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企业转型的“数字焦虑” 《中国产业数字化报告2020》“开药方”

解决企业转型的“数字焦虑” 《中国产业数字化报告2020》“开药方”
2020年06月30日 22:55 经济日报

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不少中小企业经营受阻,加上与龙头企业相比早就存在的战略认识、数字技能、资金储备等方面差距,中小微企业数字化“转型找死、不转等死”的两难问题更加严峻。

怎么办?6月30日,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与京东数字科技研究院在京联袂发布的《携手跨越重塑增长——中国产业数字化报告2020》(以下简称《报告》),为解决90%中小企业的“数字焦虑”开出了“药方”。

《报告》研究负责人和主要执笔人、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主任单志广表示,《报告》结合近年来国内重点行业领域产业数字化典型案例,就如何推动国内产业数字化转型发展短期突破口及发展趋势提出独到见解。通过数字化实践的经验,为中小企业赋能,有利于形成对上下游相关主体的支撑,真正推动数字经济发展。

数字化转型有“五难”

A股市场“扇贝又跑了”的难题,在数字化解决方案面前不堪一击——大连鑫玉龙海洋生物种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中等规模的农产品养殖企业。不久前,通过与京东数科区块链的防伪追溯及“千里眼”视频手段合作,大连鑫玉龙将海参的“育种-育苗-养殖-加工”各阶段生产信息都加入到了追溯中,全程透明可追溯。区块链技术应用在养殖领域的全流程,在增强消费者对食品安全的信任度之外,往外延展甚至还可防范类似“海参跑路”的审计问题。

但并不是所有中小企业都像大连鑫玉龙这么幸运,可以迅速找到适合自己的数字化升级方案。报告认为,目前,受限于战略认识、数字技能、资金储备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广大中小微企业仍面临数字化“转型找死、不转等死”的两难困境。主要表现在5个方面:一是自身数字转型能力不够导致“不会转”;二是数字化改造成本偏高、而自身资金储备不足造成“不能转”;三是企业数字化人才储备不足致使“不敢转”;四是企业数字化转型战略不清,决策层“不善转”;五是企业多层组织模式不灵,中层领导“不愿转”。

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院长朱岩表示,中小企业转型必须认识到困难,价值创造是产业数字化的关键。这种价值创造方式不同于工业时代,而是要建立在数据要素基础上,充分考虑数字生产力的创造性,并建立与之匹配的数字化生产关系,才能真正释放数字价值。《报告》是对近期党中央一系列数字化转型精神的全面解读,无论是对产业数字化的研究人员还是实践者都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在我国推进产业数字化的进程中具有一定的里程碑作用。

“拥抱”产业数字化

产业数字化到底是什么?《报告》提出,产业数字化是指在新一代数字科技支撑和引领下,以数据为关键要素,以价值释放为核心,以数据赋能为主线,对产业链上下游的全要素数字化升级、转型和再造的过程。

从产业数字化的内涵看:一是以数字科技变革生产工具;二是以数据资源为关键生产要素;三是以数字内容重构产品结构;四是以信息网络为市场配置纽带;五是以服务平台为产业生态载体;六是以数字善治为发展机制条件。

神奇的数字科技工具带给中小企业的不仅仅是“无接触”提效。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有一家规模60余人的电气自动化制造公司“威世顿电气”。公司一头从零件供应商采购核心零部件,另一头将生产出来电器设备提供给大型电力公司。对于“威世顿电气”财务负责人韩女士来说,票据贴现是她日常工作中需要操心的问题。

“银行和票据中介审核流程复杂,费用高昂,通过京票秒贴,我只用了20分钟就完成贴现,并且贴现的对手方是银行,手续正规,报价透明。”韩女士介绍,过去,票据中介报价10个点手续费的票,最终以2.44%的价格贴给了银行,单那一张票,就为韩女士的企业节省6000多元。”

今年第一季度以来,受疫情影响,部分中小企业停工待产,市场票据结算需求相应降低。随着第2季度,企业陆续复工复产,由于现金流压力较大,贴现需求明显回升。目前,京票秒贴平台上超过95%的客户都是从业人数不超过300人的小微企业。技术的引入提升了票据贴现的效率,让小微企业的短期资金周转需求可以更快捷地对接到金融机构,实现降本增效。

“产业数字化的魅力正在于此。”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信息系统系副教授董小英认为,在产业数字化推进过程中,以科技为基础,以数据为要素,以价值为中心,以共建为理念,坚持“融合+创新”一体化推进思路,按照因时、因地、因业、因企原则制定产业数字化转型战略,着力推进资源融合、业务融合、市场融合,实现技术创新、模式创新、产品创新。加快推进产业数字化的五大重要着力点:数据要素驱动、科技平台支撑、品牌价值赋能、生态融合共生、政府精准施策。

提出解决方案

产业数字化在中小企业数字转型方面的威力已经显现,那么具体如何推动数字化转型?《报告》认为,一方面在产业内要释放数字生产力,另一方面,也必须建立与数字生产力相匹配的数字化生产关系。

这样的案例并不鲜见。京东数字科技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说,京东数科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前沿科技帮助金融和实体产业进行数字化升级。比如,在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应用中,京东数科研发的智能资管平台JT²以及AI机房巡检机器人都是新基建重要的组成部分。

又如,在区块链的产业化应用中,京东数科将区块链植入生鲜产品进行溯源保障,包括鸡、猪、饲料溯源等近千种生鲜产品纳入区块链“管理”,实现信息不可篡改的保存和快速溯源,推动有效防止有毒或很多食品的安全问题发生。

“科技平台是去提升产业数字化时代生产力重要的手段,通过科技平台去充分发挥数据资源的价值。”在京东数科智能城市部城市操作系统部负责人莫雄剑看来,平台的优势无疑为中小微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了更便捷的“一站式”解决方案。

过去,智能城市没有数据“底座”依靠、各自为战,迫切需要智能城市操作系统的科技平台。在近期疫情防控中,京东数科在城市操作系统平台基础上,快速上线一批疫情防控小程序、指挥平台、疫后复工平台,为快速服务中小企业复工复产和用户防疫贡献应有力量。

“京东数科与中国雄安集团共同去架构雄安新区的智能城市数字技术底座——块数据平台,这个平台由京东数科智能城市操作系统的AI和大数据能力做支撑。作为新区城市大数据资源中心的载体,块数据平台承担着汇聚新区数据管理,实现新区数据融合驱动的重要任务。通过块数据平台的建设,夯实了新区数字卵生城市的数据底座,有了这样一个科技平台,中小企业的管理部门未来可以快速去进行跨部门、跨领域、跨区域的数据处理和应用创新,中小企业自身也可以更便利获取相关信息,提升经营管理效率。”莫雄剑说。(经济日报记者周琳)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