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阿里、自营私募、突击IPO,薇娅“大隐隐于市”

告别阿里、自营私募、突击IPO,薇娅“大隐隐于市”
2022年09月23日 10:04 环球老虎财经

离开直播间9个月后,直播江湖内已经再无薇娅的消息。然而,在公众罕见注意到的资本层面,与阿里、联想系资本挥别后,薇娅及其身边人,通过种种途径逐步搭建了一个“资本版图”。

停播9个月后,薇娅并未淡出江湖,而是“大隐隐于市”。

8月,原小米系小家电品牌“德尔玛”在经历证监会三次询问后,更新招股书,再度冲刺IPO,十大股东中则浮现薇娅老公董海锋的身影。

逃税风波后,阿里、联想等资本迅速撤出,薇娅夫妇则自行成立私募,“入行”投资不足两年,就有望收获一个IPO,成绩斐然。

或也正是因解除了与淘宝(阿里)股权上的联系,薇娅本人退居幕后,其MCN团队的直播布局也变得更为大胆,嫡系主播在抖音上动作频频。

离开直播间的薇娅,正在通过身边的“资源”多线运作,继续讲述着资本故事。

私募与IPO

“新富”的投资,已初见成果。

资料显示,薇娅丈夫董海峰入股的拟上市公司德尔玛,创立于2011年,主要从事小家电的研产与销售,与小米关系紧密,旗下产品涵盖家居环境类、水健康类、个护健康类以及生活卫浴类,品牌包括“德尔玛”、“飞利浦”、“薇新”等。

据招股书,德尔玛近三年实现业绩翻倍。2019年至2021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5.17亿元、22.28亿元和30.38亿元,后两年同比涨幅分别为46.9%和36.4%。这一销售成绩与直播电商的推动也密不可分。2019-2021年,德尔玛线上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71.58%、61.68%和49.68%,虽然占比在下降,仍处于较高水平。

2020年,德尔玛找到各大直播电商的头部主播,并与其背后的公司签订销售合作。随着董海峰的入股,谦寻文化也成为公司的合作MCN机构之一。

有业内人士指出,德尔玛的主要销售渠道是“线上”,而薇娅正是重点合作主播。故这次投资并不像纯粹的财务投资,更像是薇娅将“德尔玛”本该支付的服务费转化成股份,以小博大。

此前,德尔玛共经历5轮融资,董海锋是在上市前“突击”进入,斥资1.5亿,拿下300万新股,成为德尔玛第七大股东,目前持股比例2.84%。

与董海锋一同出手的还有小米。最新招股书显示,小米旗下天津金米在2020年11月先后两次出手,总投资额1.25亿元,持股2.37%。也就是说,董海锋对这家原“小米代工厂”的投资,甚至超过了小米。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去年,薇娅夫妇就开始筹备私募,或将“正式”踏入投资圈。

2021年2月,薇娅新成立了一家私募基金——青岛谦喵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创业投资基金管理服务等,注册资本1000万,法人是赵冉。

股权结构上,该公司由薇娅关联公司谦寻(杭州)控股有限责任公司100%持股,谦寻控股成立于2019年10月,实际控制人为薇娅的丈夫董海锋,被认为是薇娅MCN主要经营主体之一。经营范围除了服装、化妆品、网红业务等老本行,还包含演出经纪;电影摄制服务;广告制作;技术服务等。

有报道称,谦喵基金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赵冉,经理秦悦曾经在联想控股旗下基金君联资本工作过。不过目前,该私募只是注册阶段,还未在中基协备案。

资本退出,自己做LP

如今,薇娅已与资本“分手”。

据老虎财经发现,曾入股薇娅的阿里与联想系资本,已在今年4月底完全退出。

据企查查显示,薇娅及其丈夫董海锋的关联公司谦寻(杭州)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在4月27日发生了工商变更。苏州君骏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海南云锋拓海基金中心(有限合伙)退出了公司股东行列,这两家公司此前分别持股9.64%和5%,在6位股东中,位列第4和第5位。

两位股东分别代表联想系,与阿里系资本。其中,海南云峰是马云和虞锋合伙成立的云锋基金,而苏州君骏德这家公司的大股东是西藏东方企慧投资有限公司,穿透后,实际控制方是联想全资子公司,君联资本担任管理人。

2020年,君联资本执行董事邵振兴在入股后,出任谦寻控股董事。君联资本的副总裁赵冉则加入谦寻控股,担任总裁。主要负责运营管理,投融资等工作。赵冉曾先后在广发证券,厚德前海基金和君联资本从事银行和风险投资工作,专注于电商、消费和文化娱乐。

在上述两家公司退出后,谦寻(杭州)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还剩的4位股东分别是董海锋、上饶嘉谦上饶嘉谦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谢晓卫和彭辉。

由此,董海锋持有谦寻控股54%股份,持股21.8%的上饶嘉谦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实控人是薇娅的弟弟黄韬;持股9.5%的谢晓卫则是谦寻直播的总经理。

也就是说,薇娅的谦寻控股已回到了一家“家族企业”,不再含有外部资本。

事实上,薇娅夫妇自身的资金实力已超过了许多机构资本。据《2021年财富排行榜》显示,薇娅以90亿元的身价排名第490位,而薇娅的丈夫董海峰也有220亿元的身家,二者相加已有310亿了。

企查查数据显示,董海峰则与直播业务关联更深。其关联企业则有25家,担任法定代表人职务的公司有20家,多为运营主体“谦寻控股”直接控制企业。其中,谦寻文化作为其最主要的子公司,又控股其中的14家,包括了直播商品的供应链、传统娱乐和IP授权业务等。

而目前薇娅共关联18家企业,在12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职务,多数名为“企业管理咨询中心”,与直播业务关联度较低,在上述两家核心运营中持股不足2%。

从“持股分配”角度,薇娅夫妇很早就在彼此间设立了“防火墙”,于是在舆情风波后,薇娅本人淡出公众视线,但对集团直播、供应链、运营、甚至投资业务的实际影响并不大。

直播仍是现金奶牛

薇娅从未离开直播,自去年停播退居幕后,其团队仍以多主体组合形式继续运营。

今年2月,一个名叫“蜜蜂惊喜社”的直播间出现在大众视野中,6名主播中有5位是过去薇娅直播间内的助播及模特。开播首日,单场观看人数就超过了100万,到第五天,单场观看人数达到千万级别。

经过短短三个月的运营,蜜蜂惊喜社单场观看人次已稳定在700-800万,迅速站上淘宝直播第二梯队,不过议价权还是大不如前。

据悉,蜜蜂惊喜社目前和很多其它淘宝直播间一样,采用纯抽佣模式。也就是不再收取坑位费,依据具体的销量进行抽佣,只要店铺属于第一次合作,还能享受15%的佣金率(惯例为20%左右)。

今年5月,薇娅此前的助播琦儿,在抖音开启直播带货,在5月7日琦儿首播当天,带货销售额达到1823万。5月9日开播后,琦儿在前一场长达1小时47分的直播中,销售额突破525万,观看人数突破2700万,并一度冲上带货榜榜首。

上述两个例子可以看出,即使失去了薇娅这个绝对核心,其团队仍在努力拓展直播业务。据媒体报道,2018年布局矩阵至今,谦寻共计签约40多个主播,大部分主播分布在淘系电商内,常常能做到头部。

“只要货源有保障,折扣力度足够,还是愿意买单。”有粉丝表示,从直播间的场景到商品展示方式、发福利的频率等,很明显还是薇娅的风格。

除了拓展直播平台,薇娅团队的第二个动作是加大对自营/合作供应链商品的带货,在直播间占比达到了20%,或有助于利润率提升。例如去年3月,薇娅与谢霆锋联合创立了速食品牌“锋味派”,并成立了杭州锋味派食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也是董海锋。

另据媒体报道,薇娅团队仍保持招聘力度。自去年12月薇娅税案停播,其直播团队不仅没有解散或裁员,相反在放假一周后就快速恢复了工作,今年有些部门甚至还入职了实习生和新人。

今年6月,谦寻甚至新成立一家直播公司——北京谦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或也能侧面证明,薇娅团队的直播业务仍在有条不紊地经营中,为集团发挥着现金奶牛的重要作用。

无论从平台还是市场监管的角度,再造一个“超头”的可能性已越来越渺茫,而已蜕变为“资本家”的薇娅,或许会在投资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