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九龙坡区人民医院感染科护士长邓佳:护目镜起雾了 抽血采样只能靠“摸”

重庆九龙坡区人民医院感染科护士长邓佳:护目镜起雾了 抽血采样只能靠“摸”
2020年02月18日 10:37 经济日报

从接到电话到出门 只用了五分钟

1月21日农历腊月二十七,离鼠年春节还有四天,当晚快11点,已经熟睡的我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医院让我立即返岗,为即将接收的重庆九龙坡区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疑似患者做好准备。

其实在19日左右,医院就让全体医护人员做好准备,随时待命,但当命令真正来的时候,还是觉得太快了。

“我要去上班了。”从接到电话到出门,我只用了5分钟的时间。来不及给在家的公公、婆婆多说几句,没有叫醒熟睡中的孩子,也没给出差在外的老公通电话,我就匆匆出门了。11点20分,当我赶到医院的时候,疑似患者还没到,我跟感染科的同事们一起抓紧时间将隔离病房所需物资准备好,穿上防护服、带上护目镜、口罩,等候病人的到来。

今年是我在护士岗位上工作的第13个年头,防护服对我来说并不陌生,但与防护服如此“亲密的接触”还是头一次,平日里与防护服、护目镜“见面”都是在培训的时候。好在1月20日,医院对我们又进行了一次生物安全培训,让我能很快全副武装完毕。

凌晨1点,一位女性疑似患者被送到医院,我与一名医生进入了隔离病房,说完全不害怕是假的,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没有时间多想,只想着怎样像往常一样规范的完成抽血采样。那时,害怕、恐惧都无法顾忌,也没时间去想……

这位疑似病人有咽痛、咳嗽、低热的症状,但精神状态还是不错,不过情绪非常低落。“我本来是从武汉回来避难的,没想到却把病毒带回来了。”这是那位疑似病人给我说的第一句话,愧疚的情绪笼罩着她。

医生看完病人的病情后,转身出去开药了,病房里就只剩下我跟病人,看着病人沮丧的样子,我想陪她聊聊天。“只要积极配合治疗,放松心情,会没事的,如果今天晚上你睡不着觉,我可以陪你聊天。”

原来,这位病人是担心家人被她传染,情绪有些崩溃。“你放心,我们会安排医生护士到你家为你的家人取样检测,结果出来了第一时间告诉你,你安心配合治疗,争取早日康复回家与家人团聚。”与病人说话的过程中,我的情绪也放松了不少,与其说是在安慰病人,不如说是在自我安慰。

邓佳(右一)正在与同事沟通。 受访者供图

第一次戴护目镜工作超4个小时 抽血取样全靠“摸”

防护服不透气,穿久了就会很闷,出汗。我们轮换时间为每5小时一次,但其实大家穿着隔离服工作的时间往往不止5个小时。在穿防护服的前一个小时,我们都尽量减少吃喝,甚至是不吃不喝,怕上厕所。以为不上厕所就解决了穿防护服工作不便的问题,但其实长时间“全副武装”工作带来的问题不仅仅是上厕所一个。

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时间久了,衣服都被汗湿了,护目镜里起雾了,我们也不敢擦,任由汗水流到鼻尖、流到下巴。为了减少出汗,我们只能在防护服内少穿衣服,尽管这样,汗水仍然会不停地冒出来,最难受的不是一身湿黏,而是护目镜起雾,视线严重受扰,给病人抽血取样很困难,只能凭着经验摸血管。我们尽可能拿出最专业的一面,尽量摸准血管,但有时候还是会扎不准,真的觉得很对不起病人,但病人们都很理解我们,对于病人的理解,我们非常感谢。私下,我们护士之间也会互相摸血管,练练手感,希望在护目镜起雾的时候,抽血取样能一针扎准。

尽管工作很辛苦,但是同事之间的相互关爱让我感动。隔离病房需要药品和物品,只要在工作群里“吼”一句,同事们立即就送来了,在隔离病房外工作的同事们主动把最好的口罩、防护服拿给我们,他们说,我们在里面战斗,他们在外面保障。

今天是我在医院持续战斗的第25天,还有许许多多跟我一样战斗在一线的医护工作者与病人并肩作战,再加上全社会的守望相助,我们一定能打赢这场疫情阻击战。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