看到,孩子妈妈王春珍和孩子姥姥、三个孩子共同住在渔阳镇小毛庄一处老旧民房中。从正门进入堂屋,牙牙学语的二儿子正奶声奶气地唤着孩子姥姥,大女儿扯着孩子妈妈的衣袖略显腼腆,但见到记者和镇上的工作人员也会主动称呼“叔叔”“阿姨”。

从堂屋进到西屋,这里是孩子姥姥的卧房兼储藏间,拥挤杂乱的地面上、架子上放着十几桶没有开封的食用油,有的已经落了一层灰。“都是来自政府的救助和社会爱心人士的捐赠,但是他们手里有钱的时候,就出去买着吃,也很少开火。”镇上的工作人员周扬解释。

从堂屋进到东屋,是孩子妈妈和三个孩子的卧室。这里跟堂屋一样,在“豆奶宝宝”的视频受到部分人关注后,在爱心企业的帮助下更换了窗户、粉刷了墙面,使这里看起来比较宽敞明亮。

穿过堂屋来到前院,大约200平方米左右的院子里,杂乱地散着一些废弃的洗衣机、床板、婴儿车、儿童玩具等物品。

据了解,王春珍的大女儿和二儿子均为王春珍在家中生产,导致两个孩子之前没有上户口。带着两个孩子的王春珍是后来经人撮合,与孙金朝(57岁)结婚的,婚后二人没有共同居住,王春珍一直在渔阳镇小毛庄村的娘家居住,孙金朝在渔阳镇东营房村居住。

王春珍前几年主要靠卖废品赚钱,但是她说:“这两年废品价格低卖不上价,就不弄了。” 王春珍有一个亲姐姐,婚后搬到蓟州区其他镇里,主要靠务农为生,近年来几乎没有来往。“前两天姥姥去世,她都没有露面。”在被问及姐姐是否会帮衬他们家生活时,王春珍这么说。

孙金朝有4个兄弟,据村干部和同村人介绍,由于他们对王春珍和婚前子女不认可,对“小爱心”是不是孙金朝的孩子存疑,他们也没有帮助王春珍和孩子们。平日里,孙金朝也以收卖废品为主要生活来源,偶尔打打零工。虽然夫妻俩不在一起居住,但是孙金朝并不是像网上流传的那样“失联”。村里的妇联干部谭淑艳介绍说:“我们也看到他带着王春珍一起去废品站卖废品,卖来的钱也给王春珍一些。

东营房村村主任兼村支书朱志刚告诉记者:“我们村前几年征地,每户都分到几万块钱,孙金朝家应该分到5万多,要说好好过日子也能过得不错。”虽然不知道这笔钱还剩下多少,但是看着王春珍和孙金朝的家庭情况,孙金朝的同村村民朱雪军也想通过帮助孙金朝介绍工作增加收入,但是孙金朝“两天打鱼三天晒网”的做事风格,让朱雪军很无奈:“他没有手机,平时满城里溜达,一般找不着人。我前几年经营了一个施工队,看着孙金朝生活紧张,就带他一起下工地,能增加点收入,在施工队里干活一天能有两三百块钱的收入,每天一结。但是只要今天领了工钱,明天他就不来了。钱花没了就再干一天。有时候懒得骑自行车去工厂,我还开车带他去。”

网友不断呼吁

“送福利院”是否可行?

看过这家人一系列的视频、了解到这家人的情况后,很多网友提出疑问:“这一看父母都没有能力扶养,三个孩子怎么养?”“最好的结果是孩子去福利院!”……而最初发布视频的爱心人士王女士也表示,希望政府和有关部门把孩子送到福利院。

但是,谈到对孩子的养育,王春珍并不认为自己有太大的问题。“我跟我妈都可以带孩子,平时都是我带,我不在家的时候我妈也能带的很好。”

从法律法规上,“小爱心”还不能被送到福利院去,蓟州区民政局未保中心靳海军介绍道:目前,送福利院收养有4种情形:一是孤儿;二是查找不到生父母的未成年人;三是公民捡拾弃婴之后第一时间报警,由公安机关将弃婴送福利院;四是民政部门认定为事实无人抚养的儿童。第四种情形的具体情况一般为监护人重病、重残、走失或承担刑事责任导致无法抚养儿童。对这个孩子来说,前三个情形都明显不符合,而这个孩子的父母健在而且没有残疾,属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第四种情形也是不符合的。

“领养的话目前的要求是这样,送养方生活有特殊困难,无力抚养儿童,并且父母都同意将孩子送给收养方收养的情况下,提供村、镇两级出具的证明材料,是可以办理领养手续的。同时,收养方也必须经过第三方的11项评估并开具属地派出所的无犯罪记录证明才可以完成收养。可以说,对这个孩子来说,送福利院是完全违反规定的,但是在各种情形都符合要求,并有合适收养人的情况下,可以尝试收养。”靳海军说。

天津沃恒律师事务所宗朋律师也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二条:继父母与继子女间,不得虐待或者歧视。继父或者继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本法关于父母子女关系的规定,因此孙金朝对于“小爱心”及其哥哥姐姐,有抚养教育的义务。而且王春珍和孙金朝均具有劳动能力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不符合申请社会救助标的条件。即使是达到社会救助标准,申请社会救助也须由利害关系人来完成,爱心人士可以从中提供帮助,但是不能擅自代办。

“爱心人士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提出把孩子送福利院的想法,出发点是充满善意的,但是从法律上来说,不能因为爱心人士的一厢情愿而剥夺监护人的监护权,将母子分离,这不符合法律要求。”宗朋表示。

那么,“小爱心”的成长之路如何保障呢?蓟州区当地的于学艳爱心志愿者服务协会会长于学艳表示,在政府部门和社会爱心人士、爱心企业进行帮扶的同时,当地的志愿者团队也在持续关注着孩子的生活状况,随时准备提供救助和关怀。同时,她也呼吁社会力量共同做好家长的教育引导,让王春珍和孙金朝尽到父母的基本责任。“这一次孩子患上肺炎没有及时送医,幸好爱心人士发现得早,镇里、妇联等政府部门及时介入,才让孩子得到了及时的救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目前,渔阳镇政府已经给“小爱心”和王春珍做了DNA亲子鉴定(因为孩子是在家生的,没有医院出生证明,只有母子鉴定才能证明是亲生孩子才能上户口),待鉴定结果出来就可以给孩子办理户口,也可以督促其尽好抚养子女的义务。王春珍的另外两个孩子已解决户口问题,针对大女儿在第一次入学后适应不了小学生活的问题,蓟州区教育局协调公立幼儿园,将把大女儿暂时送到第二幼儿园度过一段适应期,从而解决大女儿的上学问题。民政部门和镇政府也在持续关注这个家庭,帮扶救助仍在进行中。

(为保护隐私,文中王春珍、孙金朝等人名均为化名)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