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上市进行时 康希诺领跑国内疫苗股 硬刚阿斯利康和莫德纳

疫苗上市进行时 康希诺领跑国内疫苗股 硬刚阿斯利康和莫德纳
2020年07月21日 18:40 港股一图解码

疫苗或许才是人类抵御病毒做得最后抗争。

这一波,那一波,新冠疫情似有捂不住的意思,在全球呈现燎原之势。借用张文宏医生所讲,就算疫情不结束,疫苗很快也就会出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谁先研制出疫苗,谁就成为“救世主”。全球生物医药市场,正在进行一场疫苗竞赛。

而眼下,似乎已经进入冲刺阶段。

领跑腺病毒载体疫苗研发,康希诺一直走在风口浪尖

一直领跑国内腺病毒载体新冠疫苗研发,其研制的新冠疫苗已满足应急使用的技术要求,屡传利好的康希诺,最近又火到国际。

2020年7月21日,公司公告,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临床试验二期结果显示,疫苗安全的,并能诱导人体产生免疫应答。

相关研究结果论文已经在柳叶刀发布,成为全球首个正式发表的新冠疫苗二期临床试验数据。

消息发布,康希诺生物高升康希诺高开近7%,报221.80港元,截止收盘股价涨幅1.35%,市值逾468亿港元。

康希诺是国内腺病毒载体疫苗研发进展最快的生物医药企业。

这离不开公司“黄金搭档”,军事科学院陈薇团队,此前双方曾在2014年共同研制埃博拉疫苗。

本次新冠疫苗同样是康希诺与陈薇团队合作研发,根据我国《疫苗管理法》,该疫苗已满足应急使用的技术要求。

早2020年6月25日,该款疫苗就已获军队特需药品批件,仅限军队内部使用,有效期一年。

与军事科学院合作,康希诺一直走在风口浪尖

康希诺不再是港股市场普通的一员未盈利的生物药企。

因为拥有国内唯一的腺病毒载体平台,2014年康希诺成功参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合作研发和生产抗击埃博拉的疫苗的机会。

本次新冠疫情爆发,再次借助与军事科学院合作,共同研发新冠疫苗,康希诺再次走到风口浪尖。

康希诺(06185-HK)在二级市场赚翻了。

公司股价从2019年11月19日的38.14港元,一路飙升至2020年5月21日的285.80港元的历史最高价,股价翻了7.5倍。

纵观公司在二级市场表现,2019年11月19日是个节点。在这之前,公司股价表现平平,一直处于30+港元水平附近徘徊。

到当年11月19日,公司股价开始抬升,11月20日涨到41.80港元(以下均为收盘价),22日涨至45.70港元,在过了一个周末后,25日涨至49.90港元……

直至1月21日白岩松连线钟南山当天,公司股价涨至62.50港元。

二级市场的嗅觉最是敏锐,如此急剧的股价增长,如果不是有利好出现,单靠业绩增长绝达不到如此魔幻的增长效果。

新冠疫苗竞赛异常激烈,只争朝夕

和康希诺一样,国内多家生物医药企业投入到疫苗研发中。

其中,国药集团中国生物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研发进展最快,已经进入临床三期试验阶段,并已具备大规模量产的能力。

此前,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晓明在受访时表示,乐观估计,国产新冠病毒灭活疫苗最快或于今年底或明年初上市。

灭活疫苗方面,截止今年6月末,科兴生物、中生集团和武汉所研制的疫苗也已经进入三期临床。中生集团和北京所、中国医科院医学生物研究所疫苗研究已经进入二期临床。

其次,沃森生物、苏州艾博、军事科学院联合研制的mRNA疫苗已经进入Ⅰ期临床试验。6月26日,沃森生物公告,mRNA疫苗进入Ⅰ期临床试验,成为我国首个新冠mRNA疫苗。

同样是基于mRNA 技术,复星医药在2020年7月16日公告,其与德国BioNTech合作研发的疫苗也已经启动I期临床试验。

重组蛋白疫苗方面,光大证券研报显示,智飞生物与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合作研发的疫苗已经进入二期临床。

此外,康泰生物、康众生物、斯微生物的疫苗还处于动物实验阶段。

中国新冠疫苗济济一堂,可谓占尽全球半壁江山。同国内一样,全球各国疫苗竞赛,已经进入白热化状态,谁将拔得先机?

据《柳叶刀》介绍,目前全球大约有250种候选新冠病毒疫苗在研发中,其中至少有17种疫苗已经到达临床试验阶段。

和康希诺一起在7月20日登上柳叶刀杂志的,还有阿斯利康与牛津大学合作的病毒载体疫苗,以及复星的伙伴BioNTech与美国辉瑞研制的mRNA疫苗1/2期的积极进展。

而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牛津大学与阿斯利康的疫苗有望在今年9月大规模上市。

除此之外,美国Moderna(莫德纳)仍然保持一贯的领先优势。

据美国临床试验资料库“clinicaltrials.gov”网站报道,莫德纳(mRNA)疫苗将于7月27日启动三期随机双盲对照临床试验,在全美87个地区进行,招募3万名志愿者。

与此同时,7月15日,美国国家过敏暨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透露,美国到今年底将能达成开发成功新冠疫苗的目标。

全球药企竞相逐鹿,大国间筹码争夺,新冠疫苗的经济、政治高度已经空前上升。最后提一句,如果能抱紧这个伙伴,复星医药势必将走出低迷。

新冠疫苗将带来可观利润,但未来商业化存疑

全球疫情持续恶化,势必为新冠疫苗带来可观利润。这个利润首先来自病毒肆虐严重的欧美国家。

以美国为例,特朗普政府在扶持Moderna、强生默沙东和辉瑞研发疫苗之外,今年5月,还为牛津大学与阿斯利康疫苗研发提供12亿美元,并预定3亿剂。

意大利、德国、法国和荷兰四国也与阿斯利康签署协议,倘若其新冠疫苗研制成功,将立即向上述四国进行供货。

英国阿斯利康似乎成了疫苗首个撞线者,就连日本也与其进行约定,预计年底可以实现接种。

虽然中美英大国多个疫苗已经进入三期试验,当仍要看到风险所在。因为迄今尚未一款新冠疫苗真正上市,正像张文宏评价疫苗研发,只闻脚步声,不见人下楼。

就疫苗临床试验问题,财华社咨询了医学博士邱晓芳。她表示,一期临床试验是测定安全性,二期试验是测定其生化指标的有效性。

一期、二期试验通过会有一半的上市机会。

三期试验是真正接种到有感染风险人群上,采用对照等手段去看有没有起到真正保护作用。这个试验期相对较长,只有三期成功了,疫苗才可上市。

但现实中,往往很多看似很有希望的疫苗会折戟在第三期试验,艾滋病疫苗就是其中一个。

最后一个风险就是,新冠疫苗会和埃博拉疫苗一样,在解决疫情危机后或被做为国家储备安排封存,不像其它疫苗那样被商业化。

风险要正面认识,在大国竞赛后,笔者也希望有越来越多合规疫苗上市,解决人类疫情危机。

 作者|李莹

 编辑|彭尚京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