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贷注销分公司后公布数千名逃废债人员,雷有多大?

人人贷注销分公司后公布数千名逃废债人员,雷有多大?
2021年01月21日 21:34 支付头条

撰文 | 冬弥

网贷全面清退时,昔日的巨头人人贷动作迟缓,似乎不愿面对自己已被拍在时代的沙滩上。

出品 | 消费金融频道

近期,人人贷财富公布了第八批逃废债人员名单,按照每批500人计算,人人贷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公布了4000名逃废债人员。人人贷大规模公示逃废债借款人,可能也是面对平台逾期和兑付压力的无奈之举。

在年初一则《友信金服的人人贷出借人诉求书》中,众多出借人联名控诉人人贷,称人人贷公司至今不做任何公开声明告知用户平台真实运营状况,退出方案悬而不决。目前逾期未兑付存量待收借款余额约250亿元,涉及近18万出借人。

人人贷只是公布了逃废债人员个人信息,并未对具体出借本金作出说明,由于人人贷的资产多为中小微贷款,周期长额度高,因此人人贷可能面临巨额逾期风险。除了债务压力,人人贷还及时注销了多家关联公司。2020年4月份,人人贷商务顾问(北京)有限公司海淀分公司被注销。人人贷创始人杨一夫关联12家公司,其中温州普信商务顾问有限公司、友众信业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北京朝阳投资咨询分公司、友众信业商务顾问(北京)有限公司被注销。

相比拍拍贷、51信用卡宜信、你我贷等机构,人人贷转型动作较慢,被指至今仍未公开完整的清退方案。对此,人人贷称由于平台资产期限较长,调整非常麻烦,在开始调整后又遇上了疫情。

人人贷成立于2010年,是友信金服旗下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平台,创始人团队均毕业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2013年12月,人人贷获得了1.3亿美元A轮融资,创下当时行业最大单笔融资记录。

作为网贷行业中的头部机构,人人贷主要发力点为中小微企业贷款,客群相对优质。另外,风控能力的增强也为人人贷经营网贷业务提供支撑。据人人贷2020上半年业绩报告,平台累计成交金额已超一千亿。

人人贷虽曾被资本青睐,但最终难挡清退浪潮。人人贷迟缓而艰难地进入清退阶段,杨一夫去年11月召开了线上视频沟通会议,就平台回款现状和转型情况向投资人公开。

至于平台回款问题,杨一夫直言人人贷回款情况并不乐观。人人贷此前回款是靠垫付方式,目前新业务停止,垫付资金也枯竭。这意味着在疫情、逃废债等因素影响下,人人贷平台回款将面临更大压力。

有出借人谈及人人贷问题时指出,2020年2月,人人贷宣布全平台数据接入人民银行征信系统,但实际借款人征信上的贷款记录与出借端借款合同上的金额严重不符。平台在给借款人放款的同时,以“服务费”“管理费”的名义一次性扣除砍头息,并强行把这部分金额加在借款合同本金里,造成借款金额虚高,待收本金虚高。这导致借款人还款意愿下降,同时也是借款合同大量逾期的根源所在。

此外,还有爆料称人人贷半年报披露的逾期率约为0.22%,但杨一夫在视频会议中承认2019年逾期率就已达到20%,前后矛盾,涉嫌财务造假和不实披露。

人人贷清退时针对有紧急资金需求的出借用户,上线了应急转让通道。出借人可以自愿申请打折出售资产,申请转让的资产会由第三方资产管理公司承接,转让成功后不可撤销。

不过在平台开设的“应急转让通道中”,7折的申请难以通过,只有6.5折的通道可以紧急下车,最后成交的本金折扣可能更低。

当前人人贷把所有精力放在催收上。人人贷方面表示已经在很多地方跑通了诉前调解、批量立案、批量诉讼、批量执行的全链条,明年就能看到成效。不少借款人也陆续收到关于人人贷的催收信息,明显比以往强度大。

然而网贷存量资产催收较为困难,虽然人人贷、达飞等平台都提及法律诉讼,但其效果实际上一般。法院在审理网贷纠纷时,会认为网贷机构无放贷资质,属于违规经营,部分法院甚至不受理网贷案件。即使诉讼成功,借款人也无可供执行的财产,这让网贷回款遥遥无期。

网贷逃废债之所以更加严重,主要是因为网贷业务本身存在不合规情况,借款息费设置频踩红线,增加了借款人融资成本,导致借款人还款意愿低迷。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发布北京市朝阳区金融检察白皮书指出,网贷领域涉案人数、金额持续上升,大要案频发,出现了数十亿、百亿甚至千亿级的大要案。平台爆雷后,逃废债务行为多发,经统计,朝阳检察院所受理的该类案件中恶意逃废债比例约70%。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还提到,目前,在整个P2P行业面临的是清退和转型的过程中,依然有越来越多的平台爆雷进入刑事程序,这部分平台在表面上都是迎合监管,但实质上却是规避与对抗监管。

在网贷机构的转型路径中,主要转型为助贷平台,为有借款需求的借款人匹配适合的持牌金融机构资金。人人贷若想转型,必须得遏制可能因暴雷进入刑事程序的风险。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