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雷】“国”变“民”后的至暗时刻 舍得酒业被“带帽”!

【排雷】“国”变“民”后的至暗时刻 舍得酒业被“带帽”!
2020年09月21日 19:18 港股一图解码

一个周末回来,惊闻舍得知名白酒品牌舍得酒业(600702-CN)突然要被“ST”。

这一消息来得有点猝不及防。自身业绩不差,且处于炙手可热的白酒行业,在白酒板块整体走高的金秋十月,为何行业“中流砥柱”舍得酒业却来了个倒头向下?

事关舍得酒业间接控股股东天洋城控股,这是燕郊、乃至京津冀都市圈一个知名的房地产开发品牌。

天洋城、燕郊天洋广场商业MALL、迁安天洋广场商业MALL、天洋运河壹号以及超级丰巢都,京津冀到处有天洋控股的身影。

舍得酒业被“ST”,祸起萧墙

9月21日舍得酒业股票停牌1天。

根据公司于9月20日发布的公告,舍得酒业股票将于9月22日起实施其他风险警示,A股股票简称由“舍得酒业”变更为“ST舍得”,日涨跌幅限制为5%。

而遭这一变故的原因是,经自查,舍得酒业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极其关联方非经营占用本金及利息4.75亿元,且未在承诺期限即2020年9月19日前还款。

由此舍得酒业触发“上市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相应情形,被上海证券交易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被ST的消息一出,有网友表示,“ST还34元,可见白酒股票的泡沫太多!”截至2020年9月18日收盘,舍得酒业股价停留在34.49元每股,总市值116.11亿元。

不过舍得酒业泡沫多不多,尚且难下定论。自2020年初至今,公司股价涨幅涨幅并不大,仅有14.93%,小于白酒行业55.20%的涨幅。

况且此次被”ST”属非经营风险提示,不是经营性风险造成的ST,所以一旦经资金占用事项消除,舍得酒业即可摘掉“ST帽子”。

为争取早日摘帽,舍得酒业在公告中表示,公司董事会督促天洋控股和实际控制人周政先生尽快以股权转让等切实可行的方式弥补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占用的资金及利息,切实维护全体投资人的权益。

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期间,公司将至少每月发布一次提示性公告,披露资

金占用的解决进展情况,维护公司及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虽不影响日常经营,但仍有潜在负面影响

白酒行业是一个注重声誉、重视品牌的行业,舍得酒业虽然属于非经营性ST,但对公司品牌、业务乃至公司股票或多或少都会造成负面影响。

舍得酒业原名沱牌,后来公司开始走中高端路线后,便更名成为舍得酒业。不过与五粮液水井坊等川酒系上市公司相比,舍得酒业成长步伐明显偏慢。

Wind数据显示,根据2019年营收和2020年上半年营收看,舍得酒业在20家A股上市同业公司中排名在12位。

2019年公司营收约22.98亿元,归母净利润5.08亿元;2020年上半年营收8.93亿元,归母净利润约1.64亿元。

2020年上半年,舍得酒业营收增速为-15.95%,净利润增速为-11.45%。公司增速之所以下滑是由于两方面原因。

一方面,白酒行业面临着中高端白酒阶段性去库存及竞争更加激烈的问题,另一方面,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影响,宴席、商务应酬等消费场景减少,导致中高端白酒的终端动销减弱。

舍得酒业也加入行业去库存战斗,上半年公司合同负债(预收款项)约为1.54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2.64%;同比去年同期2.53亿元,减少近4成。

合同负债是白酒行业“晴雨表”。对经销商来说,行业进入上行期时,下游经销商能够最早感受到行业景气度,会提前打款以追求尽早拿货,而行业进入下行期时会减少打款消化库存。

而舍得酒业上半年合同负债减少或代表公司产品在经销商手中有一定存货,在景气度不佳情况下,经销商减少了新的拿货需求,开始去库存。

本身处于一个低景气度周期,舍得酒业又遭遇“ST”变故,可谓”屋漏又逢连夜雨”。

品牌声誉一直是白酒行业较为重视的方面,舍得酒业也非常爱惜自己的“羽毛”。

舍得酒业是“中华老字号”企业和川酒“六朵金花”之一。公司创办于1940年,位于四川省射洪县境内。

据《华阳国志》及《射洪县志》记载,射洪酿酒始于西汉,兴于唐宋,盛于明清,壮大于当代。杜甫曾至射洪诗赞“射洪春酒寒仍绿”。

1945年,前清举人马天衢取“沱泉酿美酒,牌名誉千秋”之意,命名“沱牌曲酒”。1951年12月,射洪县政府对泰安作坊进行公有制改造,建立射洪县实验曲酒厂,沱牌曲酒从此新生

公司产品聚焦中高端策略,以老酒战略,打造经典老酒、藏品老酒、艺术老酒三大产品系列,构建了“舍得”、“沱牌”两大核心品牌。

目前公司主要产品有高端产品品味舍得、智慧舍得、水晶舍得、藏品舍得、藏品沱牌;中端产品沱牌天曲、沱牌特曲、沱牌优曲、陶醉;大众光瓶酒沱牌特级T68;超高端产品天子呼、舍不得、吞之乎等。

在品牌方面,公司计划将“舍得”打造为老酒品类第一品牌和次高端价位龙头,将“沱牌”打造为最具性价比的大众名酒品牌,并培育超高端白酒品牌“天子呼”、“舍不得”、“吞之乎”和中端白酒品牌“陶醉”。

为此舍得酒业自主打造自有品牌IP《舍得智慧人物》,建成白酒行业首个酒文化体验中心“舍得艺术中心”,推出以酒为媒的大型诗乐舞《大国芬芳》,与世界分享舍得智慧,传播中国白酒文化。

但因为公司内控混乱造成负面印象,实则对品牌产生损害,进而影响公司业务,以及二级市场股价调整。

加杠杆收购舍得酒业,天洋控股终于露馅

舍得酒业被ST主要祸起萧墙,主要源于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资金紧张。

天洋控股官网显示,天洋控股集团创立于1993年,业务横跨文化产业、消费品、科技产业、金融投资和其他产业的大型控股集团。

注意,这里虽然没有提到房地产,但房地产板块是天洋控股立家之本。天洋城、燕郊天洋广场商业MALL、天洋运河壹号以及超级丰巢都,京津冀到处有天洋控股的身影。

不过受环京地带限购政策影响,天洋控股旗下房地产板块进展不佳。不止天洋控股一家,另一家重仓该地带的华夏幸福也受挫不小。

目前公司旗下除了舍得酒业,还拥有香港上市公司梦东方集团(00593-HK),梦东方似乎是天洋控股的转型之作。

天洋控股成为舍得酒业的股东是在2016年。彼时舍得酒业以公开竞拍方式进行股权改制,当年6月民企天洋控股入主,获得舍得酒业控股股东沱牌舍得集团70%股份。

昔日的混改白衣骑士,眼下却成为舍得酒业负累。天洋控股资金紧张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自2019年1月以来,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因资金紧张、偿还即将到期的贷款,向公司寻求资金拆借帮助。

舍得酒业通过蓬山酒业支付给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合计金额18.5亿元,目前还有4.7亿元没有归还。

而天洋控股的资金紧张还是源于昔日加杠杆拿下舍得酒业。除了自有资金外,天洋控股还在2016年向建行廊坊支行贷款23亿元,约定分三年偿还。

其中,抵押物为天洋控股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并且以在廊坊燕郊拟开发的四个房地产项目销售资金作为补充担保。

截至目前,天洋控股累计偿还本金10.1亿元,还欠银行12.9亿元。

早在2019年11月,沱牌舍得集团及其子公司就对天洋控股及相关人员起诉,并申请对其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和相关人员财产采取诉讼保全措施。

因欠款往来次数为三次且时间不同,分属不同合同纠纷,故分别立案起诉,四川省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对天洋控股财产分三次保全。

由于天洋控股所持股权先后多次被采取司法保全措施,舍得酒业面临实际控制人变更风险。这或也与同业高端酒相比,公司股价、市值不振的一个重要原因。

 作者|李莹

 编辑|彭尚京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