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货币政策趋向放松

印尼货币政策趋向放松
2019年07月20日 23:08 经济日报

印尼央行7月18日宣布,将基准利率——七天反向回购利率从6%下调25个基点至5.75%,贷款和储蓄利率随之分别将至6.5%和5%。

印尼央行行长派里表示,下调利率的决策是基于印尼目前通胀水平地位运行、提振经济亟需刺激、全球金融市场不确定性降低、外部市场压力有所缓解的现实,以及对美联储2019年仅下调一次基准利率的预期,“为维持经常账户稳定,印尼从去年5月至11月基准利率总计上调175个基点,这轮货币政策紧缩周期就此结束,下一阶段货币政策的基调是‘调节性’,央行判断还有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的空间,即增加流动性、下调基准利率等”。

此举一出,市场反应颇为积极。利率下调次日,雅加达股市综合指数上升41.84点至6445.13点,较上一个交易日上涨0.65%,在消费类行业1.17%涨幅的带领下,十类行业中的九类均呈上涨态势。与此同时,7月19日印尼盾兑美元汇率盘中降至13904:1,印尼盾较上一个交易日升值0.4%。萨穆埃尔资产管理公司经济学家拉娜认为,央行下调利率是印尼盾走强的最大原因,“最关键的是市场形成了利率进一步下调的预期,年底前七天反向回购利率或降至5.5%”。

更值得一提的是资本市场。派里与7月19日宣布,利率下调当日印尼资本净流入规模已达138.2亿美元,较6月底的97亿美元增长了近30%;其中,61.56%的资金投入政府债券,38.44%进入印尼股市,“央行判断,自标准普尔和上调印尼主权信用以来,外资高密度流入显示出投资者对印尼经济的长期信心,有助印尼经济继续沿着稳步、均衡的路径持续增长”。

印尼经济近期不俗的表现确实为央行放松货币政策提供了空间。世界银行发布最新一期《印尼经济季度展望》称,2019年第一季度印尼国民生产总值增长5.1%,印尼经济增速已连续14个季度保持在4.9—5.3%区间。该报告显示,虽然印尼私营部门和公共部门的支出均显著扩大,但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有所下降,这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由于基建领域大规模进口导致经常账户赤字攀升的压力。世行印尼代表处负责人罗德里戈表示,尽管自2018年以来新兴经济体资本外流态势加剧,印尼经济基本面仍较为稳固,贫困率更已降至历史低位,“而且印尼政府近年来持续向全球释放出发展海洋经济、打造‘海洋支点国家’的信号,这有利于印尼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世行报告还特别指出,一季度消费表现突出,增速达5.3%,比上个季度提高0.1%,“其中,大选相关消费增速高达16.3%,比上季度大幅提高5.5%;家庭消费中餐饮业增速最快,其实是医疗、教育等行业”。世行预计,受消费需求强力支撑、通胀水平持续低位运行、就业形势好转、大选后投资市场回温等利好因素影响,市场对印尼经济各项改革初步形成乐观预期,印尼2019年和2020年经济增速有望分别达到5.1%和5.2%。

这当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印尼通货膨胀水平一直处于低位运行。印尼央行数据显示,6月该国环比通胀率仅为0.55%,较上个月的0.68%又小幅下行,而6月该国同比通胀率为2.05%,较上个月的3.28%显著收缩,“6月通胀水平继续下降,一方面是因为货币政策调控有力,另一方面随着开斋节假期结束,‘假期经济’对物价的刺激效应减弱,尤其是大米、洋葱、鸡肉、鸡蛋等食品价格和机票价格显著回落”。

然而,印尼经济仍有不少隐患影响其经济政策走向。世行指出,外部条件的恶化或导致经济增速下降。罗德里戈认为,印尼经济如要实现更快增长,必须在加大经济结构改革力度的同时,确保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稳健性,“但目前风险主要来自外部,即国际贸易紧张态势或继续升级,印尼进出口增长动力均略显不足”。世行印尼代表处首席经济学家桑德尔表示,全球经济动荡加剧背景下,一季度印尼经济增速较2018年整体表现略有下滑,“预计进出口对全年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会太高,反而是财政政策将继续强化其拉动基建的主引擎作用,特别是在灾区重建领域(注:2018年印尼发生多起地震、海啸等大型抵地质灾害)”。

(经济日报 记者:田原 责编:张倩)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