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次踩雷,长沙银行的转型困局

屡次踩雷,长沙银行的转型困局
2022年05月13日 19:34 支付百科Pro

撰文 | 里奥

出品 | 支付百科

上月,长沙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沙银行”)披露一季度报告。一季度中,长沙银行实现营收53.87亿元,同比增长12.01%;实现归属净利润18.21亿元,同比增长13.05%。不良贷款率1.19%,较上年末减少0.01%。杠杆率为6.50%。

长沙银行成立于1997年5月,是在原长沙市14家城市信用社基础上组建成立的股份制城市商业银行,2008年正式更名为长沙银行。是湖南省首家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和湖南最大的法人金融企业,2018年9月26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是湖南首家上市银行。

01

屡次踩雷,多个借款公司面临风险

从财报上看,2021年长沙银行的业绩确实亮眼:总资产逼近8000亿元大关;净利润63亿元,同比增长18.09%;不良率稳中有降,达到1.20%,ROA(资产收益率)0.88%、ROE(净资产收益率)13.26%,继续保持优良。

然而,董事长赵小中在发布会上唯一表现不满的是对长沙银行广州分行。这也难怪,因为在今年4月1号,长沙银行发布了一份公告,称将起诉恒大15亿元贷款。

恒大集团的现状众所周知,要想要回贷款恐怕有一定难度,况且这笔贷款的担保人已经易主。

在长沙银行的财报中,这笔曾经公告的15亿元却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不仅在财报中只字未提恒大,也对这笔贷款没有任何说明,甚至在涉及诉讼一栏中也没有专门提及。在财报说明会上,赵小中等一众高管也是丝毫未提及这笔贷款。

长沙银行广州分行是其首家也是唯一一家省外分行,担负着长沙银行跨区发展的重任。然而,首家跨区发展的分行却遭遇了滑铁卢。

截至2021年末,长沙银行广州分行的资产为142亿元,营业收入为1.8亿元,如果出现15亿元的不良,意味着广州分行超过10%的资产会变为不良。

截至公告披露日,该案件目前一审尚未开庭。长沙银行表示,由于本次诉讼尚未开庭审理,目前本案对本行利润尚未发生实质性影响,本行将根据案件审理情况依法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上述关于长沙银行与“恒大系”的15亿借款,还要从3年前说起。

2019年4月24日,长沙银行与恒大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签订了《授信额度合同》,自2019年4月11日起至2021年4月11日止,广州分行向其提供15亿元的授信额度。期间内,双方分别签订了8份《人民币借款合同》,发放贷款共计人民币15亿元,贷款到期日均为2027年4月28日。

然而,深涛生活服务(广东)有限公司现已成为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的100%控股公司。2022年3月8日,恒大汽车产业园投资(深圳)集团有限公司退出,其公司类型也变更为法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

长沙银行广州分行随后以“被告股权发生变更,且在股权变更前未取得本行同意,在股权变更后亦未通知本行”为由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恒大提前履行保证责任,归还全部剩余贷款本金13.99亿元、利息9.31亿元(计算至2022年3月21日)。

除了与恒大集团存在金融借款外,长沙银行还有与恒大控股的长沙恒大童世界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和恒泽置业有票据纠纷案件尚未结清。

此外,“新华联”事件也持续发酵。目前,新华联已遭遇流动性危机多时,多数资产被质押、冻结。

新华联有2412.26万股份被司法冻结。且与长沙银行尚有借款牵扯:2021年长沙银行授信湖南华建及关联企业预计额度16.16亿元,目前授信余额为15.8亿元。

02

行长悬而未决,股东半数质押

朱玉国离任后,升任董事长的赵小中代理行长职责,但行业内存在争议。2021年6月2日,银保监公布《银行保险机构公司治理准则》,其中第七十六条规定,银行保险机构董事长不得兼任行长(总经理)

此外,长沙银行今年的高管人员任职变动大。公开资料显示,董事会通过决议,聘任杨敏佳为第七届董事会秘书及副行长,任向虹为总审计师,吴四龙、张曼、李兴双以及李建英为副行长,黄建良为首席风险官,李平为证券事务代表。长沙银行已获得中国银保监会湖南监管局对于李孟担任银行董事,王丽君和易骆之担任银行独立董事资格的核准。

值得注意的是,长沙银行的前十大股东中有一半的股东存在股权质押或冻结的情况。第三、四、六、七、八大股东五家公司质押及冻结股份合计约4.08亿股,占银行总股本的10.14%。

而十大股东中,除了上述讲到的湖南华建外,还有长房集团、友谊阿波罗与长沙银行存在借款关系。

其中,长沙银行授信友谊阿波罗及关联企业预计额度25.48亿元,目前授信余额15.08亿元;非授信类预计额度515万元,非授信类交易超出预计额度1242.87万元,交易发生额为1757.87万元。

而友谊阿波罗持有的长沙银行4300万股处于质押状态。 长沙银行对长房集团及关联企业授信类预计额度27.15亿元,目前授信余额为13.84亿元;非授信类预计额度110万元,交易发生额209.52万元,超出预计额度99.52万元。而长房集团持有的长沙银行4650万股处于质押状态。

03

零售转型受困,最快乐的银行不快乐了

原董事长朱玉国在任期间,开启长沙银行的零售转型战略,提出打造“中国最快乐的银行”。

年报显示,2021年长沙银行零售客户AUM达到2,773.86亿元,基金产品销售额近40亿元,信用卡累计发卡量超过275万张。零售业务促使长沙银行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同比增长26.92%至16.03亿元。

2021年,长沙银行实现营业收入208.68亿元,同比增加28.46亿元,增长15.79%。其中,公司业务营收101.2亿元,收入比例为48.51%;个人业务营收72.04亿元,占比34.52%。

长沙银行的信贷资源仍向对公领域倾斜。截至2021年12月31日,长沙银行发放贷款和垫款本金总额为3696.15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7.34%。

其中,公司贷款金额为2019.87亿元,占比54.65%;对公贷款新增308.54亿,同比增加36.15亿。个人贷款金额为1518.24亿元,占比41.08%,个人信贷新增224.62亿,同比减少49亿。

受贷款规模增加影响,去年长沙银行实现贷款利息收入205.10亿元,同比增长12.79%。其中,2021年长沙银行的公司贷款利息收入为114.36亿元,在全年发放贷款和垫款的利息收入中占比为56%;个人贷款利息收入为90.74亿元,占比约为44%。

长沙银行业绩大幅增长主要依赖于生息资产规模扩大带来的利息收入的增长。利息收入方面,2021年长沙银行实现利息净收入161.12亿元,同比增长7.69%,占全年营收的77.21%,但其净息差和净利差都有所下降。

2021年,长沙银行的净息差为2.40%,同比下降0.18个百分点;净利差为2.48%,同比下降0.21个百分点。全年利息支出164.69亿元,同比增长15.50%。客户和个人客户存款利息支出共计98.34亿元,同比增长8.14%。

非利息收入方面,2021年长沙银行实现非利息净收入47.56亿元,仅为利息收入的30%。其主要构成为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0.64亿元和投资收益23.30亿元。由于非货币基金投资分红减少,长沙银行去年的投资收益同比变动-21.45%。

具体来看,长沙银行的顾问、咨询、理财产品手续费收入仅为4.39亿元,托管及其他受托业务收入仅为2.68亿元,代理业务手续费收入仅为1.30亿元。可见,长沙银行的零售转型在除房贷外的领域中起色微弱。

进入2022年,长沙银行的非息收入增长放缓。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长沙银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单季环比下降0.77%,其他业务净收入单季环比下降77.30%。一季度利息净收入为41.54亿元,在营收中占比77.10%。

04

吃罚单,风控能力欠缺

2021年长沙银行的投诉量位列湖南银保监局辖区内城市商业银行(含民营银行)第一名。其中,长沙银行的个人贷款类业务投诉量全年共计124件,同比增长163.83%,占长沙银行投诉总量的23.09%。

进入2022年不久,长沙银行便受多次处罚。今年1月,湖南银保监局曾因“经营用途贷款直接流入房地产企业、贷款管理不到位,经营用途贷款间接流入房地产企业”,罚款长沙银行130万元。

同月,出于“个人消费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张家界银保监局又对长沙银行张家界分行罚款40万元,并对该分行的零售授信客户经理庹豪和王亚阳分别处以警告。

永州银保监局因长沙银行小企业信贷中心永州分中心出现“经营用途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遂对其罚款25万元。

今年2月,湖南银保监局对长沙银行金城支行开具多条罚单。该支行存在“对员工排查不到位,内控机制存在漏洞”的情况,湖南银保监会禁止该支行的零售授信客户经理蔡吟哲十年从事银行业工作,还对支行员工马佩佩、孙佳处以警告,并对长沙银行金城支行罚款20万元。

长沙银行控股的长银五八消金也曾在2021年7月12日,因“贷后管理不到位”被湖南银保监局机关罚款30万元。

此外,长沙银行还因系统漏洞成为受害者。被告人司永帅利用长沙银行系统的漏洞,对计算机信息系统中传输的数据进行删除、修改,短时间内开设异常账户4万多个,非法获利16万余元,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由于常规的风控手段被摸到规律,又不能完全消除系统漏洞,有越来越多的人钻银行的空子非法获利。这也给大多数银行提了个醒,不能只把重心放在了追求利润上,而忽视了对风控系统的加强。

如今,长沙银行行长未定,零售转型受困,还屡次踩雷,多个借款公司面临风险,长沙银行最后又能收回多少借款?接下来又该如何应变呢?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