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约、暴跌、资产冻结,谁来拯救3000亿巨无霸中民投?

违约、暴跌、资产冻结,谁来拯救3000亿巨无霸中民投?
2019年02月12日 21:34 环球老虎财经

已经成为坐拥3000亿的巨无霸的中民投高举产融结合、产业整合的旗帜,轰轰烈烈。而如今,中民投30亿债券的“技术性”违约却将这个出身豪门的中民投推向风口浪尖。中民投资金链紧张的问题似乎日益显露。

猪年首个交易日,中民投发行的公司债“17中民G1”大跌近30%,报36.65元,创上市以来最低位。

2月12日,中民投也因价格波动异常向上交所提出暂停旗下三只债券竞价交易的申请。而在此前,中民投30亿债券的“技术性”违约也将这个出身豪门的中民投推向风口浪尖。中民投资金链紧张的问题似乎日益显露。

此外,2019年2月1日,中民投持有中民外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约49亿元股权被上海金融法院冻结。中民投持有中民嘉业的约83.3亿元人民币股权亦被上海金融法院冻结。

对于总资产高达3000亿的巨无霸来说,如何度过这场危机成了难题。据中民投官微公布,2月11日,杨小平正式出任中民投董事局联席主席。

据悉,杨小平为正大集团副董事长,也是这家泰国大型跨国公司的中国区负责人。由其担任中民投董事局联席主席,也被外界怀疑正大集团将介入中民投这场危机。

不过,中民投股权分散,且股东都是国内知名民营企业,如何处理内部股权关系也是难题。

//

“技术性”违约

//

猪年首个交易日,中民投旗下债券“17中民G1”(143443.SH)当日开盘大跌,最终以36.65元收盘,为上市以来新低,跌幅27.85%。

公开资料显示,“17中民G1”全称为中民投公开发行2017年公司债券(第一期)。发行结果公告显示,该期债券于2017年12月26日结束,该期债券实际发行规模44.8亿元,最终票面利率为7.00%。

其在上交所上市的相关债券二级市场交易价格的异常下跌让中民投慌了,2月12日,中民投也因价格波动异常向上交所提出暂停旗下三只债券竞价交易的申请。这三只债券分别为“17 中民 G1”、“18 中民 G1”、“18 中民 G2”。

中民投债券价格的波动引发强烈的市场关注也是由其身披“黄马甲“的特殊身份引起的。公开资料显示,中国民生投资于2014年8月21日在上海成立,注册资本500亿元。是经国务院批准,由全国工商联发起,59家行业领先企业联合设立的唯一一家带有“国字头”背景的民营投资公司,而且他的股东可谓“声名显赫”,其中包括包括苏宁电器、亿达控股、泛海建设、巨人集团、红豆股份、科创控股、东岳集团、宗申集团等巨头。初略计算,中民投股东们掌控的资产规模已超万亿元。

而中民投将“17中民G1”价格的异动归结于部分中小投资者到期交易。 “17中民G1”由于2018年8月开始有部分投资人因产品到期二级市场卖出部分债券,因此中小投资者持有,并有了小额的二级市场交易,更容易受到外界影响。债券一级发行的认购方主要是大型机构,通常单个投资者认购规模不低于5000万元。23日全天成交金额为767万元,仅占债券总规模的0.15%。

而在外界看来,“17中民G1”价格的异动是在情理之中的。早在1月29日中民投发行的30亿元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PPN)是否偿还完毕的疑云打开了债券价格下跌的通道。

1月29日,中民投发行的30亿元债券“16民生投资PPN001”到期,但在下午4点前投资者未收到还款,确已构成技术性违约。而这也是中民投第一笔技术性违约的债券。

而风险咨询机构REDD 19点52分报道称,中民投已经于1月29日下午5点左右打款到银行账户,但错过了最后时限,因此构成技术性违约。据REDD报道,中民投是通过出售部分海外土地才筹集到足够的还款资金。

//

短期偿债能力被质疑

//

由于中民投不是上市公司,因此我们无法得到他的经营状况,但是中民投于2017年11月签署的募集说明书中透露了这个巨无霸的家底。截至2017年6月底,中民投合并报表口径的总资产为3138.14亿元。

然后这个成立三年总资产就超3000亿元的巨无霸日子却并不那么好过了。中民投不久前曾坦言公司有息债务整体规模较大、或将面临一定的融资压力风险,随之而来的就是短期偿债的压力。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9月末,其负债总额分别为988.46亿元、2004.45亿元、2292.47亿元和2327.92亿元,负债总额年年攀升。

在《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度第七期超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中也表示:截至2018年9月末,中民投合并口径短期借款398.45亿元、长期借款413.7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429.76亿元以及应付债券206.35亿元,其中,中民投本部短期借款214.60亿元、长期借款9900万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60.77亿元以及应付债券44.63亿元。

负债多没问题,有钱还就够了。然而事实是如何呢?据中民投2018年三季报显示,去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总收入为246.87亿元,同比增长48.17%;净利润16.02亿元,较2017年同期39.8亿元大跌59.78%。然而其流动负债高达1443.33亿元,与流动资产1493.23亿元相当,其近年来流动负债增速明显超过流动资产,偿债压力可想而知。

据统计,2019年中民投待还的债券合计近100亿元,其中包括5只超短融债、3只定向工具和2只私募债。

对于公司有息债务整体规模较大、短期偿债压力较大的问题,中民投则显得较为乐观。回复称,去年以来,公司持续转型提升,营业收入持续快速增长,外部融资渠道畅通,财务状况及信贷记录良好,已经与多家国内大型金融机构建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

//

重资产,高杠杆

//

而中民投的高负债也是由其自身战略定位导致的。通过查阅相关资料发现,中民投所要整合的,正是目前国内最典型的三大产能过剩行业,包括钢铁、光伏和船舶。在兼并、重组这些产能过剩行业的同时,也将通过土地开发等资本运作手段,打通各个资产环节。

而这些产业投资及战略投资的收购周期都比较长,且对资金要求巨大。公司对收购企业的整合效果也会受到所收购企业所处行业复杂程度及当地管理层对发行人战略执行力等各方面因素的影响。中民投近年来投资力度不断增大、资产扩张速度较快,也加剧了自身的负债情况。

在目前国家整体层面推进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以产融结合为主战略的中民投似乎也不那么顺风顺水了。中民投表示,资产负债率的快速上升,一旦融资成本快速攀升,公司财务风险亦将不可避免的增加。

2018年7月,评级机构新世纪资信指出,“中民投利用资本及债务杠杆不断推进战略投资及产业整合,负债水平快速攀升,目前已积累了较大规模的刚性债务”。

//

投资公司,干起来房地产

//

据公开资料显示,房地产作为中民投这家巨无霸企业最倚重业务,已构成其最大的收益构成,仅2017年便为中民投贡献营业收入的占比约38%,远高于资本管理与股权投资、保险、新能源等业务。

然而在2018年下半年,中民投却开始“断臂求生”了,包括出售其最倚重的业务中最优质的资产——上海董家渡13、15地块用以自救。

中民外滩负责开发的上海董家渡地王,总建筑体量113.9万平方米,总投资额预计604亿元,其中土地成本约248.5亿元。该项目预计2021年完工,住宅、办公楼计划销售回流现金,商业部分则留作自持。这块地是2014年中民投联合上海外滩投资、嘉鹭投资以248.5亿入主黄浦区“小东门街道616、735街坊”地块,溢价率0.2%,楼板价35392元/平,当时这里成为上海总价地王。

//

铩羽光伏

//

而中民投在注入血本的光伏领域,也是铩羽而归。由于2014年中民投成立之初的产融结合的战略定位,中民投将业务最先落点于产能过剩的光伏行业。时任中民投董事局主席的董文标曾与宁夏当地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计划投资光伏行业300-500亿元;并且还曾与光伏企业协鑫集团合作建立规模100亿元的产业基金。

早在2017年12月10日,中民投就通过旗下子公司中民新能收购圣阳电力,意在通过这种方式与圣阳电力进行重组,并借壳上市。进军光伏领域。不幸的是,2018年4月23日晚,圣阳股份公告称,终止就中民新光展开的重大资产重组。至此,中民投光伏业务上市失败。

2018年6月,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光伏新政出台。暂不安排今年普通光伏电站指标、分布式光伏指标为10GW、新投运的部分光伏发电项目补贴下调等政策,也给了中民投当头一棒。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1月12日晚间,圣阳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方式,向交易对方中民新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民新能”)购买其持有的新能同心100%股权,标的资产作价为12.33亿元。本次交易构成重组上市。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将变更为中民新能,并且将新增光伏发电业务。中民新能借壳重组上市的意愿还是那么强烈。

投资的滑铁卢,也让中民投的资金需求越来越大。然而拆东墙补西墙的融资方式却将自己陷入困局。

2018年12月份,中民投共3只债券到期,合计规模70亿。11月底和12月初,中民投计划发行2只债券用于偿还到期债券,最终仅270天期8亿规模的超短融发行成功,另外一只3年期规模不超过35.1亿元的公司债在经历连续两次发行失败后,最终无疾而终。

12月中下旬,为偿还到期债券,中民投只得再次发行210天期超短融续命,此次发行规模14.6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11月中民投发行的100亿元公司债中,对于资金的用途,中民投拟将60亿元用于偿还到期债务,剩余4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自去年起其已陷入“借旧换新”的困局,今年以来其连续发行超短期融资债券用以偿还往期债券。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